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569章 代为致歉
一旦出了学府大门,他们的安全,就再无保障了,即便有人杀了他们,紫薇武皇也不会出头,只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南明联盟不但要建,而且还必须要加入。
  
  本身就没有帝尊给他们撑腰,若大家自己再不团结一点的话,以后该如何生存呢?
  
  楚行云的一番话,并非是危言耸听,过去一万多年来,南明学府的历代先辈,其实都混的很惨,即便受了欺负,也没有人为他们出头。
  
  多了不说,整个军部之内,南明学府一派,是最弱的,过去三四千年的时间里,甚至连一个元帅,都没有出过!
  
  助人和自助,守护南明一脉的尊严和荣耀,这便是南明联盟的宗旨。
  
  经过所有人协商后,南明联盟正式成立。
  
  原本,大家都想尊楚行云为盟主,可是楚行云却推却了。
  
  对于盟主的宝座,楚行云并无太大的兴趣,试想……连魔灵,深渊,魔蚁三族,楚行云都没有时间去管理,又哪来的时间,去管理什么南明联盟?
  
  因此,南明联盟的盟主宝座,楚行云是坚决不做的。
  
  不仅仅是楚行云,就连白冰,也抽不出时间,来做什么盟主,毕竟……她负责的事,已经比楚行云还多了,哪还有那么多精力。
  
  楚行云和白冰都不肯接盟主的宝座,就只能换其他人了,可是换来换去,却没有人可以获得所有人的拥戴。
  
  事实也确实如此,即便南宫俊杰,都不能得到所有人的信服,何况是其他人呢。
  
  因此,在所有人激烈的讨论之后,这盟主的宝座,非楚行云莫属。
  
  若不是楚行云,所有人都得死,这所谓的南明联盟,也永远都不可能诞生。
  
  大家的命,都是楚行云救的,整个联盟,也是楚行云发起和组建的,他不做盟主,便无人可以做盟主。
  
  因此再三权衡之下,即便楚行云没时间管理,这盟主的宝座,也只能由他来坐,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得到所有人的信赖和认同。
  
  最终,在楚行云的建议下,由丁香和丁宁,作为楚行云的代言人,分别兼任左右副盟主,来统摄和管理整个南明联盟。
  
  而楚行云虽然身为南明联盟的盟主,但大多数时间,并不会参与到联盟的实际管理。
  
  对于丁香和丁宁,所有人虽然并不是太接受,但是既然她们是楚行云信赖的人,那大家也只能同意,毕竟……这是楚行云的意志,他们违拗不得。
  
  爱屋及乌之下,楚行云的身边人,丁香和丁宁哪怕并不能完全被他们接受,但对比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了。
  
  看着所有人勉为其难的样子,丁香和丁宁都很委屈。
  
  她们也没有办法啊,看到那恶心的蛆虫,闻着那刺鼻的腥臭味,她们也不想呕吐,可是身体上的反应,意识控制不了的。
  
  愧疚的看着楚行云,丁香姐妹很清楚,原本……这南明联盟,是楚行云为她们俩准备的。
  
  早在进门之前,楚行云就叮嘱过她们,无论如何,无论见到了什么,都要克制住,都要控制好自己,一定不能失态。
  
  可是她们让楚行云失望了,没能控制好自己,差点当场吐出来。
  
  虽然最后,她们并没有当场呕吐,但是那股嫌恶之意,却已经表露无疑了。
  
  可是这能怪谁呢?她们厌恶的是蛆虫,是恶臭味道,又不是那些人。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盟主不用想了,即便是副盟主,也是看在楚行云的面子上,勉为其难接受的。
  
  若不是实在无人可以接手,别说副盟主了,以她们姐妹的天赋和才华,恐怕连加入南明联盟的资格都没有。
  
  看看人家,个个都是金色的九瓣梅花标志,而她们姐妹,却只是灰黑色的六瓣梅花,这差距也太大了。
  
  看着丁香姐妹委屈的样子,楚行云知道,他必须补救一下,哪怕这样做很容易弄巧成拙,他也不得不冒这个险。
  
  思索间,楚行云环顾一周后,淡然道:“丁香和丁宁,都是我的妹妹,虽然不是亲的,但我们之间的感情,比亲妹妹还亲。”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也许,她们刚才见到你们的时候,表现不太好,让你们失望了,甚至对她们心生厌恶,不过仔细想一想,其实那只是因为她们太过率真,太不会掩藏自己。”
  
  听到楚行云的话,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虽然楚行云救了他们,但是说实在的,面对看不起自己的人,本能上,还是会厌恶的。
  
  不过看了看一脸愧疚的丁香和丁宁,很显然……这对姐妹花,真的是无比的纯真和善良,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了,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虽然表面上看,在场的这些人,年岁和丁香,以及丁宁,也就差不多的样子。
  
  可是事实上,这些有资格和南宫俊杰抗衡的存在,怎么可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即便是南宫俊杰,达到如今的实力,也耗费了一百多年时间。对比而言,他们凭什么和南宫俊杰比?
  
  事实上,在场的这上百个天才,基本都是两百岁左右的存在,若论辈分的话,做丁香和丁宁的祖宗,那都是绰绰有余的。
  
  见到大家都若有所思,楚行云微微松了口气,若真的是一群年轻人的话,很多事情,反倒难以说的清楚,丁香姐妹,也根本无法洗白。
  
  既然都是老狐狸,老油条的存在,那么很多话,就可以说的直白一些了。
  
  思索间,楚行云苦笑着道:“说真话,第一眼看到你们,我也很恶心,我也很想吐,只不过……我毕竟是涅槃高手,自控能力强,所以才没有当场丢丑。”
  
  耸了耸肩膀,楚行云道:“别误会,我恶心的,不是你们的操守和人格,而是你们当时的状态,大家自己琢磨一下,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尴尬的低下头去,虽然有点不开心,可是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只稍微一想,便原谅了丁香姐妹。
  
  至于楚行云,他们更是从来就不敢起责怪之心,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赖话,还是能听出来的。
  
  仔细想想,他们当时那个样子,谁见了不恶心?就算他们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也想吐。
  
  只不过,当时饱受痛苦的折磨,痛不欲生的状态下,他们无暇顾及这些而已。
  
  环顾一周,楚行云道:“丁香和丁宁有错,她们错就错在,太过纯真率直,太不会掩藏自己,为此……我作为她们的哥哥,愿意替他向你们道歉。”
  
  别别别!不不……
  
  听到楚行云的话,所有人顿时连连摇头摆手。
  
  楚行云向他们道歉,这怎么受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