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577章 桃花大阵
在叶灵的医馆,楚行云驻留了几天,可是几天之后,水流香却依然没有回来。
  
  无奈之下,楚行云只好赶回了金凤酒楼,委托花弄月和君无忧帮忙盯着,一旦水流香回来,立刻通知他。
  
  呼哧……
  
  刚刚送走花弄月和君无忧,轻响声中,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楚行云的身边。
  
  愕然转头看去,太虚噬灵蟒那硕大的头颅,出现在了房间内。
  
  双目深深的看着楚行云,太虚噬灵蟒道:“把那万年古柳之心,雕琢而成的雕像给我。”
  
  嗯?
  
  疑惑的看了看太虚噬灵蟒,楚行云皱了皱眉头道:“这可是叶灵精心为我准备的礼物,你要这个做什么?”
  
  皱了皱眉头,太虚噬灵蟒道:“你别问那么多,总之……把它给我!”
  
  面对太虚噬灵蟒的强势索取,楚行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内心里,他是极度不愿意把雕像送给太虚噬灵蟒的。
  
  倒不是因为太虚噬灵蟒太过强势,作为自己的天魂兽,两人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彼此之间根本不需要客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无比的抵触情绪,从内心升起,无论如何,他也不想送出这件柳心雕像。
  
  楚行云平静道:“你要索取雕像,总要有个理由吧?”
  
  深深的看着楚行云,太虚噬灵蟒道:“那给我看一眼总可以吧?”
  
  楚行云强行按捺内心强烈的抵触,右手一探之间,取出了那尊万年柳心雕像。
  
  在楚行云看来,别管内心多不愿意,对于帮了自己大忙,甚至几次救自己于危难的太虚噬灵蟒,他都不好太过拒绝。
  
  如果连看看都不答应的话,那就太过……
  
  正皱眉苦思之间,没曾想,那太虚噬灵蟒大嘴一张,一口将那柳木雕像吞进了口中,随后飞快的缩回了空间裂缝之内,消失不见了。
  
  茫然的站在原地,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冲动,让他很想追过去,把雕像抢回来。
  
  不过理智上稍微一分析,楚行云便放弃了。
  
  楚行云最大的长处,就是对自己的克制能力。
  
  正是这种克制能力,让他即便面对那么多美女,也依然可以坚守本心,不为美色所动。
  
  要不是有如此逆天的自制能力,他现在恐怕早就三妻四妾,后宫佳丽三千了。
  
  不过一个雕像而已,又不是什么宝贝。
  
  退一万步说,就算那是一件帝兵又如何?既然噬灵蟒需要,那么他就算再不舍,也绝不可能去抢回来。
  
  楚行云的为人准则是,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
  
  那件雕像,唯一让楚行云不舍的,其实是其中蕴含着的,叶灵的一片心意,不过……既然噬灵蟒想要,那就给他就是。
  
  毕竟,不管从什么角度上说,对于楚行云,那雕像就是一尊雕像,不可能是其他的什么。
  
  而同样的一尊雕像,很可能对噬灵蟒非常重要,甚至是性命交关,楚行云就算心里再难受,也绝不可能去追回来。
  
  眉头紧锁的坐在椅子上,楚行云咬紧牙关,强行遏制着内心深出的狂躁情绪,以及强烈的冲动。
  
  这个世界上,除了水流香外,其实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以割舍的。
  
  情绪剧烈的波动之间,时间缓缓的流逝着……
  
  终于,那种强烈的狂躁和冲动,渐渐平息了下来。
  
  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楚行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又是一次战胜自我的典范,这对他的心灵成长,是大有益处的。
  
  虽然内心里,失去了叶灵给的礼物,多少有些愧疚,可是事出无奈,相信叶灵也能理解。
  
  另一边,太虚噬灵蟒带着那尊万年古柳之心雕刻而成的雕像,一路赶回了自己的老巢。
  
  祭起虚空之火,开始炼制了起来。
  
  随着灰色的虚空之火升腾,那雕像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诡异的图腾,密密麻麻的,仿佛一副玄奥繁杂的刺青一般,遍布整个雕像的体表。
  
  哔噜嘸估……
  
  一阵阵苍茫古朴的吟唱声中,那诡异的图腾,在灰黑色的虚空之火的祭炼下,闪耀着猩红色的光芒,渐渐的没入了雕像之内,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将第一层图腾融入雕像之后,太虚噬灵蟒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吟唱着苍凉古朴的音节,驾驭着虚空之火,继续炼制着那尊雕像。
  
  很快,又是一层繁杂玄奥,犹如刺青般的图腾,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了雕像的表面。
  
  如是这般……
  
  一层又一层图腾,不断的融入雕像之中,一共是三千道图腾,全部融入了那尊雕像之中,这才算祭炼完成。
  
  疲惫的睁开眼睛,太虚噬灵蟒再次张开了嘴巴,小心翼翼的吐出一团拳头大小的血珠,自那柳木雕像的顶心,注入了雕像之中。
  
  随着那团血珠的融入,整个雕像瞬间散发出血红的光芒,万丈红光冲天而起,那雕像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随着闭着眼睛,虽然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也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但是任谁一眼看过去,也不觉得这是死物,更像是一个陷入昏睡中的孩童。
  
  炼制完了雕像后,太虚噬灵蟒尽管已经很疲惫了,但是却不肯休息。
  
  将雕像收了起来,太虚噬灵蟒破开了虚空,一路奔驰之间,开始继续忙碌了起来……
  
  且不说太虚噬灵蟒所作所为,另一边……
  
  南宫家族之内,新建的族长阁楼旁,南宫花颜和东方天秀并肩而立。
  
  两人的周围,一群人正在栽种着一颗颗桃树。
  
  宠腻的看了看南宫花颜,东方天秀道:“为了你,我可是专门找老祖,要来了这套桃花大阵,三管齐下,保证万无一失!”
  
  雀跃的点了点头,为了能够得到楚行云,成为他的小娇妻,南宫花颜什么都愿意做。
  
  当然,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
  
  如果水流香足够珍惜楚行云,那么即便再怎么喜欢他,南宫花颜也绝对不会去做可耻的第三者。
  
  可是现在,那水流香却太过分了,有需要的时候,就对楚行云百般示好,得到了好处,剥削完楚行云后,就扔在一旁,置之不理,连一面都不肯见。
  
  面对这样卑劣的女人,那哪还需要客气。
  
  既然她不知道珍惜,那就不配拥有楚哥哥的爱恋。
  
  你不珍惜,那由我南宫花颜来珍惜……
  
  尔之糟粕,吾之瑰宝。
  
  你不珍惜,就不能怪别人来抢了,无论如何……花颜绝不容许,那卑劣的女人继续玩弄楚哥哥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