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586章 曾经沧海
盈盈站起身来,水流香轻轻牵起了楚行云的手,柔媚的道:“跟我来……”
  
  在水流香的牵引下,两人一路来到了小几前,悠扬的琴声中,水流香和楚行云,分别在小几的两侧坐了下来。
  
  分别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水流香道:“云哥哥……从今天起,香香就真真正正的,做你的小娇妻,你欢喜吗?”
  
  咕噜……
  
  狂喜的咽了口口水,楚行云惊喜之间,连连点头,生怕点头点的慢了,水流香会收回所说的话。
  
  看着楚行云狂喜点头的样子,水流香嫣然一笑道:“那么现在……咱们,是不是该喝交杯酒了?”
  
  喜不自胜的举起酒杯,轻轻环过水流香的手臂,楚行云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惊醒了这场美梦。
  
  双臂交缠之间,楚行云和水流香,纷纷饮尽了杯中的美酒。
  
  近距离下,看着如花似玉,娇羞无限的水流香,楚行云真的醉了。
  
  羞耻的咬着嘴唇,水流香柔弱的道:“云哥哥……抱香香回房间……”
  
  幸福的点了点头,楚行云虽然明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可能只是一场梦。
  
  一场因为大醉,而做的一场春梦,可是如果主角是他和水流香的话,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一手环住水流香的肩背,一手挽住了水流香的腿弯,幽香满怀之间,楚行云朝着卧室的方向,大步行去。
  
  进入卧室,迈过门槛的一刹那,楚行云只感觉一阵眩晕。
  
  晃了晃脑袋,朝对面看去,一副绝妙的美人图,正挂在对面的墙壁上。
  
  那美人图真的很美,上面描绘着九道倩影,道道都是水流香。
  
  那九张面孔,张张也都是水流香!
  
  美人图上的九道身影,摆出不同的姿态,娇柔婉转,香艳迷人,美不胜收,只看得楚行云心旌摇曳,不能自制……
  
  看着图画上,那娇柔婉转的水流香倩影,一时之间,楚行云只感觉志得意满,人生至此,再无所求。
  
  深吸了口气,楚行云轻轻将水流香放在了旁边的绣床之上,从轮回空间中,取出了一根大大的毛笔,走到了那副美人图前。
  
  转头看了看娇羞万状,艳丽迷人的水流香,楚行云内心里柔情百转,内心里的爱意,顿时漫溢而出。
  
  猛的回过头,楚行云挥动着大笔,在那副美人图的空白处,写下了一行行字迹。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卿。
  
  看着那四行大字,目光盈盈之间,水流香羞涩的道:“云哥哥……爱我……”
  
  摇了摇头,楚行云道:“不……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应该在这里,跟我来。”
  
  说话间,楚行云抱起了水流香,随手撕开了空间壁垒,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金凤酒楼,那奢华无比的帝王套房中。
  
  这帝王套房,是楚行云准备的他和水流香的爱巢。
  
  猛的到了陌生的地方,水流香似乎有点惊慌。
  
  不过很快……她便迷失在楚行云的温柔中,在楚行云温柔的索取中,心甘情愿的奉献着。夜色,渐渐融化开来……
  
  哗啦啦……
  
  另一边,楚行云和水流香刚刚消失在香闺之中,一道哗啦啦的声响中,两道身影,从窗口飘进了闺房之中。
  
  来者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清秀美丽。
  
  如果楚行云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骇的发现,这里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水流香!而她身边站立的,竟然是东方天秀
  
  看了看一脸冰冷的水流香,东方天秀开口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那楚行云真正深爱的,根本就不是你,而是南宫花颜,一直以来,他都是在用花言巧语哄骗你……”
  
  冷冷的横了东方天秀一眼,水流香迈开脚步,朝对面墙壁上,那副美人图走了过去。
  
  刚才,她远远的,只看见楚行云挥毫泼墨,在那张美人图上写了些什么,可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根本没有看清楚。
  
  走到近前,水流香定睛看去,只一刹那,面色便变得铁青无比。
  
  这首诗词,寓意非常的浅显,只匆匆一瞥之间,水流香便完全理解了诗词中蕴含的真意。
  
  经历过大海的波澜壮阔,就不会再被别处的水所吸引。
  
  陶醉过巫山云雨的梦幻,别处的云雨就算不得风景了。
  
  虽然周围有很多美女,我却没有心思回头欣赏。
  
  一半是因为修道,一半是因为心里只有你……
  
  紧紧的捏着拳头,看着那首墨迹未干的小诗,水流香只感觉一颗心冰冷无比。
  
  是啊!是啊……
  
  和南宫花颜的绝世姿容比起来,她水流香,显得那么平淡无奇。
  
  拥有了南宫花颜这样的美女后,他又怎么会被她吸引呢。
  
  在南宫花颜这样的美女面前,她水流香,又算得上什么美女了。
  
  想来……拥有了花颜后,云哥哥已经没心思,再回头欣赏她这个小丫头了。
  
  这首诗里,云哥哥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懒得理会其他女人。一半是因为他要潜心修道,另一半是因为,他的心里只有南宫花颜!
  
  轻轻的弯下腰去,水流香颤抖着拿起了先前,被楚行云随手抛开的毛笔。
  
  走到梳妆台前,水流香铺开了一方手帕。
  
  既然……他和花颜之间,已经是曾经沧海了,那么她选择成全!
  
  紧紧的捏着毛笔,水流香昂首向天,娇躯瑟瑟的颤抖着。
  
  回忆着和楚行云之间的点点滴滴,虽然……她已经不再爱他了,但是一直以来,她依然尊他为夫君,恪守着妻子的本分。
  
  虽然她不爱他,但是对于他能如此爱自己,水流香内心里,还是非常欢喜和感激,并且是非常珍惜的。
  
  之所以不肯见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不想因为自己冰冷的棱角,伤害了他。
  
  可是现在,楚行云却已经移情别恋,将她抛弃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尤其是想到……此时此刻,楚行云正怀抱着南宫花颜,在绣床上覆雨翻云,水流香的内心,便不由的一阵阵揪痛。
  
  颤抖的吸了口气,水流香终于痛下决心,一笔笔书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