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07章 宁负苍天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当楚行云将最后一枚圆满七彩魂骨镶嵌进脉轮之中时,武灵之剑上,七道星光同时亮了起来,闪耀着七彩的光芒,美轮美奂,瑰丽无比。
  
  正观察之间,楚行云猛然发现,在自己的武灵之剑的剑柄与护手的交叉处,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冉冉的升腾着。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一脸的疑惑,这赤红色的火焰,从何而来?
  
  时到此刻,楚行云周身的血液,已经替换成了紫凤血脉,火焰的颜色,也从赤红色,变成了紫金色。
  
  可是这武灵之剑的剑柄与护手交接处,这赤红色的火焰,又是怎么回事?
  
  疑惑的将神识覆盖了过去,下一刻……楚行云不由的苦笑了起来。
  
  这团火焰,竟然是吞噬之火!很显然……得到了南宫花颜的处子元阴之后,楚行云得到了南宫花颜的吞噬之火。
  
  通常而言,即便是火焰,也有阴阳之分的,比如太阳真火,太阴真火……
  
  可是天下亿万种火焰中,只有一种火焰,是不分阴阳的,或者说阴阳兼具的,这种火就是吞噬之火。
  
  无奈的摇了摇头,楚行云一脸的苦笑。
  
  换了是其他人,拥有了这吞噬之火,不知道会开心成什么样。
  
  可是楚行云却绝对是例外,这吞噬之火,对他而言,不过是鸡肋而已。
  
  如果要修炼这吞噬之火,那么随着吞噬之火的不断壮大,他的涅槃圣火,就必将被吞噬。
  
  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一个人也不可能在拥有吞噬之火的同时,再拥有其他的火系能量。
  
  不过,如今,这一切都是小问题,只要置之不理,也就是了。
  
  镶嵌了七彩魂骨之后,楚行云离开了轮回空间,进入了虚空世界。
  
  之所以停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楚行云累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前方的道路,又断了。
  
  驾驭着太虚噬灵蟒,楚行云一路在虚空中游荡着,寻找着新的,适合建立传送灵阵的星辰,接续断掉的星空古路。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楚行云一路奔波,接续了三个断点的同时,又将其中的两个站点改了位置。
  
  接续的新断点,这个不需要多说,至于更改站点的位置,则是因为,那两个站点所处的星辰,寿命已经不长了,不知道哪次虚空风暴中,就会彻底粉碎。
  
  因此,在太虚噬灵蟒的帮助下,楚行云将传送阵移到了更坚固,寿命更长的星辰之上。
  
  根据太虚噬灵蟒所言,如此一来,整条星空古路,最起码十亿年内,只要不是人为的破坏,便绝无断绝的可能。
  
  连续两个周赶路,终于……楚行云抵达了真灵世界的外围。
  
  只要成功修复最后一处断点,最多三天,他便可以成功修复星空古路,回到真灵世界。
  
  一想起即将见到父母,见到女儿,以及一众亲朋友好友,楚行云便不由的万分期待。
  
  有太虚噬灵蟒的帮助,任何的断点,都绝对不是问题,只要时间足够,就一定可以修复。
  
  作为虚空生物,这星空古路,就是太虚噬灵蟒的老家,这里的一切,他都熟悉无比。
  
  驾驭着太虚噬灵蟒,楚行云在无尽的虚空中游荡着,寻找新的,结实的,适合建立传送灵阵的星辰。
  
  一路驰骋之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楚行云终于寻找到,适合建立传送阵点的星辰时,却猛然感觉到,右前方的虚空中,有一道非常熟悉的生命波动,正微弱的波荡着。
  
  眉头微微一皱之间,楚行云拍了拍太虚噬灵蟒,朝着那微弱的生命波动处,全速赶了过去。
  
  漆黑的星空古路一片寂静,混乱的虚空乱流之间,一块块巨大无比的陨石,仿佛没有重量般的悬浮在虚空中。
  
  杂乱的,不规则的,密密麻麻的陨石中,一道冰蓝色的冰棺,表面布满了擦痕,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
  
  看着那道巨大的冰棺,楚行云猛的瞪大了眼睛。
  
  放眼看去,那巨大的冰棺之内,一道窈窕的身影,已经进入了垂死状态。
  
  没有人知道,这道巨大的冰棺,到底在这虚空中漂浮了多久,但是冰棺内的人,却已经虚弱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看着那巨大的冰棺,只一瞬间,楚行云便不由的热泪盈眶。
  
  冰棺之内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楚无意的生身之母——夜千寒!
  
  近距离看去,冰棺的棺盖内侧,在陷入沉睡前,夜千寒用自己的鲜血,在那棺盖之上,留下了一行行字迹……
  
  不悔此生种深情,
  
  甘愿孤旅自飘零。
  
  长恨鸳侣唯梦里,
  
  宁负苍天不负卿。
  
  看着几行娟秀的小字,只一瞬间,楚行云便湿润了眼眶。
  
  强忍酸楚,挥手之间,楚行云将那冰棺收入了轮回空间之内,随后第一时间,朝着刚才发现的那颗星辰赶了过去。
  
  轮回空间之内……
  
  楚行云祭出了黑洞重剑,粉碎了那巨大的冰棺,轻轻将夜千寒抱了起来。
  
  感受着通体冰冷,毫无一丝生气的夜千寒,楚行云不由的泪如雨下。
  
  这是报应吗?应该是吧……
  
  他抛弃了夜千寒,所以现如今,他也悲惨的,被水流香给抛弃了……
  
  看着清丽如仙,美绝人寰的夜千寒,楚行云不由的痛哭流涕……
  
  这首小诗所表达的,是夜千寒对楚行云的一往情深,无怨无悔,明知道必死,也勇敢的踏上了这星空古路。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如果不是楚行云恰巧朝这边寻来,夜千寒一定会死在这星空古路之中,永远的漂浮着。
  
  取出一瓶大地石髓,楚行云轻轻凑在夜千寒的嘴边,试图让她喝一些。
  
  只要能喝下这大地石髓,她就总可以救回来的,最起码……也能吊住她的命。
  
  可是,大地石髓虽然倒了出来,但是夜千寒已经浑身发冷肢体僵硬,嘴唇根本无法开启,如何喝得下这大地石髓?
  
  叹息一声,楚行云拿起那玉瓶,昂首灌了一口大地石髓,随后轻轻俯下身体,唇对着唇,将空中的大地石髓,度入了夜千寒的腹中。
  
  随着大地石髓度入,楚行云终于松了口气,俊俏的脸蛋上,不由的浮现了一抹红云。
  
  虽然,夜千寒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在记忆里,对于楚行云来说,夜千寒是完全陌生的。
  
  因此,当他的嘴唇,轻轻印在夜千寒那粉嫩的嘴唇上,就像是在亲吻着一个完全陌生,却又生的百媚千娇的女人。
  
  捂了捂火热的脸蛋,楚行云摇头笑了笑。
  
  说实在的,在这样的时刻,看到夜千寒的那首小诗,楚行云真的被深深的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