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09章 天地劫
对着一面大镜子,夜千寒揽镜自顾,连自己都被自己的美丽震慑住了。
  
  曼妙的转过身来,翩然旋转之间,夜千寒轻轻依偎在了楚行云的怀中,腻声道:“怎么样……人家美吗?”
  
  点了点头,楚行云诚实无比的道:“美,当然美。”
  
  得到楚行云的夸奖,夜千寒喜滋滋的笑了笑,随后朝左右看去,迷茫的道:“花轿呢?还有吹鼓手呢?你这次没有请吗?”
  
  花轿!吹鼓手?
  
  苦笑一声,这傻丫头,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以为是在梦中吗?
  
  正打算开口解释的时候,夜千寒嘻嘻一笑道:“算了算了,没有便没有,无论如何,我的梦我做主,谁也不能阻止我,在我的梦中嫁给你。”
  
  轰隆……
  
  面对着夜千寒的话,楚行云点了点头,正打算开口的时候,一阵剧烈的轰鸣声中,整个轮回空间,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不等楚行云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白光闪过,楚行云出现在了正空间之中。
  
  放眼看去,太虚噬灵蟒,正一脸焦急的在天空上蜿蜒扭动着。
  
  见到楚行云终于出现,那太虚噬灵蟒急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悠哉悠哉的,马上就要天地劫了,你还不快快做好准备!”
  
  天地劫!那是什么?
  
  面对太虚噬灵蟒的话,楚行云不由的一脸愕然。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太虚噬灵蟒急声道:“没时间解释了,快……立刻修复最后断点,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星空古路。”
  
  虽然不知道太虚噬灵蟒为什么如此焦急,但是楚行云却还是当机立断,就近寻找了一处山谷,开始建立传送灵阵。
  
  看了看那巨大无比的太虚噬灵蟒,又看了看忙碌着的楚行云,夜千寒一路跟在楚行云身后,小声道:“怎么……这一次,你不娶我了吗?”
  
  这一次!
  
  愕然一愣之间,楚行云一边忙碌着,一边道:“千寒……你听我说,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你且稍等一会,我布完灵阵,马上带你回九寒宫,到了那里,我们再举行婚礼,好吗?”
  
  不是梦吗?
  
  听到楚行云的话,夜千寒不由朝周围看去。
  
  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夜千寒忽然意识到,这一切的一切,可能真的不是在做梦。
  
  看着楚行云飞快的拼装着传送灵阵,夜千寒不由的一阵激动,难道说……他!他真的回来了吗?
  
  很快,楚行云拼装了传送灵阵,来不及多解释,楚行云一把拉过夜千寒,激发了传送灵阵,白光闪过,再次恢复视线的时候,已经回到了九寒宫禁地内,那座传送古阵上。
  
  刚一抵达传送灵阵,楚行云便急声对夜千寒道:“时间紧迫,你立刻去准备婚礼,待我忙完了,立刻便赶过去与你成亲。”
  
  听到楚行云的话,夜千寒顿时瞪大了眼睛,猛的抬起手,在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刹那间,剧烈的痛楚,让夜千寒瞬间意识到,这绝不是在做梦,毕竟……梦中,是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疼痛的。
  
  欢喜的点了点头,夜千寒道:“你……你真的要娶我吗?”
  
  断然点了点头,楚行云知道,她欠夜千寒一场婚礼,无论如何,作为楚无意的妈妈,他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虽然当日的事情,是在处楚行云无意识的状态下发生的,但毫无疑问,事情确实是他做的,那楚无意,也确实是他的女儿。
  
  既然水流香绝不肯原谅他,选择嫁给东方天秀,那么楚行云便注定与水流香无缘了。
  
  既然这一生,注定与水流香有缘无份,那么时到如今,作为一个男人,是时候偿还他欠夜千寒的情债了。
  
  虽然同样为他生了孩子,但是夜千寒和南宫花颜是不同的,南宫花颜是主动设计,陷害了他,让他永远的失去了此生的至爱,因此……他没有办法原谅她。
  
  而夜千寒不同,自那一夜之后,她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面对着水流香,她也只是默默转身离开,将自己关进了冰窟之内,选择了成全。
  
  虽然夜千寒为人处事,可谓是狠辣无情,但是感情上,夜千寒却是极度痴情,极度专一的,对楚行云,可以说是情深意重,无怨无悔。
  
  因此,楚行云欠了她太多太多……
  
  现在,既然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水流香,那么楚行云不介意,给她一个名份,这是他欠她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夜千寒欣喜的转身离开,筹备婚礼大典去了。
  
  一时间,上古传送阵前,只剩下了楚行云,以及太虚噬灵蟒。
  
  深深的看着太虚噬灵蟒,楚行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天地劫?”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太虚噬灵蟒道:“众所周知,帝尊都是不老不死,拥有着永恒的生命,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人类曾经存在的那么多帝尊,却都先后陨落了呢?”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道:“难道,那些帝尊,不都是战死的吗?”
  
  摇了摇头,太虚噬灵蟒道:“当然不是,帝尊哪有那么容易战死的,就算打不过,逃跑总没问题吧?”
  
  顿了顿,太虚噬灵蟒继续道:“更何况,帝尊都是将神魂寄托在天地之中,即便战死了,也可以重新凝聚躯体,哪可能那么容易死掉!”
  
  听着噬灵蟒的话,楚行云眉头紧锁的道:“难道说,那些帝尊的陨落,都是因为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天地劫?”
  
  点了点头,太虚噬灵蟒道:“没错,事实正是如此。”
  
  每过万年左右,天地间便有大劫降临,即便是帝尊,也不能置身劫外。
  
  这个万年,并非是确定的数字,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万年左右!下不会低于九千年,上不会超过一万一千年。
  
  在这两千年的时间里,天地之间,将会有大劫降临,即便是帝尊,也要以身应劫,度不过此劫,即便是帝尊,也一样要陨落。
  
  耸了耸肩膀,楚行云道:“陨落便陨落,这与我无关吧,反正我这个帝尊,只是大破界丹强行提上来的,只要再过几天,境界也就回到武皇六重天了。”
  
  与你无关?
  
  摇了摇头,太虚噬灵蟒道:“为了要度过这每万年一次的天地劫,每个帝尊,都会准备若干劫子,而你……正是轮回天帝,帝天弈的劫子!”
  
  帝天弈!
  
  听到这个名字,楚行云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啊,他楚行云,可不正是帝天弈的劫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