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10章 灵蛇九蜕
看着楚行云惊骇的样子,太虚噬灵蟒继续道:“事实上,你在乾坤世界遇到的五大俊杰,以及五朵金花,正是五大帝尊,为自己准备的劫子!”
  
  听到噬灵蟒的话,楚行云不由的恍然,怪不得那四大帝尊,那么宠腻他们呢,原来……这些家伙,竟然是他们的劫子!
  
  思索间,楚行云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道:“这不对吧,你不是说,我才是帝天弈的劫子吗?那么南宫花颜和南宫俊杰,又算是怎么回事?”
  
  叹息一声,太虚噬灵蟒道:“说起来,那南宫花颜和南宫俊杰,也真的是欠你的,要不是你,他们其实才是帝天弈的劫子。”
  
  看了看楚行云,太虚噬灵蟒继续道:“他们欠了你的因果,自然会通过其他的方式还给你,那南宫俊杰也是不知死活,明明欠了你天大的因果,竟然还敢找你麻烦,那不是找死吗!”
  
  苦笑一声,楚行云不由暗暗点头,可不就是这样吗?
  
  那南宫俊杰不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还将本该属于他的,积累了万年的造化之火,以及整个南宫家族,都白白便宜了楚行云。
  
  思索及此,楚行云不由的叹息一声,虽然噬灵蟒只说了南宫俊杰,并没有提南宫花颜,但是楚行云已经知道,她用什么来偿还这段因果了。
  
  很显然,南宫花颜把自己的身和心,以及一切的一切,都给了他,一丝一毫都没有保留。
  
  不但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南宫花颜还施展花田种玉心诀,怀上了他的孩子。
  
  因果之说,纯属玄学,虚无缥缈之间,似乎不足为信。
  
  可是这世界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邪门无比的。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深深的看着太虚噬灵蟒,沉声道:“这一切,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那太虚噬灵蟒沉默了一会,随即沧桑的道:“其实,在你的记忆中,一万多年前,我们曾经见过面的,不记得了吗?”
  
  面对太虚噬灵蟒的话语,楚行云一脸的茫然,他怎么可能记得一万多年前的事情!
  
  等等……
  
  猛的抬起头,朝那太虚噬灵蟒看了过去,一万多年前的记忆,他确实有一段,难道说……
  
  见到楚行云似乎想明白了,那太虚噬灵蟒不由哈哈一笑,大声道:“老朋友,不要再躲了,出来见见我们这位小朋友吧!”
  
  吼!吼!吼……
  
  随着太虚噬灵蟒的话,剧烈的咆哮声中,一尊巨大无比的白虎,自那虚空之中蹿了出来,几个飞窜之间,落在了楚行云的面前。
  
  小!小魂?
  
  愕然的看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白虎,楚行云简直是目瞪口呆。
  
  那个一天天吃了睡,睡了吃的小家伙,竟然长这么大了吗?
  
  面对着楚行云的呼唤,那巨大的白虎皱了皱眉头道:“你起名字的能力真的太差了,简直是渣无可渣,我可不叫小魂,你可以称我为——白虎天帝!”
  
  轰隆!
  
  听到小魂的话,楚行云只感觉脑海内一阵轰鸣,这小魂,竟然……竟然是白虎天帝!
  
  正在楚行云惊讶间,那太虚噬灵蟒也傲然昂起了头颅道:“我虽然确实是太虚噬灵蟒,但那只是我的种族之名,却并非我这个个体的名字。”
  
  苦笑着点了点头,楚行云道:“我明白了,就像我是人,但我的名字不叫人,而叫楚行云,是这个样子吗?”
  
  微笑着点了点头,太虚噬灵蟒道:“没错,正是如此,事实上……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我就是玄冥天帝!”
  
  眉头紧锁的看着面前的白虎天帝,以及玄冥天帝,上一次,炼制斩空剑的时候,通过那块七彩陨铁,他确实看到了一万年前,那惊世的天帝之战。
  
  那一战中,轮回天帝,白虎天帝,玄冥天帝,上演了最巅峰的一场大战。
  
  万万没有想到,身边的太虚噬灵蟒,以及白虎小魂,竟然就是一万年前的玄冥天帝,以及白虎天帝,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思索间,楚行云猛的察觉了问题所在,迟疑的看着白虎天帝道:“不对吧?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可还在蛋里呢,那个时候……你不是刚出生吗?”
  
  在蛋里!刚出生?
  
  面对楚行云的话,那白虎天帝眼角直抽,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要一口吞掉楚行云的样子。
  
  好一会,那白虎天帝猛的张开了嘴巴,咆哮着道:“你家的白虎,是从蛋里面孵化出来的?你也是活了一千多年的人了,难道连老虎是胎生还是卵生的都不知道吗!”
  
  白虎天帝一通狂喷之间,楚行云被喷的尴尬无比,是啊……白虎怎么可能是卵生的,白虎不是老母鸡,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白虎蛋!
  
  看着楚行云尴尬的样子,白虎天帝满足的点了点头道:“那次与帝天弈的一战,我们是三败俱伤。”
  
  顿了顿,白虎天帝继续道:“为了快速恢复创伤,我施展了白虎九变,所以你得到的,是白虎九变凝结的光茧,而不是什么白虎蛋,明白了吗?”
  
  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楚行云道:“知道了,这一下我明白了,不过……那光茧真的和蛋没什么区别嘛。”
  
  无奈的横了楚行云一眼,白虎天帝不再言语,继续纠缠下去,那不知道要争论到什么时候。
  
  转头朝太虚噬灵蟒看了过去,楚行云道:“那你呢?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那么小,那么弱?”
  
  横了楚行云一眼,太虚噬灵蟒道:“怎么,你没见过蛇吗?不知道蛇会蜕皮吗?”
  
  摇了摇头,太虚噬灵蟒道:“想成为天帝,都必须学会那轮回之法,轮回天帝的轮回九转,白虎天帝的白虎九变,玄冥天帝的灵蛇九蜕,都是类似的功法。”
  
  赞叹的摇了摇头,白虎天帝道:“那帝天弈,已经完成了八转轮回,只要成功将你夺舍,他便可以功成九转,自此以后,便可万劫不磨,与那天地同寿!”
  
  点了点头,玄冥天帝艳羡的道:“我和白虎天帝就差了些,刚刚完成了灵蛇第七蜕,以及白虎第七变!”
  
  了然点了点头,楚行云道:“怪不得,你们两人联手,才勉强能和那帝天弈抗衡,原来……是差着两个境界呢。”
  
  点了点头,白虎天帝道:“没错,帝尊之后,其实也是分级的,每度过一次天地劫,便算是跃升了一个阶位,超过六劫便可称天帝!”
  
  了然点了点头,楚行云道:“那帝天弈现在在哪里?他要夺舍我,总要找到我才可以吧?”
  
  找带你?
  
  听到楚行云的话,玄冥天帝,也就是太虚噬灵蟒,以及白虎天帝,也就是白虎小魂,同时摇头苦笑起来。
  
  看着苦笑的玄冥天帝和白虎天帝,楚行云一脸的不解,急切的道:“别卖关子了,赶快说啊,那帝天弈现在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