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17章 真爱
森冷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咬牙切齿的的道:“你说……过去的八次轮回,我都是胜者,没错……正是凭借着内心,对小师妹的极爱,我才可以连续八次战胜对手,成功轮回。”
  
  茫然的仰望着虚空,帝天弈道:“过去的八次轮回,我八次找到了小师妹,以八种不同的身份,对她发起了追求。”
  
  哀伤的摇了摇头,帝天弈道;“胜者吗?呵呵……我算哪门子胜者啊,过去八世以来,我连续八次败在了你的手里!”
  
  富豪,王子,侠客,诗人……无论换成什么身份,无论换成什么相貌,却始终无法赢得小师妹的欢心。
  
  更让帝天弈疯狂的是,每一世,那楚行云总会阴魂不散的,以各种面目,各种身份,从各个角落跳出来,出现在水流香的面前。
  
  而且,每一次,他都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对她发起最狂热的追求,而且每一次,他竟然都会获得成功。
  
  在楚行云的面前,那水流香的一切矜持,都消失不见了。
  
  就仿佛一个没人要,想男人快想疯了的女孩一样,很快便会投入到楚行云的怀抱之中。
  
  嘿嘿嘿嘿……
  
  阴森的一笑,帝天弈摇头道:“不过可惜的是,每当小师妹接受你的时候,我就会杀了你,因此……即便十万年过去了,即便你和小师妹已经轮回九世,但你依然没有得到过她!”
  
  卡啦卡啦……
  
  说话间,帝天弈挥手之间,一连八个骷髅头骨,出现在了楚行云的面前。
  
  冷冷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道:“这八个骷髅,正是你过去八世的头骨。”
  
  说话间,帝天弈指了指楚行云的脑袋,森冷的道:“这一世,你也别想跑,你的脑袋,我要定了!”
  
  阴森的一笑,帝天弈森冷的道:“虽然,在感情上,我无法战胜你,可是比实力的话,我一根小指,便可以碾压成齑粉!”
  
  听着帝天弈的故事,楚行云不由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叹息道:“好吧,事到如今,你还剩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我。”
  
  面对楚行云的话,帝天弈微微一愣,随即道:“你是说,这一世,我为什么不选择南宫花颜,以及南宫俊杰,而是选择了毫无血缘关系的你,来做劫子吗?”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没错,我非常好奇,为什么这一世,你不杀了我,反而以我为劫子,这样的成功率,不应该是最低的吗?”
  
  深深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不由的迟疑了起来,久久不肯回答……
  
  面对于此,白虎天帝撇了撇嘴道:“不用问了,他根本就不好意思回答。”
  
  嗯嗯……
  
  点了点头,玄冥天帝嘲弄的道:“你可能不知道,这家伙上一轮回时,曾幻化你过去八世的样子,连续八次,以八种身份追求水流香,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
  
  冷冷的横了白虎天帝,以及玄冥天帝一眼,帝天弈道:“事已至此,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正如玄冥,以及白虎所说,看人……不能只看外表,外在的一切,都太容易改变了,只有灵魂波动,才是唯一的。”帝天弈继续道
  
  狂热的看向楚行云,帝天弈道:“虽然我明知道很难,甚至是九死一生,但是只有以你为劫子,我才可以拥有和你一样的灵魂波动。”
  
  憧憬的仰望着苍天,帝天弈痴情的道:“我想……拥有了和你完全一样的外表,以及灵魂波动,小师妹,应该会爱上我吧……”
  
  哈哈哈……
  
  听到帝天弈的话,楚行云猛的仰头向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笑声中,楚行云甚至笑出了眼泪。
  
  冷冷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冷声道:“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面对帝天弈的质问,楚行云勉强收住笑意,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摇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爱一个女人,是靠外表,或者是靠灵魂波动去爱的!”
  
  皱了皱眉头,帝天弈道:“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其他吗?”
  
  轻轻展开手掌,楚行云道:“灵魂波动,就如掌上之纹一般,确实每个人都不同,非常的独特,但是……你总不能说,香香爱上我,是因为我的掌纹够特别吧?”
  
  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帝天弈道:“不是外在,不是灵魂波动,那能是什么?”
  
  楚行云轻轻用手,捂住自己的心脏,无比真挚的道:“爱一个人,要用心去爱,只有心与心的交融,才是真正的爱情。”
  
  正如香香所说的那样,一个人的一生中,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
  
  深深的看着帝天弈,楚行云道:“只要她能开心,快乐,幸福……即便她嫁的人不是我,那又如何!”
  
  摇了摇头,楚行云道:“你说,过去八世来,我从未得到过她,不……那只是你的看法,对于我来说,得到了她的心,我便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
  
  爱不是自私和占有,而是牺牲和奉献……
  
  爱一个人,不是一定要得到她,即便默默陪伴,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深深的看着帝天弈,楚行云道:“你爱她,这与她无关,那只属于你的心,只要她能幸福,你便该无怨无悔。”
  
  嘲弄的一笑,楚行云毫不客气的道:“可是你看看自己是怎么做的?你竟然连续八世,杀了她最心爱的男人,你也配说爱她?”
  
  愤恨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咬牙切齿的道:“说的倒轻巧,作为胜利者,你如何能明白失败者的痛苦!”
  
  胜利者?失败者!
  
  叹息着摇了摇头,楚行云道:“爱情不是战斗,只有爱或不爱,哪来的胜利与失败?”
  
  深深的看着帝天弈,楚行云道:“现在……香香应该已经嫁给了东方天秀,可是那又如何?只要她能幸福,我会送上祝福!”
  
  说话间,楚行云眯起了眼睛,深深的看着帝天弈道:“怎么,莫非……你认为我杀不了东方天秀吗?”
  
  这……
  
  面对楚行云的话,帝天弈顿时无语了。
  
  以楚行云的底蕴,别说他要杀的是东方天秀了,即便他要杀灵木帝尊,都可以说是十拿九稳,根本不存在杀不了的可能。
  
  茫然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失神的道:“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真爱呢?”
  
  真爱吗?
  
  温柔的一笑,楚行云的脑海中,不由的出现了水流香的音容笑貌……
  
  我愿化成一座做石桥,经受五千年的风吹日晒,五千年的雨打雪埋。
  
  不求涅槃,不求解脱,只求她从桥上,轻轻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