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19章 北斗七星剑
一滴滴五彩的金属液体,从古旧的钟体上流淌着,沿着钟体的边缘,朝下方滴落着。
  
  只一小会,便滴落了拳头大小的一团五彩金属熔液。
  
  看着这不知名的金属,楚行云不由的亮起了眼睛。
  
  虽然并不知道,这散发着五彩光芒的金属,到底是什么种类,但是既然楚行云都不认识,那便足以说明,这是超珍贵,超稀有的奇特金属。
  
  总的说起来,用不知名金属,来祭炼宝剑,其实是不智的,毕竟……没有人知道,这种金属,与原有的金属,到底会产生什么反应,形成什么样的合金。
  
  不过,如今,楚行云也只能去赌了,若无奇迹发生的话,楚行云知道,他这次是绝对无法幸免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大荒星上空,一道道恐怖的威压,不断的渗透下来。
  
  即便隔着厚厚的云层,楚行云也依然可以感受到,那恐怖的威压。
  
  长吸了一口气,楚行云知道,天地大劫已经降临了,只不过……大荒星外,那神秘的云雾,暂时隔绝了天地的感知,因此暂时来说,大家都是安全的。
  
  不过,天地之力,是无远弗届的,不管躲在哪里,都不可能真正的避过这天地大劫,早早晚晚,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所有的熔化的五彩金属液体,全部从古旧的钟体上滴落了下来,形成一个浑圆的,五彩金属熔液球。
  
  皱了皱眉头,在楚行云原本的认知里,这古旧的破钟,应该通体是由五彩的金属炼制而成的,一旦熔化,将彻底熔解。
  
  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当所有的五彩金属熔液滴落后,那古钟并没有就此消失,留下了一个灰黑色的古钟,任由黑湮炼天大阵如何烧灼,都没有丝毫熔化的迹象。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暂时无心理会那灰黑色的古钟,一连串指诀打出,牵引着那团五彩的金属液体,汇入了斩空剑中。
  
  光华流转,五色氤氲之间,古钟上滴落的金属液体,很快便混入了斩空剑的剑身之内。
  
  一阵阵彩光,不断的从斩空剑的剑身上波荡开来,围绕着剑身上的七颗本源玄晶,所有的金属熔液疯狂的旋转着,形成了七个七彩的漩涡。
  
  锵锵锵……
  
  随着楚行云一道接一道指诀不断打入,剧烈的铿锵声中,那七个漩涡越转越快。
  
  终于,随着楚行云最后一道指诀打入,刹那间……七个漩涡纷纷停止了旋转。
  
  七个漩涡拉扯出曼妙的线条,在剑身上,形成无比瑰丽的纹理,七彩的光芒,顺着那一丝丝的纹理,迅速的没进了剑身之中。
  
  只一刹那之间,原本散发着七彩光芒的七星剑,便迅速变得灰扑扑的,一丝光泽都没有,就连那七颗七彩的本源玄晶,也变成了灰色的晶体,没有一丝光芒。
  
  呼哧!
  
  随着七彩的光芒内敛入剑身之内,一道无以名状的威压,瞬间从剑身上蔓延开来。
  
  感受到这莫名的威压,楚行云不由的一愣,怎么回事,这股威压!
  
  正疑惑间,外面传来了剧烈的呼啸声,心里一动之间,楚行云第一时间收起了那灰黑色的古钟,下一刻……玄冥天帝,以及白虎天帝,瞬间出现在了洞窟中。
  
  看了看那色泽灰黑,形状古朴的七星剑,玄冥天帝又惊又怒,大声道:“你怎么回事,这个节骨眼上,你竟然给我炼制天帝神兵!”
  
  听到玄冥天帝的话,楚行云愕然一愣,随即狂喜的道:“什么!你是说……我刚才炼制的,是天帝神兵!”
  
  点了点头,白虎天帝怜悯的看着楚行云道:“确实,你炼制的,正是天帝神兵,不过……确切的说,你这是天帝神兵的胚胎。”
  
  天帝神兵的胚胎?
  
  听到这个形容词,虽然并不能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楚行云却本能的感觉到,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点了点头,白虎天帝道:“没错,就是胚胎,也叫剑胎……其威力和一品王器差不多。”
  
  “什么!和一品王器差不多?”听到白虎天帝的话,楚行云直接就懵了。
  
  原本,他是一心想要凭借晋升后的斩空剑,来对抗帝天弈的,可是现在,这斩空剑虽然跨越了帝兵,成为了天帝神兵,但却只是一个胚胎而已。
  
  怜悯的看着楚行云,玄冥天帝苦笑着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要不要玩这个大啊,虽然天帝神兵确实强大无比,可作为剑胚,却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成长,根本解决不了眼前的难题啊。”
  
  叹息了一声,楚行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算了,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无用,你们暂且离开,我把这柄宝剑炼制完毕,然后再说其他吧。”
  
  无奈的点了点头,白虎天帝,以及玄冥天帝离开了洞窟。
  
  正如楚行云所说的那样,天帝神兵一旦炼成,便是不可逆的,即便再后悔,也没有任何用处了,还不如积极的向前看。
  
  送走了两大天帝,楚行云咬破手指,逼出了七滴心头的精血,纷纷滴落在剑身上的七颗星辰之上。
  
  滋滋声响中,那鲜血刚一滴落在那七颗本源玄晶上,便被吸收了进去,然后便再没有任何的反应了。
  
  不过,虽然表面上,整把宝剑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事实上……随着七滴精血被吸入剑身,楚行云却可以情绪的感觉到,整把宝剑,仿佛变成了肢体的一部分。
  
  心念一动之间,那悬浮的宝剑瞬间动了起来。
  
  呼啸声中,只一瞬间,那灰黑色的七星宝剑,便瞬间洞穿了洞窟中的一根石柱,深深的没入了石壁之中,只留下一个剑柄,依然露在外面。
  
  这……
  
  双眼放光的看着深深没入石壁中的宝剑,楚行云不由的大喜过望。
  
  天帝神兵,果然是不同凡响,即便只是胚胎,便已经拥有了玄妙的能力。
  
  楚行云右手剑诀一领之间,那宝剑剧烈的颤抖间,猛的脱离了石壁,呼啸着几个盘旋之间,回到了楚行云的身边,仿佛有灵性一般,静静悬停在楚行云的面前。
  
  欢喜的看着这柄宝剑,虽然总的说起来,这柄宝剑的威力,还真就是一纹王器的水准,但是和普通的一纹王器不同,这柄宝剑,拥有着无限的潜力,可以无限的成长下去。
  
  欢喜之间,楚行云摸了摸下巴,沉吟了起来……
  
  如今,这柄宝剑已经不适合再叫轮回剑了,毕竟……楚行云并不是帝天弈,也不是什么轮回天帝。
  
  叫斩空剑也不适合,毕竟……这个名字,已经不符合这柄宝剑的特性了,继续叫斩空剑,会很奇怪,甚至有点莫名其妙。
  
  人如剑,剑如人……
  
  一个英雄豪杰,自该有英雄豪杰的名字。你无法想象,一个盖世大英雄,却叫狗剩子,或者是二傻子。
  
  同样的,作为一柄天帝神兵,你也无法想象,其名字叫狗屎剑,或者猫尿剑。
  
  看着剑身上镶嵌的,那七颗本源玄晶,楚行云断然道:“从现在起,你的名字,便叫做——北斗七星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