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22章 劫起
    呼啦啦啦……
  
      终于,七彩灵光扫荡之下,大荒星外,那厚重无比的云雾,终于被涤荡一空。
  
      云消雾散之下,大荒星外,那深邃的星空,清晰的呈现在四人的面前。
  
      下一刻……楚行云清晰的感觉到,飘渺不可测度的天地意识,瞬间锁定了楚行云,以及他身边的帝天弈。
  
      虽然没有任何道理好讲,可是楚行云很直观的感受是,那天地意识,显然是将楚行云和帝天弈视为一体,一为本尊,一为分身……
  
      天地意识,是没有情感,极端理智的,绝对不会做任何的无用功。
  
      因此……快速的甄别中,一旦认定了某一人为本尊,便会降下劫雷,瞬间将其抹除。
  
      深深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轻声道:“一会天降劫雷,你说会劈谁?是劈你……还是劈我呢?”
  
      苦笑一声,时到此刻,楚行云已经弄明白了帝天弈的夺舍方式。
  
      说是夺舍,其实并不恰当,正确的来说,其实就是劫子。
  
      说白了,其实帝天弈就是将自己的元神寄托在楚行云的的神府之内,伪装成楚行云的意识。
  
      如此一来,当天劫降临时,自然会将楚行云和帝天弈视为一体,只要找到本尊,便会降下劫雷,将其抹除。
  
      意识是肉身的产物,一旦肉身消失了,意识又怎么可能存在。
  
      虽然楚行云和帝天弈现在是两个个体,但是类似的化身类功法,还是很多的。
  
      因此……所谓的轮回九转,其实就是凭借元神寄托进行伪装,以图瞒天过海,误导劫雷劈中劫子,本身则躲过这一劫。
  
      同样的道理,玄冥天帝的灵蛇九蜕也是如此,其实就是在劫雷劈下的一瞬间,来一个金蝉脱壳,让劫雷劈中自己的蛇蜕,而本尊却得以幸免。
  
      至于白虎九变,就更加直接了,在劫雷劈中的一瞬间,切割元神,凝聚为一颗白虎蛋,而他的本尊,则在劫雷下化做灰灰。
  
      在天劫眼中,白虎蛋只是白虎的后代,并不在此劫之中。
  
      至于说,白虎是胎生的,并不是卵生的,天地意识是没有这个分辨意识的,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生灵,正是凭借自我分裂的方式,去繁衍后代的。
  
      对比而言,帝天弈的九转轮回诀,显然最是高明,本身不会受到任何的损伤,一切的劫难,都由劫子去抗。
  
      其次是玄冥天帝,虽然每次蜕皮后,都会虚弱很长时间,但是总的说起来,每次蜕皮后,都会变的更强。
  
      最后是白虎天帝,他的白虎九变最伤……每次都要舍弃九成的元神,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白虎天帝才会那么饥渴,那么喜欢吞噬灵魂之力。
  
      只有补充足够的灵魂之力,白虎天帝才可以快速恢复实力。
  
      无奈的看着帝天弈,如今,楚行云终于确信,他和帝天弈之间,成功的概率,确实各占百分之五十。
  
      可是,为了这次夺舍,帝天弈苦心孤诣的准备了上千年,而楚行云却连夺舍是怎么回事,都只是刚刚弄明白的。
  
      因此,在帝天弈的精心准备下,原本的百分之五十,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百分之九十!
  
      毕竟这一世的二十多年,驾驭这尊躯体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楚行云的表意识,也就是楚行云的本我意识。
  
      而那帝天弈,只在救水流香时,伪装成心魔,出现了一两年的时间而已。
  
      因此……天地意识只要是正常的,便一定会视楚行云为本尊,将帝天弈,视为他的分身。
  
      在天地意识的判断中,楚行云与帝天弈的关系,正如以前楚行云和魔灵之躯的关系一样。
  
      苦笑着将手中的天火麒麟剑收回了次元空间中,将手臂上的万象臂铠,隐回了手臂之中。
  
      无奈的看着帝天弈,楚行云知道,此时此刻,无论他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以帝天弈的大智大勇,又潜心谋划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给他留下丝毫的机会。
  
      楚行云面无表情平静道:“看来,我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帝天弈遗憾的道:“很抱歉……作为男人,我无法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爱着其他的男人。”
  
      怜悯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继续道:“忘记告诉你了,被劫雷劈中的人,都必将形神俱灭,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中了。”
  
      说话间,帝天弈露出了欢喜之色,无限憧憬的道:“从此以后,这个世界将再无楚行云,如此一来……就没有人和我抢夺小师妹了,我想……没了你,她早晚会爱上我的。”
  
      嘲弄的一笑,楚行云道:“虽然我并不明白,香香为什么忽然不爱我了,不过……我了解她,香香绝不是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子,既然她爱过我,就绝不会再爱其他的男人!”
  
      咯吱……
  
      听到楚行云的话,帝天弈猛的捏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吱做响。
  
      楚行云傻傻的,不清楚水流香为什么忽然不爱他了,可是帝天弈怎么可能不清楚,不明白。
  
      水流香不是不爱楚行云了,只不过……修炼了冰心绝情诀后,她已经斩情绝爱,变成了一个绝对冷酷的无情女人。
  
      只要水流香超脱了冰心绝情诀的层次,便会恢复正常,再次成为那个,把楚行云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傻女人。
  
      愤恨的看着楚行云,帝天弈咬着牙齿道:“如果这一世……因为你的存在,她还是不爱我的话,那么我会亲手杀了她,下一世没有了你,她就只能爱我了!”
  
      你说什么?你敢!
  
      听到帝天弈的话,楚行云猛的瞪大了双眼,怒声叱喝了起来。
  
      看着楚行云愤怒的样子,帝天弈不由的哈哈一笑,摇头道:“人生短暂,生死不过等闲,你不用替她担心,我不会让她痛苦的,只需要一瞬间,她便会安静的死去。”
  
      双目放光间,帝天弈张开双臂,激动的道:“下一世,她的身边,再不会出现你的身影,而我……将以你的容貌和灵魂波动,出现在她的身边,全心全意的去爱她。”
  
      说到这里,帝天弈猛的朝楚行云看了过去,无比癫狂的道:“你说……她怎么可能不接受我,怎么可能不爱我?”
  
      长吸了一口气,原本……对于这次应劫,楚行云是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的,即便被那帝天弈夺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生又如何,死又怎样!既然此生注定与香香无缘,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当帝天弈竟然想杀了水流香时,楚行云便万万无法容忍了。
  
      虽然说,若干年后,水流香的灵魂会转世轮回,可是那个水流香,已经不是现在的水流香了,这怎么可以!
  
      森冷的看着帝天弈,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想夺舍,那么楚行云不介意成全他,即便是形神俱灭,也没什么可怕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帝天弈竟然想杀了水流香。
  
      面对于此,为了守护水流香,楚行云不得不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