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38章 辨材识药

  柳木极容易生病,内核腐烂,遭受虫蛀,因此……即便几百年的柳树,便已经是空心的了,很多柳树,更是被虫蛀的只剩下了树皮,却一样可以顽强的生存。
  
  因此,一个活了一万多年,树干早就被蛀虫掏空的柳树,竟然可以凝结出一个木核,这简直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等闲的宝物,以玄冥天帝的身份,怎么可能强行索取,索取不成强行抢夺。
  
  实在是,这万年杨柳木核之所以凝结了出来,之所以没被虫子蛀空,是因为这颗杨柳树,生长在一道空间裂缝旁边,汲取空间之力,凝结成了法则之核!
  
  空心杨柳树,是唯一可能汲取空间之力,凝结成空间法则之核的树木,但是其概率之低,却近乎不可能。
  
  因此,猛的见到竟然有这样的至宝出世,即便是玄冥天帝,也控制不住自己,强行赶过去索取,楚行云有心不给,便强行夺走,不过最终,却还是便宜了楚行云。
  
  空心杨柳的树核,与空间法则结合,再融入太虚噬灵蟒的虚空真身,便创造出了至高无上的虚空法身。
  
  虚空法身达致大成,便可身化虚空,化实为虚,就连那劫雷,都无法伤其分毫。
  
  暂时来说,虚空法身还太过遥远,距离激活虚空之力,还太远太远……
  
  不过,就算无法激活虚空之力,单单是凭借万年杨柳树的树核,楚行云便已经拥有了无比精纯和凝练的木系能量。
  
  轻轻将手搭在一棵树干之上,楚行云……也就是燕归来,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全力的感知了起来。
  
  随着木系能量的波动,整片小树林内的一草一木,皆出现在燕归来的感知中。
  
  好一会,燕归来松开了手,一路朝前迈进。
  
  行不多远,燕归来弯下腰去,双手探入齐膝的水中,拔起了两颗绿色的药草。
  
  满意的点了点头,燕归来继续前行,一路之上,不时弯腰从水里拔起几颗药材,就是折断几根树枝,又或者从树上摘下几颗野果。
  
  一路走去,燕归来很快便收集了一小捧药材,这才满意的转过身,朝破庙的方向赶去。
  
  回到了破庙时,放眼所见,雅芙和雅馨大概是哭累了,互相靠在一起,陷入了沉睡之中,连旁边的篝火快要熄灭,都没有发现。
  
  无奈的摇了摇头,燕归来走到篝火边,填加了几根木柴进去,随后站起身来,走到角落处,取出了两姐妹平时用的瓷碗和残破的铁锅。
  
  去破庙外接了点雨水,将两个瓷碗和残破的铁锅洗干净后,燕归来回到了篝火旁。
  
  接下来,将各种药材,纷纷放入锅中,去外面接了半锅雨水,随后……楚行云架起了残破的铁锅,在篝火上熬制了起来。
  
  这些药草,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灵草,只是普通的野草,树枝,树皮,以及野果而已。
  
  不过,对于这些药材的特性,楚行云一上手,便了解的一清二楚。
  
  虽然没有药方,也没有任何的逻辑可言,但是楚行云相信,这些药材的药性搭配合理,熬制成的药水,绝对可以让两个女孩退烧。
  
  辨材识药,辨别药性……这是一个炼丹师的基本功,也是最难掌握的。
  
  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无法成为炼丹师,究其有原因,其实就是卡在这一环上了。
  
  好热!好冷……
  
  正熬制中,雅芙和雅馨,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转头看去,这对姐妹花,俏脸火红,不过一个嘴里喊热,另一个嘴里却喊冷。
  
  摇了摇头,燕归来伸出手,在她们的头上探了探,果然……着手之处,滚烫无比,烧的非常严重。
  
  看了看两个女孩身上的衣服,虽然烤了半天的火,但是外面的衣服都没有干透,更不用说里面的衣服了。
  
  尤其是两姐妹臀下和后背处,依然是湿淋淋的,不时的滴落着水珠。
  
  无奈的摇了摇头,燕归来知道,继续这样下去,即便喝了汤药,也很难好转。
  
  治病救人,最重要的是挖除病灶,若病灶不挖,即便喝了药,要没有任何的用处。
  
  微一沉吟间,燕归来站起身来,扶着两个女孩,回到了她们的闺房。
  
  虽然此时此刻,她们闺房的围墙,已经被楚行云拆掉了,不过好在,此时此刻,这破庙里也没别人,也不会有人来。
  
  没有想太多,为了治病救人,燕归来将两姐妹放躺在床上,随后双手轻解之间,除掉了两个女孩的衣衫。
  
  很快,两具娇小玲珑的躯体,便半丝不着的,横陈在燕归来的面前。
  
  高烧之下,两个女孩周身润红,散发着旖旎的香气,中人欲醉……
  
  茫然的摇了摇头,燕归来也没有想太多,失忆之下,他也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拉过两姐妹的薄被,盖住了她们的躯体。
  
  朝周围看了看,燕归来赶去那五个男孩以前的床铺处,抱来了大量的铺床茅草,为两个女孩,堆出了一个小围墙。
  
  如此一来,即便忽然有人闯进来,也看不到两个昏睡的女孩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燕归来赶回篝火旁,一边控制着火候,一边取了一根树枝,不断的搅弄着铁锅里的药草,以免其受热不匀,导致药材糊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铁锅之内的药液越来越少,锅里的药材,也都已经被彻底煮烂,药材内的药液,也尽数被熬了出来,融进了药水之中。
  
  满意的点了点头,燕归来端起铁锅,将铁锅中墨绿色的药水,倒入了两个瓷碗中。
  
  此时此刻,这两碗药水还太烫了,还不能喝,因此……燕归来端起铁锅,将锅里的药渣倒到了大门外,接着雨水刷了刷锅,接了半锅雨水,这才赶了回来。
  
  再次将铁锅架在了火上,燕归来将十几颗青涩的果实扔了进去,这些果实,正是之前两姐妹给他吃过的,那种酸涩无比的果子。
  
  忙完了一切,燕归来伸手摸了摸两个瓷碗,虽然还有点烫,但是这种药汤,本就要趁热喝,凉了的话,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轻轻的端着两个瓷碗,燕归来赶到了两个女孩的闺房,随后挨个扶起两个女孩,帮她们喝下了两碗药汤。
  
  那药汤显然很苦,毕竟……这并非是灵草熬制的,只是普通的野草,树枝,树皮熬制出来的,苦涩是必然的事情。
  
  灌下了药汤后,两个娇俏的女孩,只苦的脸都皱成了一团,不过……想要治病,想要活命,再苦也要喝。
  
  灌下了两碗药汤后,燕归来赶回了篝火边,继续熬制锅里的青色果实。
  
  这种果实,其实就是没有成熟的雪梨,性凉,具有治风热、润肺、凉心、消痰、降火、解毒等功效。
  
  不过此时此刻,燕归来倒没考虑这些,关键是……一会两个小姐妹醒过来,总要有吃的吧,不然的话,饿着肚皮,这病也很难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