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46章 解围
    一路奔驰间,燕归来很快便进入了闹市区,分辨了一下方向后,朝着不远处的一座宏伟石桥赶了过去。
  
      行不多久,前方的一群人,引起了燕归来的注意。
  
      仔细看去,沿街的店铺前,不知道为什么,围了一大圈人,一阵阵激烈的怒喝声,远远的就可以听到。
  
      最让燕归来在意的是,在纷杂的喧闹声中,有两道细弱的声音,分明正是雅芙和雅馨的。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很费解,不是说……去石桥下的涵洞等他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疑惑间,燕归来抗着包裹,一路挤进了人群,出现在了人群的最前方。
  
      放眼看去,那是一个贩卖肉包子的店铺。
  
      店铺靠近街边的位置,摆着一张方桌,桌子上摆着一个篾条筐,筐里装着又白又香的肉包子,一阵阵肉香,让人口水直流。
  
      此时此刻,雅芙和雅馨面红耳赤的站在那里,在她们的面前,一个身高和她们差不多,但是身材却粗壮了两三倍的龌龊中年男人,正眯着眼睛,大声的叱喝着。在所有人围观下,那龌龊的胖老板指着两个女孩道:“刚才这两个丫头,就站在我的大筐前,一脸的馋样,没曾想,一转身的功夫,我就少了四个肉包子,你们看……她们手里,不还一人抓着一个咬过的包
  
      子吗?”
  
      面对胖老板的话,雅芙怒声道:“你撒谎……我们刚才只是路过,是你叫我们过来,说是看我们可怜,送我们一个包子吃。”
  
      嗤笑一声,那龌龊的胖老板道:“开什么玩笑?你去这条街上打听一下,我什么时候大方过,就算我亲老子来,买包子也要花钱!”
  
      说话间,那龌龊的胖老板嘿嘿一笑道:“而且……我可是少了四个包子,我怀疑……你们把包子藏进怀里了,不然的话……小小的年纪,胸前怎么会那么鼓!”
  
      听到龌龊胖老板的话,两姐妹是又羞又怒,却又不知道如何争辩。
  
      可是周围的观众,却非常的冷漠,一阵阵起哄声中,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助威下,龌龊的胖老板猛的瞪大了眼睛,怒声道:“现在,我怀疑你们把包子藏进了怀里,所以……立刻脱掉衣服,让我检查一下。”
  
      脱!脱!脱……
  
      听到龌龊胖老板的话,周围的观众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瞪大了双眼,异口同声的吼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气势惊人到了极点。
  
      此时,雅芙和雅馨气的浑身颤抖。
  
      事实上,在场的人心里都明镜似的,这两个小女孩的怀里,怎么可能揣下包子?人家胸鼓,那只说明发育好。
  
      不过时到现在,谁还关心这些,谁还在意真相?没什么比看热闹更重要的了。
  
      换了是普通的百姓,那龌龊的胖老板即便真的丢了包子,也绝不敢如此胡作非为。
  
      可是谁让这两个女孩,一看就是贫民窟出来的流浪儿童呢,不欺负白不欺负,欺负了也是白欺负。
  
      面对这样的一幕,燕归来简直气炸了肚皮。
  
      “这么一群大男人,欺负两个女孩子,有意思吗?”  燕归来排众而出,怒声道。
  
      燕哥哥……
  
      听到燕归来的声音,两个女孩顿时跑了过来,一左一右,紧紧的抱着燕归来的胳膊,娇躯瑟瑟的颤抖着。
  
      看着挺身而出的燕归来,那龌龊的胖老板虎起脸来,看着楚红齿白,衣衫干净的燕归来,有点迟疑不定。
  
      贫民窟出来的流浪儿,都是面黄肌瘦,而且极度的自卑,极度的不自信,即便被呵斥,甚至是责打,也只会像一条夹着尾巴的狗一般,绝不敢反抗的。
  
      因此,欺负这些流浪儿,胖老板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和担心,即便巡哨来了,也不会和他较真,毕竟……他可是交税的商户,对整个城市是有贡献的。
  
      不过,眼前这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就不一样了,贫民窟可出不了这样的人,不说别的,单是他那自信和傲然的神色,便绝不是贫民窟的流浪儿所能有的。
  
      咳咳……
  
      轻轻咳嗽了两声,那龌龊的胖老板低声道:“这两个丫头,偷了我的包子,难道还不允许我抓贼了吗?”
  
      偷了你的包子?
  
      嘲弄的一笑,燕归来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两个包子是你的?”
  
      面对燕归来的话,那胖老板愕然一愣,随即道:“废话,这还用证明吗?这包子馅料可是我们独家配方,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份出来!”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继续道:“那么,你怎么证明,这两个包子,不是你送给她们,而是她们偷的?”
  
      嘿嘿嘿……
  
      见到燕归来试图和他讲理,那龌龊的胖老板不由阴沉的笑了起来。
  
      混迹市井这么多年,他最不怕的,就是讲理……
  
      双臂抱于胸前,那胖老板傲然道:“你去打听一下,我什么时候白送过任何人包子吃?即便我亲爹亲娘,要吃我的包子也要给钱!”
  
      对……这个老扣,那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他老爹就是被活活饿死的……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燕归来眉头皱的更深了。
  
      看着燕归来的样子,那胖老板得意的道:“现在,我已经证明了,这包子就是我家的,而且……我也绝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不可能白送包子给谁吃。”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道:“好吧,那么接下来,你如何能证明,她们俩没有付钱?”
  
      什么!你这……
  
      面对燕归来的话,那胖老板先是一愣,随即道:“两个流浪儿而已,身上怎么可能有钱?”
  
      嘲弄的一笑,燕归来道:“那你如何能证明,她们是流浪儿,如何能证明,她们身上没有钱?你说来听听……”
  
      我!这!你……
  
      原以为,燕归来提的问题,都是在自寻死路,可是随着燕归来的追问,那胖老板却发现,这家伙纯粹是挖了个坑,引着自己跳下来啊。
  
      事实便是如此,他根本无法证明两个女孩没给钱,也无法证明她们是流浪儿,更无法证明,她们身上没钱。
  
      虽然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女孩就是流浪儿,就是没给钱,而且身上就是没钱,可是要说证据,这哪可能有什么证据?
  
      喧闹声中,围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终于……这边的响动,惊动了巡哨。
  
      很快,一小队巡哨赶了过来,远远的,便怒喝道:“都围着干嘛,散开……都给我散开,不要堵住街道,听到没有!”
  
      很快,一个小队,一共十二名巡哨,排开人群,走到了人群中间。
  
      环顾一周,巡哨小队的队长刚打算开口说话,眼角一抽之间,却猛的瞥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这……这家伙怎么跑这来了?这个巡哨小队不是别的,正是刚才……追捕燕归来的那个巡哨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