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49章 以牙还牙.
    入目所见,三个香炉中,两个从其他店铺搬来的香炉,内部一团污糟,香炉的底部,留下了大量硬结的香灰,不用铲子去铲的话,根本就扣不下来。
  
      而饭馆胖老板家的那个香炉,整个香炉壁上,却光滑整洁,一丝香灰都没有沾上。
  
      看着光洁如新的香炉内壁,胖老板的汗水瞬间就下来了。
  
      看着胖老板汗流浃背的样子,燕归来不由的冷冷一笑。
  
      香灰就是香燃烧后留下的灰烬,而香本身是由草木制造而成的。
  
      刚才,在燕归来的木系能量的震荡下,香炉内的香灰瞬间被震散,彻底的和金属制成的香炉壁分离了开来。
  
      因此,胖老板家的香炉的内壁,是不会附着香灰的。
  
      冷冷一笑之间,燕归来道:“各位家里,供奉神龛的人,相信也不少,我相信……大家都清理过香炉,现在大家回想一下,一个用了几十年的香炉的内壁,该是这样的吗?”
  
      断然摇了摇头,就算家里没有供奉神龛,没有香炉的人也知道,常年累月之下,那香灰肯定会凝结在香炉的内壁上,怎么可能如此光洁。
  
      惊慌之下,那胖老板急声道:“不是……昨天晚上,我闲来无事,把这香炉给洗了洗,所以不沾香灰,也很正常吧!”
  
      昨天晚上?
  
      听到胖老板的话,人群中……顿时传来了疑问声。
  
      听到这道疑问声,那巡哨队长敏锐的转过头,指着一个人道:“你!出来……你刚才为什么会发出疑问声?”
  
      面对巡哨队长的询问,一个干瘪瘦小的中年人站了出来,拘谨的道:“这个……昨天晚上,这家伙去怡红楼了,根本不在家!”
  
      听到这句话,那胖老板急声道:“我记错了,应该是前天晚上,对……就是前天晚上。”
  
      无奈的摇了摇头,燕归来道:“你先别急着解释,现在……请队长大人仔细看一看,这真的是香炉吗?”
  
      说话间,燕归来捧起了香炉,指着香炉内壁上,那虽然不太明显,但仔细看,却一目了然的阵符和道纹,展示给巡哨队长看。
  
      恩?这……
  
      看着香炉内壁上那密密麻麻的阵符线路,以及一枚枚漩涡状的道纹,巡哨队长刚开始还没认出来,不过在燕归来的指点下,看了好一会,却终于看出了一丝端倪。
  
      如果不是凑到眼前仔细看,那密密麻麻的阵符线路,真的就好像是自然的金属纹理。
  
      可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纹理绝非自然摩擦形成的,而是有来龙有去脉,按照一定的规则和顺序排列和分布的。
  
      我来看一看吧……
  
      就在巡哨队长犹豫不定,无法确认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人群分处,一个胡须和眉头尽皆花白的老者,迈步走了过来。
  
      看到这苍老的身影,那巡哨队长顿时肃然起敬,恭敬的弯下腰,仰慕的道:“原来是柴大师来了,您请……”
  
      嗯……
  
      点了点头,那柴大师也没有客气,走到了那个香炉旁,轻轻将香炉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只看了几眼,那柴大师便猛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敢怠慢,柴大师指诀掐动之间,一连将几道能量,打入了那香炉之中,下一刻……一道青绿色的火焰,在那香炉中升腾而起。
  
      微笑着看着那个香炉,柴大师道:“这哪是什么香炉啊,真的是胡闹……这分明是一个王器级的丹炉嘛!”
  
      啪!
  
      听到柴大师的话,燕归来顿时亮起了眼睛。
  
      要说,他虽然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确定这香炉不是凡品。
  
      但是真的说起来,他其实也不知道这香炉是什么,更不知道其位列几品。
  
      耸了耸肩膀,燕归来道:“没错……这就是一尊丹炉,是我送给这两个丫头,拿去卖钱,以维持生计的。”
  
      面对燕归来的话,那胖老板又气有急,怒声道:“胡说!你这是栽赃陷害……这香炉是我的!是我的……”
  
      瞥了那胖老板一眼,柴大师道:“这不是香炉,虽然形状上很相似,但是这却是一尊王器级的丹炉。”
  
      说话间,柴大师转过头,看着燕归来道:“这位小友,既然你要卖这尊香炉,不知道……可不可以卖给老朽?”
  
      疑惑的看了看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燕归来道:“这只是一个低等丹炉,您老要来何用?”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那柴大师摇头道:“自从东部诸州陷落之后,不但炼丹传承断绝,而且各种珍贵的高级丹炉,也都失落了……”
  
      叹息一声,柴大师继续道:“如今,我的很多学生,都只能是十几个人,共用一个丹炉,难啊……”
  
      听到柴大师的话,燕归来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老者,竟然是青木学府的导师。
  
      思索间,燕归来道:“没问题,既然您需要,那就卖您好了,反正也不是我的,价钱你看着给就好。”
  
      燕归来的话声刚落,那胖老板顿时亮起了眼睛,指着燕归来道:“大家听到了吗?大家听到了吗?他刚才说,反正香炉也不是他的!”
  
      尴尬的闭上了嘴巴,确实……刚才燕归来一个不小心,说露嘴了。
  
      不过很快,燕归来便哈哈笑着道:“你还挣扎什么呢?这香炉虽然原本是我的,可是已经被我送给雅芙和雅馨了,当然就不是我的了,有什么问题!”
  
      点了点头,柴大师赞叹的道:“确实,东西既然送了出去,那就是别人的了,小友高风亮节,老朽佩服。”
  
      说话间,柴大师探手入怀,取出了一张金票,微笑着道:“这里是黄金万两,应该符合这个丹炉的市场价格,你看……”
  
      随手接过金票,燕归来随手塞进了雅芙的手中,微笑着对柴大师道:“我说了,价格您看着给,就算您只给一千,我也绝无二话!”
  
      畅快的拍了拍燕归来的肩膀,柴大师道:“那就多谢小友了。”
  
      摆了摆手,燕归来转头朝巡哨队长看去,开口道:“好了,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或者说……你真的相信,他昨天晚上清洗过香炉吗?”
  
      断然摇了摇头,巡哨队长道:“时到如今,已经没有疑问了,就算他昨天晚上清洗过香炉,你又怎么可能知道,而且……事实证明,他昨天晚上根本不在家。”
  
      听到巡哨队长的话,那胖老板顿时惊慌了起来,一旦确定罪名,那么这桩涉及到上万两黄金的案件,可非同小可,就算不把牢底坐穿,怕也要坐个几十年大牢。惊慌间,胖老板急声道:“不!不……我承认那两个包子,确实我送给她们吃的,我只是想逗逗她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