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50章 胸怀坦荡
    冷冷的看着胖老板,巡哨队长严肃的道:“对不起,由于你曾经试图用谎言欺骗巡哨,所以你的一切证词,将终生不被采信。”
  
      说话间,巡哨队长朝楚行云看去,继续道:“而这位先生,不但准确的知道香炉里的香灰必然不会黏连,而且还准确的知道,这不是香炉,因此……他的证据更可信。”
  
      听到巡哨队长的话,那胖老板哆嗦着一脸的肥肉,大声道:“不行,你们不能这么诬陷我,我不服……那一万两黄金,应该是我的!”
  
      嘲弄的一笑,燕归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怎么样对别人,别人就会怎么样对你,所以……认栽吧,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听到燕归来的话,那胖老板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着燕归来,对着巡哨队长道:“你听到了吗?他这就是在伺机报复我,我承认我刚才确实诬陷了那两个女孩,但是现在……他也是在诬陷我!”
  
      皱了皱眉头,那巡哨队长看着燕归来道:“怎么回事,你刚才的话……”
  
      面对巡哨队长的质疑,燕归来无辜的摊了摊手道:“我说的话有问题吗?这畜牲不如的家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父亲饿死而不肯赡养,难道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吗?”
  
      长吸了口气,巡哨队长苦笑着道:“确实,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你能不能少说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耸了耸肩膀,燕归来道:“我胸怀坦荡,有什么不可说的,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畏畏缩缩,谨小慎微。”
  
      嗯嗯嗯……
  
      听到燕归来的话,那须发皆白的柴大师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小友这句话,说到了根上,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既然行得正,坐得端,什么话不可说得?”
  
      说话间,柴大师朝那胖老板看了过去,冷声道:“至于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竟然活活饿死自己的老父亲,真正是不为人子……”
  
      柴大师的一席话,顿时引得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就是就是……这家伙饿死了自己的老父亲,不仅仅不以为耻,反而以此为荣,得空便在那里炫耀,真的是不为人子。
  
      转过头,柴大师对着燕归来道:“小友,说实在的,刚才买你的丹炉,我是占了点便宜的,如此……我请你喝两杯,你看可好?”
  
      面对柴大师的邀请,燕归来哈哈一笑道;“喝两杯没问题,不过我来请您吧,走……”
  
      说话间,燕归来和柴大师,这一老一少,不再理会那胖老板,带着雅芙和雅馨,转身走出了人群……
  
      目送一行人远去,巡哨队长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如今,他已经明白燕归来那几句歧义丛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燕归来就是借机告诉他,别管这案件是真是假,这样的恶人,都应该受到制裁。
  
      一个活活饿死自己老父亲的人渣,留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是祸害。
  
      以前是没有理由去制他,毕竟……巡哨是要遵守律法的,是要按照律法的规则行事的。
  
      现在既然有了理由,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你别管是不是诬陷,反正一切的人证物证,都已经齐备了,你办还是不办?
  
      所谓言者有心,听者有意……这一席话,燕归来其实承认了自己就是在诬陷他,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是谁引起的呢?
  
      没错,若不是这胖老板,诬陷雅芙和雅馨姐妹偷窃,而且还要当众剥去她们的衣服去检查,燕归来又如何会对他出手?
  
      如果两个女孩子,被当众剥掉衣服,那是多大的耻辱,这让她们还如何继续活下去?
  
      虽然在律法上,这并不是什么重罪,毕竟是小偷嘛,羞辱一番,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却足以彻底的毁掉这两个女孩,毁了她们的一生。
  
      所谓律法不外呼人情,虽然明知道,这个案件,很可能是燕归来在诬陷胖老板,毕竟……这里面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不过,正如燕归来所要表达的那样,你别管是不是诬陷,总之……这样的人渣,该不该治?要不要治!
  
      只稍一沉吟,那巡哨队长便猛的咬紧了牙关,大声道:“还愣着做什么,把他给我拿下,压回总部,等候发落!”
  
      随着巡哨队长的一声令下,两个巡哨大步迈了出来,一把扭住胖老板的双臂。
  
      “不!我不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冤枉的!”面对与此,那胖老板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可惜的是,那巡哨队长,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今天就是要办了他。
  
      而且,巡哨队长也知道,燕归来的意图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他就是要治一治这样的人,如果巡哨队长不肯的话,那继续查下去好了,反正燕归来这边,没有任何把柄可抓。
  
      这个案件,已经被燕归来做成了铁案,人证物证俱全,无论怎么查,只要燕归来不松口,那么任何人都翻不了案。
  
      一路走去,那柴大师上下打量着燕归来,双眼微微的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行不多远,燕归来在一处米行前停了下来,从雅芙手中取过那张金票,递给了米行的老板道:“把这些钱,全部兑换成粮食,送去贫民窟,每家每户,都发放一些。”
  
      接过那张金票,米行老板开始还没太在意,不过……当他看清楚,那张金票上的数额时,顿时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自一百年前起,人族的货币,便逐渐从灵石,转换为黄金和白银。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灵石是人族最重要的战略资源,要用来制作魔灵火箭,不适合继续用来做货币了,因此……时到现在,灵石已经不是流通货币了。
  
      苦笑着看着燕归来,米行老板道:“万两黄金,这真的太多了……我们一时之间,也凑不出这么多粟米,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分发……”
  
      摆了摆手,燕归来道:“这不要紧,钱先放在这里,我会安排贫民来领取,到时候你做好帐,未来一个月内,你只要发放一万金币的粟米,就可以了。”
  
      面对这样的好事,那米行老板当然不可能拒绝了,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满意的点了点头,燕归来和柴大师,以及雅芙和雅馨,继续前行,一路抵达了石桥下,走进了一个凉亭里。
  
      轻轻将包裹放在凉亭中间的石桌上,燕归来所谓的请客,其实就是请柴大师,一起品尝烈火战神尤宰,亲手烹制的美味佳肴。
  
      深深的看着燕归来,那柴大师迟疑了好半天,这才开口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那些钱……”
  
      面对柴大师的询问,燕归来哈哈一笑道:“我也不瞒你,事实上……那香炉,就是那个胖老板的,他没有撒谎,我确实是在诬陷他!”
  
      听到燕归来的话,那柴大师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笑呵呵的道:“其实……那家的包子确实很香,我经常去吃,那个香炉,我以前见过,我也知道你是在诬陷他,不过这和你将那些钱……”
  
      听到柴大师的话,燕归来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既然他诬陷我的朋友,还要当众剥她们的衣服,彻底毁了她们,那我便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怎么……不可以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柴大师道:“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不然我又怎么可能站出来配合你,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不留下那些钱自己用?”
  
      面对柴大师的询问,燕归来不由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柴大师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于人无益,为君子所不耻,我就算饿死,也绝不会花那些钱!”
  
      听到燕归来的一席话,柴大师不由的肃然起敬。雅芙和雅馨,看向燕归来的目光,也是异彩涟涟,脸上尽是崇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