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51章 柴柏生
    打开了包裹,取出了各种美味糕点和美食,以及一小壶醇香的佳酿。
  
      在燕归来的热情招待下,柴大师虽然没能喝个尽兴,但是不得不说,那些糕点和美食,却吃的他心满意足,差点把舌头都吞进了肚子里。
  
      吃饱喝足之后,柴大师尽兴而归,雅芙和雅馨,更是吃的满脸欢心,满足无比。
  
      叱喝完毕,两个女孩疑惑的朝燕归来看去,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
  
      其实燕归来也没什么好想法,沉吟再三,还是选择和两个女孩回破庙去。
  
      虽然破庙又脏又乱,但好歹可以遮风挡雨,有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
  
      一路赶回破庙,燕归来也闲不住,迅速开始忙碌了起来。
  
      先是将破庙内的茅草以及杂物全部清理出去,随后去旁边的树林边,割了一些新的茅草回来,用来铺床。..
  
      随后,找来水桶,从不远处的池塘里取水,冲洗着破庙的地面。
  
      原本,那泥泞不堪的地面,在燕归来的不断冲洗下,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一直以来,雅芙和雅馨,都以为这地面只是泥土的,可是在燕归来的冲洗下,两个小姐妹才发现,这地面上,分明铺着一块块光滑整齐的地砖。
  
      燕归来忙碌间,完全感觉不到累,反而是越忙越精神。
  
      将破庙内的所有杂物清理出去之后,燕归来从旁边的小树林内砍伐了几根树干,为两个小姐妹,重新间壁了一间闺房。
  
      最让雅芙和雅馨开心的是,那闺房内,燕归来架起了一个大大的木床,她们实在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睡过床了。
  
      就在燕归来忙碌间,远远的……一栋高大的建筑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赞叹的抚着自己的胡须,叹息着连连点头。
  
      这个白发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柴大师。
  
      柴大师本名为柴柏生,是青木学府的总教习,是叶灵麾下,最重要的左右膀臂。
  
      今天发生的一幕,柴柏生是从头看到尾的,他甚至看到了,那个胖老板,笑眯眯的送给两个女孩子包子吃。
  
      事实上,那胖老板笑眯眯的送给两个女孩子包子吃时,柴大师就在斜对面的茶楼二楼,悠闲的品着茶,那庞大是看不到他,但他却可以将一切尽收眼底。
  
      原本,柴大师柴柏生,完全可以站出来,痛斥一番,直接惩罚那个胖老板,他有这样的权势和能力。
  
      可是柴大师没打算这么做,他只是想看看,如今,这个世界的人类,到底堕落到什么程度了,是否有人能站出来,主持公道,维持正义!
  
      然而,让柴大师失望的是,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凑过来,但是却并没有人站出来帮助那两个女孩。
  
      没有人帮她们也就算了,可是最过分的是,所有人竟然都助纣为虐的站在了胖老板的一边,起哄要两个女孩子脱衣服检查,这到底怎么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会彻底毁了那两个女孩子吗?
  
      好在,就在柴大师要站出来的时候,燕归来出现了,随后发生的一切,柴大师很清楚,那燕归来纯属胡说八道。
  
      要知道,柴大师可是亲眼看着胖老板送包子,那两个女孩,自始至终,也没掏出过任何钱财,更别提那么大的一个香炉了。
  
      不过,虽然明知道燕归来说的都是假的,他就是在诬陷那个胖老板,可是柴大师却没有试图戳穿他,而且默认了一切的发生。
  
      甚至于,柴大师还主动站了出来,隐隐之间,还在帮着燕归来,呵斥那个胖老板。
  
      不是柴大师不够正气,……正如燕归来话里隐藏的那个态度,就算这件事是诬陷,可是类似胖老板这样的人,应该受到惩罚!
  
      看着燕归来,带着两个小姐妹回到了破庙里,柴大师满意的连连点头,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急公好义之人,道德并没有彻底沦丧。
  
      最让柴大师钦佩的是,燕归来和这对小姐妹,明明穷的都揭不开锅了,却毅然决然的,将金币全部捐献出去,不取不义之财!
  
      有心接济一下这三个小朋友,可是柴大师知道,以他们的心劲,是不可能随便接受的。
  
      所谓,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这样的风骨,由不得柴大师不景仰万分。
  
      叹息一声,柴大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另一边,燕归来将整个庙堂打扫干净之后,一头钻进了小树林中。
  
      之前逃跑的时候,一路上……燕归来看到了很多野果和浆果,最重要的是,他还发现了一小丛血脉草。
  
      血脉草是一种青绿色的小草,形如韭菜,之所以名为血脉草,是因为那又长又窄的草叶上,分布着血红色的叶脉。
  
      这血脉草,虽然只是一品灵药,但是事实上,却是基础灵材之一,大多数一到六品的丹药,都要用到这血脉草。
  
      六品丹药,对应的是涅槃境,可以说……涅槃境之前,都是对躯体的开发和运用,而这血脉草,正是淬炼躯体最基础的灵草。
  
      一路奔跑间,燕归来很快便找到了那一小丛血脉草,仔细数了数,竟然有上百颗,这次可发达了。
  
      二话不说,燕归来迅速的弯下腰,开始采集了起来。
  
      这血脉草,有功效的仅仅是叶片而已,因此……换了是其他人,肯定直接用镰刀收割,三两下便收割完毕了。
  
      可是燕归来却不会如此鲁莽,这血脉草的根,虽然没有什么药效,但是只要将草根挖走,妥善栽培,就可以生长出新的血脉草。
  
      只要方法得当,这血脉草就可以像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的生长,一茬接一茬的收割。
  
      至于该用什么方法,如何处理,燕归来虽然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从来没有人告诉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的手,接触到这些血脉草时,自然就了解了一切。
  
      就好比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孩,没有任何的记忆,也不需要任何人去教,刚一出生,就会喝奶,这是一种本能。
  
      小心翼翼的将所有血脉草连根挖起,捆成一小捆之后,燕归来原路返回。
  
      一路在丛林里穿插,再次出现时,已经进入闹市区了。
  
      分辨了一下方向,燕归来很快便找到了一家药铺,抱着血脉草,大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