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52章 血脉草
    刚一进门,燕归来便不由的一愣,放眼看去,须发皆白的柴大师,竟然也在药铺之内。
  
      看到燕归来,拎着一小捆血脉草进来,柴大师不由的一愣,没想到……刚分别这么一会,便又见到了他。
  
      好奇的看着燕归来怀中的血脉草,柴大师笑着道:“小友,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你是从哪里,找到这许多血脉草的!”
  
      见到了柴大师,燕归来也很开心,微笑着道:“就在后面的树林里,你看……这些血脉草品相如何?”
  
      走到燕归来的面前,看着那一小捆血脉草,柴大师点头道:“不错不错,这些血脉草茎叶完整,非常不错……怎么,你是想卖给我们药铺吗?”
  
      我们药铺?
  
      听到柴大师的话,燕归来不由的一愣,好奇的道:“怎么,柴大师不是青木学府的导师吗?怎么又成了药铺老板了!”
  
      微笑着摇了摇头,柴大师道:“没错,我确实是请木学府的导师,这家药铺,是我老伴开设的。”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轻轻将那一小捆血脉草放在了柜台上,微笑着对柜台内,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美妇道:“你看,这些血脉草,能卖多少钱?”
  
      看了看那些血脉草,那中年美妇仔细分辨了一下,随后微笑着道:“这里一共是一百二十七根血脉草,作为最基础的一品灵草,每根的价格为一两白银,一共是一百二十七两白银。”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怎么……一品灵草的价格这么便宜吗?”
  
      无奈的看了燕归来一眼,柴大师苦笑着道:“一两白银可以兑换一百铜子,那胖老板的大肉包子,一个不过十铜子而已,一两白银可以买十个大肉包子。”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一个破香炉,就能卖万两黄金,怎么……”
  
      不等燕归来把话说完,柴大师便急忙打断了他,急声道:“帐可不是这么算的,那香炉可不普通,是由黄金混杂着紫铜炼制而成的,光材料就价值五千两黄金!”..
  
      柴大师的话声刚落,那中年美妇笑着接口道;“放心吧孩子,我们老两口,开这个药铺,也不为挣钱,只是为了找点事做,不会坑你的。”
  
      没好气的瞪了燕归来一眼,柴大师道:“一万两黄金,可以兑换一百万两白银,一亿铜子,如果用来买肉包子的话,可以买一千万个。”
  
      一千万个大肉包子!
  
      听到柴大师的话,燕归来猛的瞪大了双眼,喃喃的道:“这么多包子,足够贫民窟里的十万贫民,吃一个月了!”
  
      无奈的看着燕归来,那中年美妇道:“那肉包子,富裕人家尚且不能经常吃,贫民窟里那些随时都有可能饿死的人,怎么可能天天以肉包子为食?”
  
      点了点头,柴大师道:“没错,一个铜子可以买一斤糙米,上千万斤糙米,混杂上野菜,足够贫民窟里的十万贫民,吃上三个月!”
  
      摆了摆手,燕归来道:“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人,对于那些有手有脚,四肢健全的成年人,就算饿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管的。”
  
      点了点头,柴大师道:“确实,救穷不救懒,明明有手有脚,却懒得出力去挣钱的人,即便饿死了,也不值得可怜。”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燕归来道:“那万两黄金虽然是不义之财,但我也绝不会乱花,只有四种人,才有资格享用。”
  
      哦?
  
      好奇的看了看燕归来,柴大师轻抚着花白的胡须道:“我倒是很好奇,到底哪四种人,有资格享用这万两黄金?”
  
      连思索都不需要,燕归来道:“很简单啊,不管是不是贫民窟里的人,只要是老幼病残,就都可以随意享用这万两黄金,即便顿顿肉包子,也无所谓啊。”
  
      老幼病残!
  
      听到燕归来的话,柴大师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很显然,这四种人,都是没有,或者已经失去了谋生能力的人,如果不靠他人帮助,是很难靠一己之力,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
  
      “孩子……你!你是怎么想到,不帮助那健全之人,而选择帮助这四种人的?”柜台内,那中年美妇惊呼出声道。
  
      耸了耸肩膀,燕归来道:“我理想中的世界,本应如此……”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听到燕归来这一席话,柴大师和那中年美妇,顿时亮起了眼睛。
  
      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是啊,一个善良的,有人性的健全社会,本该如此……
  
      看着柴大师,以及他的老伴,燕归来道:“那些四肢健全的壮年人,想享用这一万金也可以,但是他们必须付出劳动,来换取一切,这就是所谓的壮有所用!”
  
      慈爱的看着燕归来,中年美妇道:“孩子,你今年多大了,你的父母在哪里?”
  
      面对中年美妇的询问,燕归来不由的摇了摇头,目光中满是迷茫。
  
      皱紧了眉头,燕归来道:“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也不知道父母在哪里,甚至于……我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
  
      听到燕归来的话,柴大师不由愕然一愣,猜测道:“这么说,你是……失忆了?”
  
      苦笑着点了点头,燕归来也没有隐瞒,将最近的一切,都讲述了出来,除了梦中的大蟒蛇外,没有丝毫的隐瞒。
  
      之所以突刺推心置腹,掏心掏肺,是因为燕归来的感觉告诉他,这对老夫妇,对他绝无恶意,反而十分喜爱他。
  
      听着燕归来的讲述,那美妇不由的泪湿眼眶,怜惜的看着燕归来道:“可怜的孩子,真的太可怜了,不要怕……虽然你记不得自己的父母了,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妈妈,柴柏生,就是你的……”
  
      住口!
  
      听到老伴的话,那柴大师猛的开口道:“小兄弟,乃是品行高洁之人,岂可如此……”
  
      虽然,那柴大师说的疾言厉色,可是他的表情和目光,却出卖了他,很显然……他也很想收养燕归来这样优秀的孩子。
  
      无言的看着柴大师,燕归来一脸的无奈。
  
      我拿你柴柏生当哥们,当兄弟,请你喝酒,吃菜,你却想我当你儿子!
  
      无奈的摇了摇头,燕归来道:“不是,你们想要孩子,那自己生啊,干嘛收我当儿子啊!”
  
      自己生?
  
      听到燕归来的话,柴柏生和他的老板对望了一眼,面上的表情愁苦无比。
  
      苦笑着摇了摇头,柴柏生道:“说来惭愧,老朽无能,并无生育之能。”
  
      听到柴大师的话,那中年美妇急忙摇头道:“别听他瞎说,原因在我……”
  
      叹息一声,那中年美妇讲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