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54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换了是今天以前,东方佳妍才不会陪着一个小孩子胡闹呢。
  
      可是今天不同……
  
      一来,燕归来已经证明,他确实能祛除焚天妖焰,如此一来,她的命就有的救了,重获新生之下,她真的太开心了。
  
      二来,一旦焚天妖焰被祛除,她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太重要了,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真的是不完整的。
  
      三来,她也确实不认为自己很老,之所以穿着如此老气,朴素,正如燕归来所说的那样,纯粹是不想招蜂引蝶。
  
      思忖之间,东方佳妍嫣然一笑,看了柴柏生一眼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换一换装束,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人老珠黄了。”
  
      说话间,佳妍转过身,进入了药铺的后门,去更换装束去了。
  
      目送东方佳妍转身离开,燕归来不由扭过头来,看着柴大师道:“真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追上佳妍姐姐的,连哄女孩子开心都不会。”
  
      没好气的瞪了燕归来一眼,柴大师道:“怎么……你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吗?不过我要告诉你,对待女孩子,是要用真心的!不然的话……你永远也得不到真爱!”
  
      真……真爱!
  
      我……永远也得不到真爱吗?
  
      听到柴大师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燕归来只感觉心脏剧烈的抽痛了起来,一张冰冷的,绝情的俏脸,不等他看清楚,便一闪而逝。
  
      随后,一张凄美哀伤的面孔,瞬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然后又瞬间消失不见。
  
      一股无比哀伤和凄凉的感觉,不由的升上了心头,不知不觉之间,燕归来已经是泪流满面。
  
      愕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燕归来一脸的茫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心会这么痛?为什么……他的心,会如此的哀伤……
  
      还有,那两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看不清她们的面孔。
  
      无尽的哀伤中,一道门帘声响中,一道娇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回事?柴柏生!你是不是欺负他了!”
  
      听到这道声音,燕归来擦了擦泪水,抬起头来,朝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
  
      入目所见,燕归来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明知道,东方佳妍根本就不老,可是……燕归来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一旦换上少女装束,她会如此的年轻。
  
      说是二八少女,那绝对是夸张了,可是双十年华,却绝对不过分。
  
      虽然没有少女的青涩和稚嫩,但是一眼看去,东方佳妍,根本就是一个双十年华的新婚少妇,美艳动人到了极点!
  
      最重要的是,她不但拥有着美丽的外在,更拥有着成熟稳重,温文尔雅的内在美,悄然伫立在那里,自有一股绝代风华。
  
      呆呆的看着东方佳妍,柴柏生彻底的目瞪口呆。
  
      看着面前的佳妍,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
  
      那时,她就是这般美丽,不……确切的说,现在的她,远比当初更加的美丽。
  
      看着柴柏生目瞪口呆的样子,燕归来摇了摇头道:“可惜!真的是可惜了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听到燕归来的话,柴柏生顿时瞪大了眼睛,怒声道:“你小子给我闭嘴,想当年……我柴柏生,那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之人,嘿嘿……”
  
      耸了耸肩膀,因为刚才突如其来的哀伤情绪,燕归来的兴致已经不高了,因此……燕归来摇头道:“算了,你们两口子的事,我也不适合插说,赶紧的……把帐给我算了,我要回家了!”
  
      回家?
  
      听到燕归来的话,兴致刚起的佳妍显然并不想放他走,开口道:“回什么家,你不是叫我佳妍姐姐吗?从今天起,你住在这里就好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嗯嗯……
  
      点了点头,柴柏生赞同的道:“不仅仅是你,你可以把雅芙和雅馨带过来,我们夫妇,收她们做干女儿,你看……”
  
      不等柴大师把话说完,燕归来便白了白眼睛道:“我说过了,想要孩子,你们自己生,干嘛总想收别人当儿子女儿啊。”
  
      面对燕归来的话,柴柏生不由的无语。
  
      想收燕归来当义子,纯粹是因为喜欢和欣赏,他们是真的很想有这样的一个儿子。
  
      至于雅芙和雅馨,那纯粹就是报恩了,不然的话……以他们夫妻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轻易的收人做义子义女的?
  
      看着柴柏生和东方佳妍,燕归来道:“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交情归交情,我住在你们这里,就不合适了。”..
  
      摆了摆手,燕归来道:“所谓,相见易得好,久住难为人,我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废话少说,赶快结账,我要走了……”
  
      无奈的看了燕归来一眼,东方佳妍拉开抽屉,直接拿了十个大金锭,摆在了柜台上,朝燕归来推了过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燕归来道:“都说了君子之交淡如水了,你这又是几个意思?”
  
      面对燕归来的责问,东方佳妍道:“这个钱,你必须收下,毕竟……你帮我……”
  
      摇了摇头,燕归来道:“我不是医生,怎么能收诊金,更何况……要真收诊金的话,你这些又怎么够?你的一条命,你们一家的幸福,就值十个金锭吗?”
  
      这……
  
      面对燕归来的话,东方佳妍顿时无语了,是啊……若不是彼此相识,为了治病,即便倾家荡产,那也在所不惜啊。
  
      钱没了还可以挣,可是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深深的看着柴柏生和东方佳妍,燕归来道:“既然你们叫我小兄弟,我便认了你们两个朋友,作为朋友……能帮的我都会帮,不会收取任何的回报,这是我的为人准则。”
  
      顿了顿,燕归来继续道:“挟恩图报不是我的风格,比如雅芙和雅馨,我救了她们几命了,用你们的逻辑判断,她们该怎么还?”
  
      长长的叹息一声,柴大师赞叹的道:“我明白了,作为兄弟,作为朋友,不需要算的那么清楚,现在你有能力,所以你帮了我们,等将来我们有能力时,也可以帮你……”
  
      点了点头,燕归来笑着道:“是啊,朋友不就是守望相助吗?好了……理你们都懂,我懒的和你们说,赶紧点结账啊!”
  
      无奈之下,东方佳妍只好收起十个大金锭,一五一十的,数出一百二十七两白银,交给了燕归来。
  
      满意的将银两揣进怀里,燕归来道:“这就对了嘛,好了……我得回去了,不然雅芙和雅馨该担心我了。”
  
      等等!
  
      见到燕归来要走,东方佳妍叫住了他,转过身,朝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