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59章 虚空法身
面对燕归来的询问,一只小猫娘弱弱的道:“其实也没什么了,我们这个种族,拥有血遁之术,一旦遭遇致命伤害,便会自动触发。”
  
  点了点头,另一只猫娘接口道:“没错,其实我们只有一条命,但是必须连续杀死我们九次,才可以真正杀死我们。”
  
  赞叹的看着三只猫娘,燕归来道:“这么说来,我就算不小心用飞剑杀了你们,你们也不会真的死掉了,是吗?”
  
  点了点头,第三只猫娘开口道:“没错,只要你别连续杀死我们九次,我们就是不会死。”
  
  兴奋的亮起了眼睛,燕归来道:“这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陪练呢,这下全解决了。”
  
  嗯嗯嗯……
  
  乖巧的点了点头,三个小猫娘跳起身来,欢快的蹦跳着道:“来来来……还等什么,我们操练起来吧!”
  
  看着三个欢蹦乱跳的猫娘,燕归来摇了摇头道:“不行,最起码今天不行,我已经很累了,现在……我要睡觉了!”
  
  听到燕归来的话,三只猫娘失望的点了点头,期待的道:“好吧,既然大王累了,那您就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再操练!”
  
  点了点头,燕归来扭动着身躯,爬回了老窝,盘曲成蛇阵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到燕归来陷入昏睡中,三只猫娘精神抖擞的朝兔娘和狐娘看去,兴奋的道:“走吧,咱们一起出去巡山吧!”
  
  巡山?
  
  面对猫娘的邀请,三只狐娘,以及三只兔娘顿时不约而同点了点头……九个小娇娘很快就蹦跳着跑出了溶洞,巡山去了。
  
  另一边……
  
  巨木城破庙之内……
  
  燕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手揉着眼睛,一手下意识朝床头伸去,试图拿起外套。
  
  可是一连触摸了好半天,燕归来却什么都没摸到。
  
  疑惑的转头看去,昨天晚上,挂在床头的衣衫,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雅芙!雅馨……我衣服呢?
  
  坐在床上,燕归来大声的吆喝了起来。
  
  听到燕归来的声音,破庙外,池塘边的雅芙和雅馨不由的对视一笑。
  
  这样的场面,真的好熟悉啊,当年……爸爸妈妈还活着的时候,这样的一幕就经常上演。
  
  轻轻将手里的衣衫递给妹妹,雅芙道:“你继续洗,我去伺候他起床,记得洗干净点啊……”
  
  乖巧的点了点头,雅馨甜笑着道:“放心吧姐姐,我一定会洗的干干净净的。”
  
  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秀发,雅芙站起身来,朝破庙走了过去。
  
  一边走,雅芙一边挽了挽秀发,一脸笑容之间,只感觉生活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期待。
  
  随着燕归来的出现,她们的安全得到了保障,最重要的是,她们的未来,有了希望。
  
  有了心爱自己,自己也心爱的人。
  
  一路进入破庙,刚一进入卧室,雅芙便看到了赤着上身,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的燕归来。
  
  捂嘴一笑之间,雅芙道:“昨天大扫除,你的衣服有点脏了,我拿出去洗了,一会晒干后,再拿给你吧。”
  
  说话间,雅芙走到床头,打开一个锦盒,打趣道:“当然,你若是着急的话,可以先穿我和妹妹的衣服。”
  
  得得得……
  
  苦笑着摆了摆手,燕归来道:“我可不穿女孩子的衣服,我还是先等等吧。”
  
  听到燕归来的话,雅芙不由的一笑,正准备开口说话时,外面……却传来了雅馨的惊叫声,随后……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
  
  一路小跑间,雅馨抓着燕归来那洗的湿淋淋的衣衫,一脸惊讶的跑进了卧室。
  
  刚一进卧室,雅馨便双眼放光的道:“你们看……燕哥哥的衣服上有字!”
  
  顺着雅馨手指的方向看去,入目所见,燕归来的衣衫内面,用银色的丝线,绣出了一行行的字迹。
  
  银光流转之间,楚行云猛的瞪大了眼睛。
  
  很显然,这些文字绝非乾坤世界的文字,可是出乎预料的是,燕归来竟然完全能看懂!
  
  仔细看去,这些字迹,记载着虚空法身的祭炼之法,可是……这虚空法身,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记载在他的衣服内层?
  
  看着文字上的记载,这虚空法身练到极限,可以身化虚空,万劫不磨,可成就无上天帝!
  
  只不过,这些文字记载的,只是虚空法身的下半部祭炼法诀,却没有上半部,这要来有何用啊?
  
  满怀疑惑之间,燕归来仔细的看了下去,终于……燕归来的眼睛猛的瞪大,连嘴巴,都惊讶的张了开来。
  
  虚空法身,无灵海,也无神府,因此……需要重宝开辟。
  
  以拥有金木水火土,五大本源能量的帝兵为根本,重铸五脏。
  
  以拥有日月两大本源能量的帝兵,再造灵海。
  
  看着这些文字,燕归来不能不惊讶,莫非……他的这副身躯,就是虚空法身的未完成品吗?
  
  要知道,但凡是人,就都有灵海和神府,可偏偏燕归来没有,这太奇怪了。
  
  最重要的是,这虚空法身的炼制方法,就记录在他的衣服内层。
  
  看着那些字迹,燕归来知道,字迹未失忆之前,很可能就是在炼制这虚空法身。
  
  至于为什么会失忆,其实也很好解释。
  
  要知道,这天神庙,就是百年前建立的,而百年前,正是天地大劫之时,人族的四大帝尊,就是那个时候陨落的。
  
  因此,燕归来推断,百年前……他可能是帝尊强者,渡劫时遭受重创,所以失忆了。
  
  这虚空法身,以及记载在衣衫内层的虚空法身炼制法诀,很可能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后手。
  
  不然的话,没那么巧合,偏偏他就没有灵海,没有神府,而那虚空法身的法诀,就记载在他的衣衫内层。
  
  不过……即便一切是真如猜测的那样,似乎也没什么用啊。
  
  看着这些记载,燕归来苦笑着连连摇头。
  
  开什么玩笑,想要炼成虚空法身,竟然需要整整七件帝兵,去重铸五脏和灵海,可现在的问题是,燕归来连件王器,都没有啊。
  
  要知道,帝兵已经很难得了,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可是要炼制这虚空法身,需要的竟然是拥有七大系本源能量的帝兵,这怎么可能!
  
  帝兵已经很罕见了,而拥有本源能量的帝兵,则更是少之有少。
  
  对于燕归来来说,拥有七件帝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更不用说,拥有七件各自拥有七系本源能量的帝兵了。
  
  对了……
  
  正摇头苦笑之间,燕归来猛的想起了什么。
  
  右手一挥之间,七件闪耀着宝光的甲片,叮当做响的落在了被褥上。
  
  这七块形状各异的甲片,散发着五彩的光芒,堆积在被褥上,一眼看去,完全看不出这是件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