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679章 君臣佐使
万年多来,人类境界最高的炼丹师,分别是九品高阶的轮回天帝,九品中阶的灵木帝尊。
  
  再往下,应该就是这九品初阶的上官千秋了吧。
  
  思索间,燕归来道:“不知道,上官先生的伤,能不能治疗?”
  
  叹息一声,上官千秋摇头道:“若是在一百年前,只要采集到足够的高级药材,炼制出九品大活络丹,我的伤还是可以治疗的,不过现在嘛……”
  
  看着上官千秋苦笑摇头,燕归来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九品大活络丹,需要的肯定是绝品药材,而且还需要九品炼丹师去炼制。
  
  可是现在,大部分土地,都被妖族占据了,妖族又不识药材,根本就收集不全。
  
  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去哪里寻找,九品炼丹师?
  
  看着燕归来失望的样子,上官千秋摇头一笑道:“你不需要失望,虽然我功力尽失,但是知识可没丢,只是无法亲自为你示范了。”
  
  嗯……
  
  “放心吧上官先生,若有朝一日,我成为九品炼丹师,一定第一时间,帮你收集药材,炼制一颗大活络丹!”燕归来坚定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上官千秋道:“等你成为九品炼丹师,我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等不及了,哎……”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怎么会?你看起来还很结实啊!”
  
  摇了摇头,上官千秋道:“百年前的大战,我伤了根本,动了元气,最多还有百年好活,而百年时间,你怎么可能成为九品炼丹师?”
  
  百年?
  
  听到上官千秋的话,燕归来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是啊,百年时间,听起来似乎很长,可是事实上,对于炼丹师来说,百年时间,不过弹指之间而已。
  
  一名九品炼丹师,没有千年的时间,是绝对不可能培养出来的,这与天分无关。
  
  炼丹师就是这样,千年成就九品炼丹师,已经是灵木帝尊那样的逆天之才,才有可能做到的了。
  
  叹息一声,燕归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不过,对于生死,上官千秋显然早已经看淡了,平和的道:“好了,时间宝贵,咱们这就找个地方,开始传授你炼丹之道吧!”
  
  点了点头,燕归来转过身,带着上官千秋,朝熊强以前居住的那栋木屋里赶了过去。
  
  进入木屋,上官千秋朝四周看了看,除了熊强以前的宝座之外,巨大的木屋内,完全没有其他的座位。
  
  正茫然之间,燕归来道:“上官先生,赶快上座啊。”
  
  啊!
  
  听到燕归来的话,上官千秋愕然道:“我坐这里的话,那你坐哪?”
  
  苦笑着摇了摇头,燕归来道:“现在,您是我的师尊,我是您的学生,当然是您上座,我在这里站着,哦不对……是趴着听了。”
  
  赞赏的看了燕归来一眼,上官千秋也不客气,走到那把巨大无比的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端坐在大的夸张的椅子上,上官千秋开口道:“炼丹之道,讲就文武阴阳,要深明其要,第一关,便是辨材识药,明其药性,定其文武阴阳!”
  
  听到上官千秋的话,燕归来不由的眼睛一亮,开口道:“上官先生,这第一关,似乎并不难,我只要一拿到药材,便可感知其药性,明了文武阴阳!”
  
  哦?
  
  听到燕归来的话,那上官千秋并没有惊讶,而是欣慰的点头道:“如此说来,那你还真的够资格做老夫的学生。”
  
  听到上官千秋的话,燕归来兴奋道:“您的意思是说,我也是一个炼丹天才吗?”
  
  “没错,所谓的炼丹天才,就是不学而会,一上手就明了药性的存在,从这一点上看,毫无疑问,放在百年前的青木学府,你足以进入天部!”上官千秋点头道。
  
  开心的点了点头,燕归来继续道:“那接下来呢?我该怎么做?”
  
  微笑着看着燕归来,那上官千秋道:“第二步,就是背诵丹方,结合丹药的功效,理解药材的作用,明其君臣佐使。”
  
  君臣佐使?那是什么啊!
  
  听着上官千秋的话,燕归来只感觉满脑袋雾水,怎么君臣都出来了!
  
  面对燕归来的询问,上官千秋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君臣佐使”是一个词组,也可以视为是丹药学术语,系丹药配方组成的基本原则。
  
  这个词组,原指君主、臣僚、僚佐、使者,四种人分别起着不同的作用。
  
  在炼丹术中,指明各味药材的不同作用。
  
  光明了药性是不够的,还要知道这些药材,在丹药中的不同功效和作用。
  
  只有阴阳搭配,文武和谐,君臣佐使协调一致,才可以成功炼制出丹药来。
  
  苦笑着看着上官千秋,燕归来道:“如果说,我想尽快学会炼制一种丹药,最快需要多长时间?”
  
  皱了皱眉头,上官千秋严肃的道:“炼丹之道,最讲究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不然的话,必然会根基不稳,得不偿失。”
  
  摆了摆手,燕归来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说……”
  
  沉吟了半晌,燕归来终于猛一咬牙,朝周围看了看,确定周围无人后,低声道:“实话跟你说,其实……我并不是妖!”
  
  苦笑着横了燕归来一眼,那上官千秋道:“对,你不是妖,我才是。”
  
  无奈的看着上官千秋,燕归来也没有隐瞒,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以及遭遇的一切,都讲了出来。
  
  对于上官千秋,燕归来说不上信任,也谈不上不信任,不过此时此刻,他的生死,掌握在燕归来的手中。
  
  而且,说到底,燕归来其实也不怕身份泄漏,即便大家都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总而言之,燕归来只告诉了上官千秋,自己是人族,但却并没有告诉他,他在人族的名字。
  
  如此一来,即便上官千秋揭穿了他,其实也没啥影响,凭借大蟒蛇神奇的虚空能力,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一旦燕归来跑了,上官千秋,以及这里的所有人,恐怕都将落入妖物之口。
  
  因此,尽管不信任上官千秋,但是此时此刻,燕归来和上官千秋之间,是拥有共同利益的,无论如何,上官千秋都不会背叛他。
  
  听着燕归来简明扼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上官千秋只觉得非常的奇幻。
  
  猛一听起来,似乎完全不可信,可是仔细询问了几句后,所有的逻辑,却全都是通顺的。
  
  一连问了十几句,燕归来都对答如流,虽然很多问题,燕归来也不知道答案,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加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