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723章 瓮中之鳖

  
      仇恨的看着燕归来,袁洪道:“暴熊族,曾经无数次欺压凌虐我们巨猿族,现在他们没落了,我们要复仇!”
  
      点了点头,袁刚道:“没错,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坐视暴熊族重新崛起,继续鱼肉我们巨猿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必须死!”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难道……你们不是调虎离山,把我们靠山村的一万暴熊族战士调走,然后你们去抢走人类的炼丹师?”
  
      不屑的撇了撇嘴,袁洪道:“在原始丛林内,我们巨猿族是无敌的,想要抢夺什么,何须使用阴谋诡计!”
  
      这……
  
      听到袁洪的话,燕归来不由的迟疑了起来。
  
      确实,靠山村就是建立在原始丛林中的,甚至于……整个村落,干脆就是建造在超级古树的树干上的。
  
      因此,若是巨猿族真的想抢什么的话,以他们在原始丛林内的灵活度,暴熊族还真就没办法防护。
  
      飞快的思索了一会,燕归来终于确认了下来,他之前的猜测,显然是错的。
  
      很显然,暴熊族和巨猿族之间,是有着世仇的,这个仇恨,不是一两天,而是上万年积累下来的。
  
      作为三大王族之一,暴熊族过去上万年来,一直都非常的强横,行起事来也自然是蛮横霸道,根本不讲道理。
  
      上万年来,暴熊族对巨猿族的欺压和凌虐,以及积累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因此,一旦暴熊族进入衰落期,巨猿族便绝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复仇机会。
  
      无论如何,巨猿族也不可能坐视暴熊族休养生息,再次恢复昔日的辉煌,不然的话,巨猿族被欺压和凌虐的历史,岂不是要重演?
  
      叹息着摇了摇头,先前……燕归来还非常奇怪,以妖族如此强大的实力和势力,应该很轻易的,就可以将人族从这个世界上清出去才对。
  
      可是事实上,一万多年过去了,人类的地盘虽然一缩再缩,但却依然健在。
  
      时到现在,燕归来终于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不是妖族没有实力灭绝人族,而是妖族内部根本就不团结,很难拧成一股绳。
  
      妖族十八大主族,三千种族,如果真的可以形成合力的话,那将是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势力。
  
      可惜的是,别说三千种族了,就说妖族的十八主族之间,就纷争激烈,彼此之间,倾轧的非常严重。
  
      以暴熊族和巨猿族为例,暴熊族为王族,而巨猿族为贵族,在妖族中,地位只有一阶之差。
  
      可就算这一阶之差,两族之间的积怨就如此的深,更何况是两阶之差,甚至是三阶之差。
  
      在妖族的心目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暴熊族的眼里,除了暴熊族外,其他的一切种族,都是异族。
  
      人族也并无特别之处,和巨猿族,猴族,猩猩族,应该都是近亲。
  
      只不过,人类发展的比较好,比较有特色而已,但是本质上,人类也不过是异族之一。
  
      站在人类的角度,人族和妖族是对立的两大种族。
  
      可是站在妖族的角度看,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以暴熊族为例,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暴熊族,以及其他种族,人族并无特别之处,不足以单独列出来,成为一个特别的敌人。
  
      暴熊族永远不会认为,自己和猪族,羊族,兔族,金雕族之类的,同为一个种族。
  
      所谓的妖族,只是人族强行定义的一个种族而已。
  
      看着袁洪和袁刚,燕归来叹息一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即便覆灭了暴熊族又如何?自然会有其他的种族取代暴熊族,继续欺压你们。”
  
      面对燕归来的话,袁洪愤怒的紧捏着拳头道:“谁敢欺压我们,我们就打倒谁,就算暂时打不过,我们也会慢慢找机会!”
  
      叹息一声,燕归来鄙夷的道;“像你们这样,只会欺凌弱小,落井下石的种族,注定了是要被受欺压和凌虐的,你们的天性,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皱了皱眉头,袁刚道:“不是我们欺凌弱小,而是暴熊一族强盛时期,我们根本无法战胜他们,你根本不懂!”
  
      摇了摇头,燕归来道:“想要不受欺负,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转头朝山谷的方向看去,燕归来大声道:“比如说,今天你们胜利了,暴熊族彻底被你们灭绝了,可是然后呢?”
  
      然后?
  
      听到燕归来的话,袁洪和袁刚不由的一愣,茫然的道:“还能如何?成功复仇之后,我们当然很爽了!”
  
      摇了摇头,燕归来道:“你们想过没有,覆灭这十万暴熊族,你们要遭受多大的损失?而且即便覆灭了暴熊族,你们巨猿族有什么收获?地位会有什么变化!”
  
      这……
  
      迟疑了好一会,袁洪道:“想杀死这些大地暴熊,最起码要损伤二三十万巨猿族战士。”
  
      点了点头,袁刚接口道:“至于好处,我没想到什么好处,地位上的话,也应该没什么变化吧……”
  
      嘲弄的一笑,燕归来道:“没好处是真的,但是坏处却很多,首先你们就要牺牲二三十万巨猿族战士,而后……你们还必将面临整个熊族的报复!”
  
      听到燕归来的话,袁洪和袁刚不由的对视了一眼,随即傲然道:“报复就报复,我们巨猿族不怕,在原始丛林内,我们不惧怕任何挑战!”
  
      无奈的苦笑了几声,燕归来道:“你们难道永远不和其他种族打交道了吗?永远不和其他种族接触了吗?你们这一辈子,能永远躲避在原始丛林里吗?”
  
      面对燕归来一连串的询问,袁洪和袁刚不由的迟疑了起来。
  
      看着袁洪和袁刚,燕归来继续道:“你们必须清楚,欺压你们的,不是暴熊族,而是王族!无论谁在暴熊族的那个位置上,他们都会做同样的事情。”
  
      顿了顿,燕归来继续道:“比如说,你们巨猿族,就没有对河马族,犀牛族,战象族,做过类似的事情吗?”
  
      这……
  
      对视了一眼,袁洪和袁刚都无言以对,很显然……同样的事情,是发生过的,而且是经常发生。
  
      只不过,自己去做的时候,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的,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当自己遭受欺凌的时候,那感觉却非常的糟糕。
  
      沉吟了好一会,袁洪深深的看着燕归来道:“这么说,你是来做说客的吗?”
  
      面对袁洪的询问,燕归来哈哈一笑,摇头道:“不不不……我可不是说客,我是来谈判的。”
  
      谈判?听到燕归来的话,袁洪和袁刚不由的一愣,随即皱起眉头道:“时到此刻,暴熊一族已经是瓮中之鳖,有何资格与我们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