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767章 无权干涉
    天在云上,云在天下,楚行天这个名字,不等于是说,要踩着楚行云的脑袋行走吗?
  
      尤宰不是没有找过大楚皇室,事实上为了这件事,人族七大将,一统闹到了大楚皇室,面见了楚无情。
  
      可是那楚无情,果然不愧无情之名,只淡淡的一句话就打发了他们。
  
      在楚无情看来,子孙叫什么名字,那是大楚皇室的家务事,任何其他人,都无权过问,更无权干涉!
  
      虽然内心恼怒无比,可是不管怎么说,大楚皇室,毕竟是出老大的后代,那楚无情是楚行云的亲生儿子,楚行天则更是楚行云的玄孙。
  
      因此,不管他们做的对还是错,人族七大将,都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七大将因为身份的问题,也许不敢对大楚皇室如何,可是水流香可不管那些。
  
      对于水流香来说,大楚皇室,不过是小三的孩子,建立起的皇朝,她根本就不买帐。
  
      若不是当年,南宫花颜卑鄙的摆下了桃花阵,陷害了楚行云,水流香又怎么会痛失至爱?
  
      因此,就在十年前,楚行天定名的一个月后,尤宰等七大将谏言遭到拒绝后,水流香强势宣布,大楚皇室失德,不配再对军部指手画脚。
  
      就此,大楚皇室和军部之间,直接闹翻。
  
      对于水流香,大楚皇室可谓是恨之入骨,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楚行云抛弃了南宫花颜,也不顾他的亲生儿子楚无情,孤身离开了乾坤世界。
  
      可是,再怎么痛恨水流香,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水流香的强横!
  
      水流香本身便拥有着九寒绝脉,冰系术法,威力暴增九倍。
  
      光是九寒绝脉,就已经让水流香变得无比强大了,可是那楚行云临走前,竟然给了她一套极爱冰雕,这简直不能忍。
  
      十八座极爱冰雕,经过上百年炼制后,个个都拥有着帝尊级的实力。
  
      最夸张的是,十八座极爱冰雕,还可以布成大阵,而且十八座极爱冰雕,同时受一个人指挥,其步调协同,不是像是一人,而是根本就是一个人。
  
      凭借着十八尊极爱冰雕,水流香即便同时对战是八名帝尊,也绝对不落下风。
  
      最可恶的是,那十八尊极爱冰雕中,蕴满了楚行云对水流香最真挚的爱意,无时无刻的守护着水流香,就连暗杀,都绝无机会。
  
      凭借十八尊极爱冰雕,水流香已经是天下无敌了,真的触怒了她,只凭借一人之力,她便可以踏上大楚皇室,将大楚彻底毁灭,没有人能和他抗衡。
  
      大楚皇室,为什么那么不尊重楚行云,甚至痛恨他,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
  
      临走前,虽然是他一手筹划了大楚皇室,但是却留下了太大的隐患。
  
      人族七大将,十八尊极爱冰雕,成为了大楚皇室永远的痛。
  
      最让大楚皇室尴尬的是,皇权在大楚皇室手里,军权却在水流香的手里,这不是让外人压了大楚皇室一头吗?
  
      更尴尬的是,虽然大楚口口声声,说水流香是小三。
  
      可是那十八尊极爱冰雕,却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世人,楚行云爱的是水流香,而南宫花颜才是小三,他楚无情,堂堂大楚的皇帝,不过是小三生的野种而已。
  
      因为楚行天的名字,南宫花颜气的一病不起,可是楚无情却硬是铁石心肠,无论如何也不肯改了。
  
      即便因此吃了大亏,他也绝不肯低头,绝不肯认输。
  
      长长的叹息一声,尤宰道:“拿着这张任务单,送给叶灵,让她去处理这件事。”
  
      微微顿了顿,尤宰继续道:“告诉叶灵,这一位,是目前青木大考排名第一的考生,而且他对人族七大将,甚至对整个人族的未来,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听到尤宰的话,那办事员不由的迟疑了一下,谨慎的道:“可是如此一来,我们黄泉的名誉,可就要受损了”
  
      黄泉?名誉!
  
      冷冷的看着那名办事员,尤宰冷声道:“碧落也好,黄泉也好,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若不是这两大组织是老大亲手建的,即便解散了又如何?”
  
      什么!这
  
      面对尤宰的话,那办事员不由的目瞪口呆,这话要是传出去,可真的不得了啊。
  
      一个不好,人族七大将,便可以从内部分裂。
  
      拍了拍那办事员的肩膀,尤宰道:“记住了,碧落也好,黄泉也好,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这两个名字。”
  
      不屑的一笑,尤宰摇头道:“所谓的名誉,所谓的完美完成任务的记录,这些都是虚的,这两大组织,是为我们服务的,而不是我们为这两大组织服务!”
  
      啪嗒!啪嗒
  
      尤宰正说话间,两行脚步声从远处响了起来。
  
      转头看去,君无忧和花弄月,快步走了过来。
  
      一路走到近前,君无忧双眼放光的道:“听说,你欠缺的黄金有着落了?”
  
      微笑着点了点头,尤宰道:“不是有着落了,而是已经得到了,嘿嘿”
  
      开心的点了点头,花弄月开口道:“对了你说的那个燕归来,他手里真的还有黄金吗?可不可以匀一些给我们,我们碧落的佣兵大队,也需要更换装备了啊。”
  
      嗯嗯
  
      连连的点着脑袋,君无忧道:“对啊对啊,我们黄泉的暗影军团,也该更换武器了,也匀点给我们啊。”
  
      面对着两个人的哀求,尤宰横了那办事员一眼,随即摇头叹息道:“不行啊,这件事恐怕很难办。”
  
      疑惑的看着尤宰,花弄月上下扫视了尤宰几眼道:“你小子,怎么好的不学,非要学大楚皇室,这还和我打起官腔了?”
  
      啪!
  
      君无忧可不惯着尤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肚皮上,哈哈笑道:“你小子,再和我打官腔,信不信我揍你!”
  
      痛苦的抱着肚皮,尤宰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无奈的指了指那办事员,尤宰对着君无忧道:“不是我打官腔,而是你们黄泉,已经接下了刺杀燕归来的任务,他人都要死了,怎么给你黄金啊!”
  
      不解的看了看那办事员,又看了看尤宰,君无忧道:“你是傻了吗?下了任务又如何?我们不是还没动手吗?他怎么可能会死?”
  
      耸了耸肩膀,尤宰道:“可是如果不杀了他的话,那黄泉完美完成任务的记录,可就”
  
      听到尤宰的话,花弄月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尤宰啊,你这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是长不大,还是这么孩子气啊。”
  
      点了点头,君无忧道:“和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整个人类的安危比起来,区区一个黄泉组织,即便解散了又如何?谁轻谁重,你这都分不清楚吗?”
  
      白了尤宰一眼,花弄月道:“只有那些毛头小子,才会在意这些虚名,做为人族七大将之一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幼稚!”
  
      听到君无忧和花弄月,你一言我一语的,尤宰不由的呵呵直笑,一双眼睛,上下扫视着那个办事员,只把他看的面红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