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769章 富得流油
    五大国师中,水流香,莫离,北野飘零,司马翩跹,都是死保人族七大将的,就只有东方天秀一人,对七大将完全不感冒,甚至想要除之而后快。
  
      不过可惜的是,水流香,莫离,北野飘零,以及司马翩跹联合警告过他,如果他敢对七大将中,任何一个人出手。
  
      别管杀没杀死,也别管是一心打杀,还是只是揍了一顿。
  
      就算只是抽了一耳光!那么抱歉,东方天秀死定了,四大国师将联起手来,诛杀东方天秀!然后再彻底覆灭东方家族,鸡犬不留!
  
      为此,四大国师,在大楚皇室祭天的时候,当众立下了心魔誓!
  
      因此,对于人族七大将,东方天秀别说打杀了,甚至每次遭遇,都是主动避开的,生怕自己一怒之下,打了其中的某一位,为自己,以及整个东方家族,招来杀身之祸!
  
      正是因为如此,人族的七大将,才有了表现的机会,才有资格登上历史的舞台。
  
      否则的话,有帝尊在,何时轮到他们出头?
  
      真正让燕归来钦佩的是,这七大将,并没有恃宠而骄,为了守护人族,他们完全不顾个人利益得失,精诚团结,顽强的将妖族,抵御国门之外。
  
      不过,七大将的顽强,也为他们招惹来了太多的麻烦。
  
      尤其是十年前,因为楚行天的名字,水流香一怒之下,宣布军部正式脱离大楚皇室的统治之后,大楚皇室直接便断绝了资金和物资上的支持。
  
      楚无情很强硬,既然军部不肯接受皇室的统治,那皇室也不会再无偿的给予军部任何的支持,甚至连军费,都不再提供。
  
      在楚无情想来,只要一断掉军费,那水流香肯定支撑不了多久,很快便会上门祈求,他也好顺势,将自己的权利触角,伸入军部之中。
  
      可是事实上,换了其他的事,水流香也许真的会让步。
  
      可是这件事真的不一样,关系到了楚行云的荣誉和尊严,无论如何,水流香都不可能在这方面让步。
  
      这一僵持,便是十年的时间,军部的状况,也是每况愈下,甚至有点无以为继了。
  
      与之相反,不再提供军费之后,大楚皇室算是发达了,要钱有钱,要物资有物资,大楚皇室的所有人,都可谓是富得流油。
  
      让所有人愤怒的是,同品级之下,大楚皇室的行政官员,薪水竟然十倍于军部的军事官员。
  
      要知道,军部的大将,都是要抛头颅,洒热血的,随时都要上战场,而且这一却,未必可以活着回来。
  
      而大楚皇室的那些行政官员,虽然也是劳苦功高,要治理整个人族,可是无论如何,他们的薪水,怎么可能超过军部同级官员的十倍?
  
      水流香也好,七大将也好,他们都很清楚,楚无情是通过这种手段,向他们示威,展示自己的肌肉。
  
      可是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是不能屈服,无论条件多么艰苦,他们都会咬牙坚持。
  
      原本,大楚皇室和军部之间,还只是意气之争,只是固执着不肯妥协而已。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大楚皇室的金钱和资源越来越多,很多事物,都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改变着。
  
      金钱和物资,若用在前线,则可以对抗妖族,可以减少人族士兵的伤亡,加大妖族的伤亡。
  
      可是若是用来做为薪水和奖金,十倍的发放给那些行政官员,就只会养成骄奢之气,贪腐之风。
  
      以前从来没拿过,那也就罢了。
  
      可是既然已经连续拿了十年的天价薪水,便没有人愿意再拿当初那微薄的,只有现在十分之一的薪水了。
  
      一时之间,整个大楚皇朝,所有行政官员个个都是超级富豪。
  
      而军部的所有军事官员,则个个穷的快要揭不开锅了。
  
      为了要保主自己的薪水,以及即得利益,大楚皇室从上到下,彻底和军部对立了起来。
  
      如今,别说水流香不想妥协,即便她想,恐怕也改变不了对立的状态了。
  
      随着骄奢之气肆虐,贪腐之风盛行,整个大楚皇室,已经开始腐烂了,就连楚无情,也沉溺在每年获得的海量金钱和收益中,不想改变什么。
  
      十年之前,大楚皇室一个月,只有一千两黄金的用度,以大楚皇室的人数和规模,这真的可以说是很节俭了。
  
      可是十年之后的今天,大楚皇室一天,就要消耗一万两黄金!
  
      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消耗,各种物资,各种资源的消耗,更是夸张到了极限。
  
      简单说,大楚皇室的厕所,都是用金砖堆砌而成的,所有的家具和摆设,也尽是由九品的灵材制造而成。
  
      有心人统计过,如果把大楚皇室拆了,全部用来炼制兵器和铠甲的话,那么七大将加上水流香的八百万大军,将可以全体换装皇器套装!
  
      可是事实上,这些物资和金钱,大楚皇室是不肯掏出来的,那都是大楚皇室的财产,属于个人所有,凭什么要给军部?
  
      骄奢之气,贪腐之风的盛行下,十年之内,贫民窟的区域扩大了十倍,无以为继的贫民数量,也暴增了十倍。
  
      原本,大楚皇室,还一心救济那些贫民,可是从十年前起,这份救济也断了,那些贫民的死活,大楚皇室是完全不闻不问了。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用来形容如今的大楚皇室,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燕归来佩服七大将的骨气,钦佩他们的操守和坚持,因此即便白送他们三亿两黄金,其实也是无所谓的。
  
      燕归来不是守财奴,对于金钱,不能说不喜欢,也不能说不想要。
  
      可是燕归来的理智,却永远能战胜自身的贪婪。
  
      燕归来很清楚,这些金钱放在他手里,他其实也用不了这么多。
  
      除了吃饭喝酒,他还能做什么呢?
  
      至于吃饭喝酒,尤宰已经放出话来了,金凤酒楼,将永远为他免费开启,无论在这里花了多少钱,都不需要花一分钱。
  
      如此一来,燕归来连这最后一条花钱的渠道,都被抹杀了。
  
      不是燕归来不给钱,实在是,就算给了钱,也没人收啊!
  
      从本心上讲,燕归来真的不在意,把黄金白送给尤宰,只不过尤宰不可能收而已。
  
      若真的收了燕归来那么多金钱,那尤宰自身,就无法自处了。
  
      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拿了燕归来那么多钱,那人族七大将,到底是谁的属下,他们又为了谁,而去战斗呢?
  
      不是燕归来不肯给,而是人家不肯要,否则的话,欠下了天大的因果,不还能行吗?那可是影响修行的大事。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燕归来站起身来,离开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