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776章 危若累卵
    目送叶灵离开,楚无情虽然是怒火中烧,但是却有气无处撒,毕竟……今天的事,大楚皇室做的确实太不露脸了。
  
      过去上百年来,大楚皇室一手,把本就孱弱不堪的炼丹体系,几乎给折腾崩溃了。
  
      好吧,既然他们做不好,那就换有能力的人来做,不然的话,大楚皇室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请动了叶灵,由她来主持青木学府的大计,经过十年的励精图治,炼丹行业终于有了起色。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青木学府每年最重要的大考上,大楚皇室,竟然为了争名夺利,暗中买凶杀人!然后还是去黄泉买的,这能瞒过叶灵吗?
  
      碧落和黄泉,那都是人族七大将共用的情报体系,去人家的门上,买凶杀人家最看重的人才,这简直就是给人上眼药啊!换谁能忍住?
  
      最让楚无情郁闷的是,这事他是真的不知道,否则的话,以他大楚皇室皇帝的身份,要杀一个十岁的孩子,还需要对外求助吗?
  
      看着楚无情忽红忽白的面色,司马翩跹长叹一声,摇头道:“无情,你是我看着长起来的,你的本质不坏,只是太想做大事,但本身的能力,却不足以支撑而已。”
  
      顿了顿,司马翩跹继续道:“现在,你还年轻,见识和阅历都还远远不够,因此……我建议你,还是多看少做,就算你什么都做不了,也绝对不能添乱!”
  
      说完话,司马翩跹转过身,翩然朝前面的大殿飞了过去,他的杏黄百花旗,正炼制到一半,停不得。
  
      目送司马翩跹翩然远去,楚无情不由的捏紧了双拳。
  
      确实,他承认,这么多年来,他的破坏大于建设,虽然一心求好,但却只是让大楚皇室每况愈下。
  
      可是,他毕竟是皇帝啊,即便做错了又如何,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更何况,这次的事情,是真的和他无关,他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雇凶杀人。
  
      看着楚无情愤恨难平的样子,东方天秀沧桑的叹息了一声,摇头道:“无情啊,现在……人类的局面已经危若累卵,你千万不可再任性了。”
  
      顿了顿,东方天秀继续道:“军费你不拨款,别人建设你还搞破坏,这已经触碰了所有人的底线,你若再执迷不悟的话,大楚皇室,真的危险了。”
  
      听到东方天秀的话,楚无情终于爆发开来,怒声道:“我是大楚的皇帝,是人族的共主,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他们……”
  
      摇了摇头,不等楚无情把话说完,东方天秀便叹息着打断了他,摇头道:“别傻了孩子,叶灵的话虽然难听,但却很实在,大楚皇室,和你这个皇帝,是七大将立下的。”
  
      怜悯的看着楚无情,东方天秀继续道:“他们认你,你才是皇帝,他们不认你的话,你什么都不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话,东方天秀似乎也懒的再啰嗦下去了,大袖一挥之间,身体翩然而起,朝着东方寝宫飘飞而去。
  
      目送东方天秀远去,楚无情紧紧的捏紧了拳头。
  
      实力!说到底还是实力!若他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谁敢如此对他?
  
      楚无情猛的转过身,朝后宫的方向走去。
  
      一路大步流星之间,很快……楚无情便抵达了后宫的一处阁楼前。
  
      冷冷的看着那朱红色的木制阁楼,楚无情道:“张贵妃,楚行天,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听到楚无情的声音,阁楼内一阵剧烈的响动,很快……一个身穿紫色罗裙的美女,以及一个十岁的孩童,迅速跑了出来,跪倒在了楚行天的面前。
  
      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人,楚无情道:“是不是你们俩,派人去黄泉下达任务,要暗杀那燕归来?”
  
      面对楚无情的质问,那紫色罗裙的张贵妃娇躯一颤,猛的抬起头来,茫然的道:“没有啊!臣妾天天在这后宫之中,哪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
  
      微微点了点头,楚无情朝那个十岁的男孩看了过去,冷横道:“楚行天,这事是你做的吗?”
  
      颤抖着抬起头来,楚行天面带恐惧的道:“我一直在阁楼内养伤,争取在下轮比赛前,回复到全盛状态,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哼!
  
      冷哼一声,楚无情眯起了眼睛,森冷的道:“既然如此,那你把你们府内的大管事叫出来,我有事要问他。”
  
      大管事!
  
      听到楚无情的话,张贵妃愕然一愣,随即摇头道:“昨天一大早,他就离开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住口!
  
      听到张贵妃的话,楚无情顿时勃然大怒,厉声道:“你们当我是傻子吗?竟然如此诓骗与我,真当我不敢治你们的罪吗?”
  
      颤抖着伸出手,楚无情直指着两人道:“一个说自己躲在深宫没外出,一个说自己一心养病,可是你们的大管事,却跑去黄泉,下达了暗杀燕归来的任务!”
  
      暴怒间,楚无情来回的踱步,嘴里继续道:“除了你们俩,谁会去针对那燕归来?他一旦死了,除了你们俩,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人获得好处!”
  
      冤枉,冤枉啊皇上……
  
      面对暴跳如雷的楚无情,张贵妃和那楚行天连连磕头,大喊冤枉。
  
      冷冷的看着两人,楚无情道:“现在,你们的大管事,已经暴毙在皇宫外,已经是死无对证了,不过我告诉你们……若是那燕归来死了,你们俩就给他抵命!”
  
      说完话,楚无情再不停留,大步离开了后宫。
  
      如今,他还真不是吓唬张贵妃母子,这件事,已经触碰到了七大将的底线,就连五大国师,都不会站在他这一边。
  
      人族高阶炼丹师的缺乏,已经使人类步入灭亡的边缘,如果不能尽快培养起大量的高阶炼丹师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现在的主力部队战死,人类将无兵可用。
  
      现在,人类连涅槃丹都炼制不出,阴阳丹的数量,都得不到保证,难道……要派天灵境界的士兵上战场吗?
  
      发展炼丹行业,已是人类最重要的大事,即便他这个皇帝,也不允许有丝毫的破坏。
  
      就连他的亲外公,从小最痛爱他的东方天秀,以及司马翩跹,都已经对他有了很大的意见。毫无疑问,一旦大楚皇室继续不依不饶,再次对燕归来下手,那么即便是东方天秀,以及司马翩跹,都不会再护着他了,到了那个时候,楚无情可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