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790章 古钟虚影

      此时此刻,燕归来很清楚,一旦任由周围的火焰波动炸裂开来,只一瞬间,他便会被炸的支离破碎,他的万象虚空法身,也将就此化为灰灰。
  
      生命的威胁下,燕归来猛的瞪大了双眼,疯狂的呐喊声中,燕归来全力挣扎着,试图摆脱周围的火焰压制,脱离这片区域。
  
      可是任由燕归来如何挣扎,那火焰波动都死死的压制着他,即便用上了吃奶的力气,燕归来也只能徒劳的在半空中挥舞着肢体,连一寸都挪不出去。
  
      眼看着火焰的波动越来越剧烈,燕归来眼前一黑,这一刻……他知道,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那万年人参精,毕竟拥有着帝尊级的实力,不是他区区武皇一重天可以抗衡的。
  
      终于,那火焰的波动,澎湃到了极限,轰然声响中,无边的火焰,瞬间渣裂了开来。
  
      眼看着那肆虐的火焰扑面而来,即将彻底摧毁燕归来的万象虚空法身,下一刻……一直静静的悬浮在燕归来识海中的玄色古钟,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嗡……
  
      一道若有若无的威压,瞬间从那灰黑的古钟上散发开来,从燕归来的身体上透体而出,凝结成一道玄黄色的古钟,将燕归来笼罩在了其中。
  
      下一刻……肆虐的火焰,呼啸而至,重重的轰在了那玄黄色的古钟虚影之上。
  
      当……
  
      悠扬的,仿佛自远古中响起的浑厚钟声,轰鸣着响了起来。
  
      钟声轰鸣中,一道玄黄色的弧形波纹,犹如一道剑气一般,朝着万米开外,那悬浮在半空中的万年人参精蔓延而去。
  
      猛一眼看起来,那弧形波纹速度很慢,飘逸的在虚空中蔓延着。
  
      不过……那弧形波纹虽然看起来似乎很慢,但是在那弧形波纹出现的一刹那,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下来。
  
      这种静止,不仅仅是空间的静止,而是连时间都停了下来。
  
      因此,尽管看起来很慢,可是整个过程中,那万年人参精,却连最起码的躲避姿态,都没能摆出来,就那么直楞楞的悬浮在那里,任由那玄黄色的波纹,一扫而过。
  
      呼哧……
  
      轻响声中,玄黄色的波纹,瞬间斩过了那万年人参精,刹那之间……那万年人参精微微一颤,随后凌空爆成了无比浓郁的墨绿色灵气。
  
      面对于此,燕归来不敢怠慢,猛的张开了嘴巴,将所有的墨绿色灵气,全部吸入了腹中。
  
      浓郁的灵气刚一入体,燕归来周身便迅速赤红了起来,以万象虚空法身的消化和吸收速度,都又点吸收不过来了。
  
      随着大量的墨绿色灵气被吸收,燕归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飞速的提升着。
  
      终于,当一大团墨绿色的草木精华,被完全吸收的时候,燕归来从开始的武皇一重天,硬生生提升到了武皇三重天!
  
      感受着身体内澎湃的能量,燕归来又是欢喜,又是后怕。
  
      刚才,要不是这灰黑色的古钟忽然发威的话,燕归来就算不死,也必然会失去这尊虚空法身,这个损失,真的太大了。
  
      虽然有大蟒蛇躯体在,燕归来未必会死亡,可是对于燕归来来说,如果一生都只能以蟒蛇的形态出现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无论如何,燕归来自认自己是一个人类,而不是什么大蟒蛇,更不是妖族!
  
      遥望着广阔的太古巨踏八层空间,一时之间,燕归来不由的迟疑了起来。
  
      怎么办?是要继续前进,还是返回第七层,吸收千年人参精的草木精华,来缓慢提升。
  
      那玄色古钟,可以救他一次,可是谁知道下一次,那玄色古中会不会出现,一旦不出现的话,燕归来可就死定了。
  
      迟疑间,燕归来盘坐了下来,闭上双眼,进入了识海之中,研究起那玄色的古钟。
  
      若是可以主动激发出,那玄黄色的钟体虚影的话,那么燕归来还是敢于冒险的。
  
      可一旦无法主动激发出玄黄色的钟体虚影,燕归来就不会如此冒险了。
  
      所谓的冒险,是在有一定把握的前提下,去奋力一搏,而不是在完全无法对抗的情况下,去赌运气。
  
      长吸了口气,燕归来凝聚起精神力,缓缓的注入了那玄色古钟之内。
  
      时到如今,燕归来已经是武皇三重天的境界了,一直以来,燕归来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识海之内,还有这样一座古钟。
  
      除了刚刚苏醒的时候,燕归来试探着接触了一下这玄色古钟之外,其他的时间里,从聚灵境,一直到武皇三重天,他都没有再试着接触过这玄色古钟。
  
      燕归来缓缓将精神力,灌注到了那玄色的古钟之内。
  
      随着大量的精神能量注入,刹那间……那玄色的古钟,散发出朦胧的玄黄色光芒。
  
      随着燕归来的精神力催发,下一刻……一道玄黄色的古钟虚影,透体而出,将燕归来牢牢的罩在了玄黄色的钟影之下。
  
      双眼放光的看着这道玄黄色的钟影,燕归来不由的大笑了起来。
  
      可惜的是,不等燕归来笑声出口,那玄黄色的钟影便瞬间溃散,消散的无影无踪!
  
      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燕归来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同样是这玄黄色的钟体虚影,刚才可是挡住了能量叠加后,帝尊的终极一击,并且反杀了帝尊境界的万年人参精。
  
      可是现在,燕归来根本就没有遭受任何的攻击,这玄黄色的钟体虚影,只维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自动溃散了。
  
      不信邪之下,燕归来再次运转精神力,激发出了那道玄黄色的钟体虚影,结果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一个呼吸后,钟体虚影瞬间溃散。
  
      一连试了三次,情况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是燕归来,因为精神损耗过度,而虚弱不堪,无法继续测试下去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燕归来犹豫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了八层。
  
      无论如何,他必须赶回七层,通过武皇境界的千年人参精,来测试一下这玄黄色的钟体虚影,到底有何功效。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不弄清楚这玄黄色钟体虚影的功能,燕归来绝不会冒然对上万年人参精,那和送死没太大区别。
  
      凭借偶然和运气,确实可以战胜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可如果每一次战斗,都将赌注压在运气上,那显然是愚不可及的。
  
      守株待兔的故事,虽然听起来很愚蠢,可是类似的错误,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犯过。如果……在没弄清楚玄黄色钟体虚影的功能前,就再去挑战万年人参精的话,这与守株待兔又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