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809章 划分
赞叹的看了东方天秀一眼,燕归来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亲耳听来的,那一战的很多幸存者,现在就在天台山脚下呢。
  
  长吸了口气,燕归来道:“事实便是如此,大楚皇室虽然没什么作为,但是经过百年时间的潜移默化,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大楚皇室的存在,认同了大楚皇室的领导地位。”
  
  顿了顿,燕归来继续道:“因此,大楚皇室废除不得,否则的话……人类便将失去主心骨,不知道自己该听命于谁。”
  
  说话之间,燕归来朝白冰和叶灵看了过去,沉声道:“虽然,大楚皇室这些年来,基本没做什么好事,可是最起码,大楚皇室发布的法律和规则,百姓是人可的,大楚皇室的各项政策,百姓也是拥护的,这是其他任何个人,都无法企及的。”
  
  迟疑的看了看燕归来,白冰道:“楚大哥……你的意思是,要继续按照以前的模式,去……”
  
  摆了摆手,燕归来摇头道:“不,皇朝的弊端,经过百年的时间,已经体现出来了,这绝对不适合人类的发展。”
  
  点了点头,白冰赞同的道:“没错,绝对的权利,必然会伴随着绝对的腐化,皇朝体系,弊端实在太大了。”
  
  苦笑一声,叶灵接口道:“皇朝体系确实弊端太大,可是正如楚大哥所说,一旦废除大楚皇室,人类怕是瞬间就群龙无首,乱成一团了,此时此刻,人类不能没有大楚。”
  
  面对这矛盾的局面,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苦苦的思索了起来。
  
  可是,越是想,便越是无解,这根本就是极端对立的。
  
  皇朝制度弊端太大,可是废除皇朝,人类不战自溃,无论怎么做,似乎都是错的。
  
  看着所有人愁眉苦脸的样子,燕归来哈哈一笑道:“其实,很多事,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在黑与白之间,其实还有一种颜色——灰!”
  
  听到燕归来的话,所有人不由的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仔细想来,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燕归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燕归来道:“既然大家都知道,绝对的权利,必然伴随着绝对的腐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剥夺皇室的所有权利呢?”
  
  面对燕归来的问题,所有人不由的愕然,东方天秀更是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没了权利,那还算什么皇朝!”
  
  面对东方天秀的质疑,燕归来道:“什么是皇朝,是谁来定义的?又是怎么定义的?”
  
  苦笑一声,东方天秀道:“这不是谁定义的问题,关键点在于,皇帝是天下共主,掌握着前下的至高权势,所谓……”
  
  摆了摆手,燕归来皱着眉头道:“你这话是听谁说的?他凭什么下达这样的定义?”
  
  无奈的摇了摇头,东方天秀道:“你这样强词夺理是没用的,总之……没了权利的皇帝,还算什么皇帝,没了权势的皇朝,还算什么皇朝!”
  
  强词夺理吗?
  
  摇头笑了笑,燕归来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强词夺理,我只知道……没有人有资格下这样的定义,即便他有这个权利,可我为什么要听他的!”
  
  哎呀!
  
  听到燕归来的话,白冰猛的一拍桌子,双眼放光的道:“对啊!不管这话是谁说的,那都不过是一家之言,我们凭什么要遵守?”
  
  兴奋的点了点头,叶灵接口道:“是啊是啊……楚大哥才是皇帝,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定义皇朝的人,难道皇帝都定义不了自己,反而要靠其他人来定义吗?”
  
  微笑着看着叶灵和白冰,燕归来道:“其实,大家接受不接受,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保住了大楚皇室,避免了百姓群龙无首,又避免了皇室因为绝对的权利,而陷入必然的腐败,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这……
  
  苦笑着看着燕归来,东方天秀道:“如此一来,你这不是在骗人吗?简直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你觉得百姓会信你这一套?”
  
  耸了耸肩膀,燕归来道:“为什么不信?要知道……名义上,这个天下,还是皇朝的天下,皇帝只是把权利分散下放而已,为什么百姓会不信?”
  
  无奈的看着燕归来,东方天秀道:“名义上有什么用,失去了权利之后,大楚皇室凭什么,保证自己的权利和利益!”
  
  面对东方天秀的指纹,燕归来哈哈一笑道:“说到底还是权利和利益,可若真的有权利和利益,那又回到了老路上,绝对的权利,必然会导致绝对的腐败。”
  
  迟疑的看着燕归来,东方天秀道:“你的意思是说,大楚皇室只是名义上的皇室,就其本质而言,与普通百姓一样了?”
  
  断然点了点头,燕归来重重的道:“没错,正是如此……无论如何,大楚皇室都不再会有利益,也不会再掌握权利。”
  
  不!不行……
  
  听到燕归来的话,白冰顿时急了,猛的站起身道:“如此一来,那你如何施政啊?若不能掌握权柄,你如何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呢?”
  
  面对白冰的追问,燕归来哈哈一笑道:“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当皇帝,以前不想,现在不想,以后更不想。”
  
  说话之间,燕归来转头朝南宫花颜,以及楚无情看了看,随后开口道:“虽然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楚行云,不过……”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断然道:“无论如何,我必须想到那个可能,想到我可能是花颜的相公,楚无情父亲的可能。”
  
  了然点了点头,白冰苦笑着道:“是啊,从来都是儿子篡位父亲,却没听说过父亲反过来篡位儿子的,这人伦之道,是不能乱的。”
  
  点了点头,燕归来道:“大楚皇室,将在名义上存在,从现在起,大楚皇室将再无任何权势,也无任何的利益瓜葛。”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大楚皇室之下,所有权利,三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军部,负责一切与战斗有关的事物。
  
  第二部分,是政部,负责一切发展与建设相关的事物。
  
  第三部分,是法部,负责一切与立法和执法相关的事物。
  
  面对楚行云的安排,白冰皱起眉头道:“这样划分,确实很有新意,不过……三大部门之间,彼此的丛属关系,又是如何呢?”
  
  沉吟了一下,燕归来断然道:“三大部门,同属最高机构,彼此之间没有从属关系。”
  
  什么!没有从属关系?
  
  听到燕归来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如此一来……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燕归来想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又变得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