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818章 凶兵
要知道,这墙壁可不是土质,而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堆砌而成的,事实上……这所谓的废旧兵器库,本就是依托着一座山谷修建的,所谓的墙壁,就是山谷的山体。
  
  放眼看去,刚才那一棍之下,坚硬的花岗岩,硬是被抽出了一个十多米深的巨坑,周围的花岗岩全部都粉碎了。
  
  只是单纯的,凭借铁棍的反弹力,这一击之下,爆发出的力量,便不亚于武皇的全力一击了!这太恐怖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无武皇的实力,又有谁,能徒手弯曲这黑色的混铁棍?
  
  等等……
  
  正摇头苦笑之间,燕归来猛的一愣,想起了一个可能。
  
  确实,不到武皇境界,人类是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的,而到了武皇境界,如果使用皇器的话,所爆发出的威力,只会更大。
  
  因此,对于人类来说,这混铁棍,绝对是垃圾,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以面前的炼器司总理事而言,如果给他一柄适合他的皇器,那么全力一击之下,就不是抽出一个十多米深的巨坑了,而是直接轰出一个上百米直径的巨坑。
  
  看着堆积如山,满坑满谷的废弃装备,燕归来道:“如果,把这所有的废弃装备进行熔炼,然后再不断的进行精炼的话,如果经过九次精炼,理论上,岂不是可以精炼出九品材料?”
  
  点了点头,炼器司总理事道:“理论上确实如此,不过……如果真的将这所有的废弃装备精炼成一块的话,其中蕴含的无边杀气,恐怕……”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道:“你说的我也知道,千万年积累的杀气,如果凝聚在一件兵器中的话,即便是帝尊,怕是也要全力对抗,才能不能侵蚀。”
  
  可一旦全部的精神力,都用来对抗兵器中的杀气了,那么如何与敌人对抗呢?
  
  长吸了口气,燕归来道:“虽然我也不确定,但是无论如何,这些废弃的装备,我要了……你们开个价吧。”
  
  我们开价!
  
  愕然看了看燕归来,那炼器司总理事苦笑着道:“这些都是垃圾而已,你如果可以把这些垃圾弄走,妥善处置的话,我们还可以给你钱!”
  
  嗯?
  
  疑惑的看了看那炼器司总理事,燕归来道:“不是吧,这些怎么说,也是由金银铜,以及其他各类贵重尽数炼制而成的吧,怎么……”
  
  摆了摆手,那炼器司总理事道:“别管这些废弃装备是什么做的,总之……这些都是无用的废物,垃圾……”
  
  苦笑一声,总理事继续道:“这些充盈着浓烈杀气的兵器,是很难熔炼的,长期熔炼的话,炼器师的精神会遭受永久的损伤,很多炼器师,都因为熔炼这些废弃的装备,而成了白痴。”
  
  听到总理事的话,燕归来不由的深深点了点头。
  
  要知道,即便以燕归来半步帝尊的境界,便远在百米之外,便被杀气侵入了身体,甚至是侵入了骨髓,何况是那些普通的炼器师。
  
  看着燕归来若有所悟的样子,总理事继续道:“这些废弃的装备,即没人愿意去熔炼,又不能随意丢弃,不然的话……一旦被普通人得到了,那结果就太可怕了。”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也听说过,有人曾经因为偶然得到了一把凶兵,结果被杀气侵染了神志,结果当街杀人,酿成了一件件的人间惨剧。
  
  因此,从一万多年前,废弃的装备,便被管制了起来,即便已经无用了,也绝不可随意丢弃,而是堆积在一起,任由其腐烂。
  
  “算了,金钱我就不要了,反正我也不缺,不过……这些废弃装备,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窃喜中,燕归来平静道。
  
  断然摇了摇头,那总理事断然道:“执政官阁下,作为政部首脑,我觉得……您最应该以身作则,遵守所有的规章制度。”
  
  顿了顿,那总理事严肃的继续道:“这道命令,从一万多年前便定下了,经历了这么多年,赏金越来越高,却依然无人能处理。”
  
  苦笑一声,燕归来道:“如果政部有钱的话,我不介意收点钱,可是问题是……政部真的没钱了,我想要,也没得给啊。”
  
  微笑着摇了摇头,那总理事道:“没钱不怕,政部可以发型债券,暂时欠着,并且按照贷款的方式,给与你利息,这便足够了。”
  
  这……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断然点了点头,总理事道:“当然合适了,有了你带头示范,其他人见到有利益可图,才会纷纷投入进来,否则的话……若您自己都不带头,其他人又哪敢这么做呢?”
  
  苦笑着摇了摇头,燕归来道:“别人都是千金买马骨,怎么到了我这里,成了千金买我的马骨了,这……”
  
  苦笑声中,燕归来却不得不认同那总理事的说法,只有燕归来带头这么做,其他人才可以放心的参与进来。
  
  断然点了点头,燕归来道:“好吧,金钱方面,我就不要了……你把应该给我的赏金,兑换成黑铁就可以了。”
  
  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总理事道:“正好,废弃装备仓库的旁边,就有一个黑铁仓库,虽然总价值上,可能比你应得的赏金多了点,但是……其分量,却正好符合混铁的炼制标准。”
  
  了然点了点头,燕归来知道,之所以这里也有一个黑铁仓库,而且其总量,正好符合混铁的配方,很显然……这是有意为之的。
  
  一旦研究出了混铁的真正用途,直接就可以就近取材,直接开始生产加工。
  
  不过,一直研究了一万多年,混铁的配方虽然越来越先进,混铁的性能,也越来越卓越,可是混铁的用途,却始终没有找到。
  
  思索之间,燕归来道:“差多少钱,你给我个数,到时候我直接通过归来钱庄,打到政部的账户上就是了。”
  
  点了点头,那总理事道:“其实,黑铁的价格,已经很低了,毕竟……铁器只能生产民用器具,因此……价格上,我也无法再降低了。”
  
  摆了摆手,燕归来道:“别别别……我可没有要你降价的意思,该是多少钱就多少钱,我不差钱。”
  
  听到燕归来的话,那总理事嘿嘿一笑道:“不差钱吗?其实也未必……要知道,人类囤积了上万年的黑铁,其总价值,与你已经支付的财富相当了。”
  
  什么!
  
  愕然看着那总理事,燕归来惊叹道;“不可能吧!既然黑铁这么多,那为什么价格还这么高?不应该是降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