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836章 对战、
    锵锵……轰隆!
  
      剧烈的铿锵声,在青木城的中心广场处,剧烈的轰鸣着。
  
      燕归来刚将意识,转回到蟒蛇之躯,便被剧烈的铿锵声,震的头皮发麻。
  
      摇了摇脑袋,燕归来朝着外面看了过去,入目所见,袁洪正和一只巨大的牛头人,战成了一团,打的不可开交。
  
      临走前,燕归来将自己的蟒蛇之躯,藏在了袁洪的青铜色的空间护腕之内,因此……无论袁洪在哪,燕归来都会跟在他的身边。
  
      仔细看去,袁洪此刻已经化为了原形,身高九米多,身材更是粗壮的吓人,手中一根镔铁棍,舞的虎虎生风。
  
      不过,对面那巨大的牛头人却丝毫不弱,双手拎着一跟粗一米,长九米的巨型铁柱,仿佛挥舞着一捆稻草般,与袁洪激烈的对轰着。
  
      原本,以这两个家伙战斗时发出的声响,肯定能把半个青木城的人都惊起来。
  
      不过,此时此刻,两人战斗的地点,却有点特殊。
  
      仰头朝天上看去,距离地面上百米高的位置,高高的悬挂着一口直径上百米的巨大古钟。
  
      原本,这古钟是用来敲的,一撞之下,声震百里。
  
      不过,此时此刻……即便袁洪和这牛头人,在这钟下大战时,那惊天的轰鸣声,却在那口古钟的笼罩下,根本散发不出去,全部被那口古钟吸收掉了。
  
      这口古钟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也并非是什么宝物,只是为了报时,而铸造的一口大铁钟而已,唯一的特点,就是时间久远了一点。
  
      根据历史记载,青木城是人类抵达乾坤世界后,第一个落脚点,也是人类在乾坤世界,建造的第一座城市。
  
      这口古钟,正是第一批抵达乾坤世界的人类炼制的,距离现在……已经足有几千万年的历史了。
  
      看着那巨大无比的古钟笼罩下,和袁洪战成了一团的牛头人,燕归来不由的大为赞叹。
  
      单就威力而言,袁洪的镔铁棍,绝对比这牛头人的巨型铁柱威力大。
  
      可是若是单说重量的话,那牛头人手中的巨型铁柱,怕不有上百吨重,绝不是镔铁棍所能比拟的。
  
      很显然,这牛头人,就是袁刚和袁洪所说的那个,拥有着狂牛血脉的牛族大力士,他手中的巨型铁柱,显然是敲钟用的。
  
      抵达了青木城后,袁洪这个好战分子,肯定要来会会这个牛族大力士的,至于什么隐藏,什么窥探,那真不是袁洪擅长的事情。
  
      挥舞着上百吨的撞钟铁柱,那牛头人鼓涨着浑身,那丝毫不比袁洪逊色的肌肉,勇敢的和袁洪对轰着,丝毫不落下风。
  
      不过,那撞钟铁柱,毕竟不是帝兵,单纯只是重量高而已。
  
      因此,仔细看去,那巨大的撞钟铁柱上,已经布满了一道道的砸痕,这些痕迹,显然都是袁洪的镔铁棍砸出来的。
  
      至于袁洪,虽然他手中的镔铁棍,重量只有一万八千斤,但是要知道……时到如今,在小金的炼制下,这镔铁棍,已经是帝兵了!
  
      镔铁棍成就帝兵之后,除了坚硬,柔韧,沉重之外,除了可以自动修复损伤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调动天地能量,让铁棍的重量无限提升。
  
      因此,虽然从外表看去,镔铁棍的体积不如牛头人手中的巨型撞钟铁柱,但是单就重量而言,却丝毫不落下风。
  
      叮当的对轰中,那牛头人虽然丝毫不落下风,但是他手中的巨型铁柱,却毕竟笨重无比,而且坚硬程度也不够。
  
      时到此刻,也不知道两人打了多久,总之……那牛头人手中的巨型铁柱,已经伤痕累累,不满了裂纹。
  
      剧烈的一声铿锵声中,袁洪高举着镔铁棍,凌空蹿起了上百米高,随后全力的一棍,朝着那牛头人砸了下来。
  
      面对袁洪全力的一棍,那牛头人傲然挺直了身躯,将长达九米,直径一米的巨型撞钟铁柱,高高的举过头顶,硬抗袁洪全力的这一棍。
  
      轰隆……咔嚓……
  
      剧烈的轰鸣声,被头上的古钟全部吸收掉,可是近距离下,燕归来还是听的很清楚,夹杂在剧烈的轰鸣声中,有一道轻微的,金属断裂的声音。
  
      仔细看去,那牛头人手中的巨型铁柱,正中间的位置,拦腰出现了一道横纹。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知道,那牛头人手中的巨型铁柱,怕是要完蛋了。
  
      尽管重达上百吨,可是重量代替不了质量,更代替不了硬度。
  
      在袁洪的猛砸之下,这巨型铁柱,不仅外表伤痕累累,就连铁柱的内部结构,也已经在力量的作用下,扭曲断裂,强度一降再降,支撑不了多久了。
  
      终于……
  
      咔嚓声响中,袁洪一连三棍之下,那牛头人手中的巨型铁柱,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从正中间那道横纹的位置,断裂了开来。
  
      双手一轻之间,那牛头人双手各持着一半铁柱,继续抵抗着袁洪山洪海啸般的攻击。
  
      双手各拎着半根重达五十多吨的重型铁柱,那牛头人面无惧色,双手连环飞舞,将袁洪的每一棍,都挡住。
  
      不过,袁洪可也丝毫不落下风,也是越战越勇,手中的并铁棍,挥舞的呜呜做响。
  
      咔嚓!咔嚓……
  
      终于,十几棍之后,牛头人手中的两截铁柱,在袁洪的镔铁棍下,终于被砸裂成了无数的铁块,飞溅的到处都是。
  
      双手一轻之间,看着布满周围地面上的碎铁块,牛头人一脸的苦涩,如今,他的兵器已经没有了,接下来要怎么打?
  
      用肉身去对抗镔铁棍吗?那就是在开玩笑了,失去了兵器之后,一旦被打结实了,袁洪只需要一棍,就可以把他砸的脑浆崩裂,死于非命。
  
      呼哧……
  
      猛的将手中的镔铁棍一收,袁洪傲然道:“你已经败了,怎么样……按照你们牛族的规矩,你该做我的坐骑了吧!”
  
      哼!
  
      冷哼一声,那牛头人倔强的昂着脑袋道:“我没有败,你也没有胜,你只是占了兵器的优势而已,若我的兵器不碎,你打不赢我的!”
  
      爱惜的抚摸着手中的镔铁棍,袁洪得意无比的道:“兵器,就是一个武者的命,你没有好兵器,就是没有好命,也合该你做我的坐骑!”
  
      冷冷的看着袁洪,那牛头人道:“无论是战技,还是力量,你都没有战胜我,我现在只是没了兵器而已,否则的话,我绝不可能输给你,所以……我不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