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875章 净柳宝树
    净柳宝树,既然是法宝,自然是内含法则的。值
  
      得一提的是,这法则并不是燕归来创造的,事实上……以燕归来的本领,也创造不出法则来,甚至连凝聚法则,都有所不能。
  
      先天净柳的身体内,本就蕴含着法则——复制法则!
  
      所谓的复制法则,就是说……随便折下一根柳条插在地上,便可以在短时间内,长出一株一模一样的先天净柳。
  
      传说中,先天净柳生长的世界,绝不会有其他树木存在,如果将先天净柳,种在乾坤世界,那么少则百年,多则千年,整个乾坤世界,将再无其他树木,只剩先天净柳这一种树木。之
  
      所以如此,不是因为先天净柳吞噬其他树木,而是因为先天净柳可以将本体无限复制,要不了多久,整个乾坤世界,就全是先天净柳的复制体,再无其他树木生长的空间了。
  
      为了避免这种灾难在乾坤世界出现,灵木帝尊将先天净柳肢解,用柳条和树根,炼制出了万柳大阵,用先天净柳的树干,炼制出了青木龙环刀!不
  
      过燕归来可没那么多担忧,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担心那么多有什么用?
  
      当灾难真的要来时,那是什么都挡不住的,再小心也没有任何用处。而
  
      且最重要的是,燕归来会把这净柳宝树,炼入自己的虚空法身之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祸害到乾坤世界的一草一木。
  
      看着那宝光四射的净柳宝树,燕归来开心的一笑,如此一来……木系法宝便已经炼就,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之下,他的虚空法身,可以再次晋升了!
  
      心念一动之间,燕归来收起了那净柳宝树,随后闭上了双眼,将神识转回了人类的躯体之上,柳颜那边的求助,是时候去了解一下了。虽
  
      然燕归来很想立刻开始闭关,将九龙腾云鼎,丙丁神火炉,天地元磁磨盘,净柳宝树,天一生水瓮,炼入虚空法身当中,不全五脏六腑。可
  
      是政部的事,可是关系到全人类的大事,他已经耽搁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回到虚空法身之中,燕归来第一时间离开了密室,赶去了柳颜的办公厅。
  
      刚一见面,柳颜便不顾一切的扑进了燕归来的怀中。确
  
      切的说,是柳颜一把将燕归来,给抱在了饱满的胸怀之间。如
  
      今,燕归来的身材还是没怎么长,单从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已,稚嫩无比。
  
      因此,尽管柳颜是想扑进他的怀里的,可是事实上……身高差距在那里呢,她已经够努力的矮下身去了,却结果,却依然是燕归来,被她搂进了怀里。
  
      扑簌簌的泪水,顺着柳颜的双眼中滚落而出,滴落在了燕归来的肩膀之上。
  
      抽噎着身躯,柳颜道:“你不要信那些谣言,我真的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我,我……”
  
      皱了皱眉头,燕归来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人尽可夫的,你明明还是一个黄花闺女,谁说你人尽可夫的?”听
  
      到亚归来的话,柳颜一把推开了燕归来,双眼红红的看着燕归来道:“你……你不是相信了传言吗?那你为什么不来见我?”
  
      苦笑着摇了摇头,燕归来道:“我跟你说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做,哪可能随叫随到,你以为我是在骗你吗?”不
  
      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柳颜其实也知道,若无重要大事,燕归来怎么可能抛下政部的大事不管,跑的连个影子都见不到。
  
      看着柳颜双眼通红的样子,燕归来道:“这又是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燕归来的询问,柳颜道:“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散播了一些谣言,说我在做陪酒女时,只要客人给钱,我就陪他们睡觉……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比如谁谁谁,还有谁谁谁的……”听
  
      到柳颜的话,燕归来不由的勃然大怒,这散播谣言之人,真的太恶毒了。对
  
      于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名节更重要的了,一旦在这一方面被打倒,那柳颜这一生,都再也无法直起腰杆了。
  
      长吸了口气,燕归来道:“流言中涉及到的那几个人,都是什么说法,什么态度?”面
  
      对燕归来的询问,柳颜苦涩的道:“他们哪有什么说法啊,全部都沉默不语,即不说有,也不说没有。”“
  
      那还等什么,查……给我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燕归来大手一挥道。迟
  
      疑的看了看燕归来,柳颜道:“怎么查啊?根本没有头绪啊。”
  
      冷冷一笑,燕归来道:“首先,把流言涉及到的那些人,都给我抓起来,然后……算了,这件事,我亲自来!”
  
      说话之间,燕归来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很快……这些命令,便被送了出去。仅
  
      仅一个时辰之后,监察部的所有高层首脑全部都到齐了。没
  
      有任何的客套和谦让,燕归来断然道:“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你们监察部在做什么?混吃等死吗?”
  
      面对燕归来毫不留情的指责,监察部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虽
  
      然燕归来没有说明是什么事,但是,其实也不需要说明了,还能是什么事呢?迟
  
      疑的看了看燕归来,白冰道:“这个……这件事,毕竟属于柳颜的私事,我们监察部,似乎不太适合插手吧?”皱
  
      了皱眉头,燕归来道:“你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这是私事吗?还是说……你眼睛是瞎的,看不出柳颜还是黄花闺女?”
  
      黄!黄花闺女?
  
      听到燕归来的话,白冰愕然朝柳颜看了过去,可是单从外表看的话,却根本看不出什么。不
  
      过,她看不出来,是因为她是女孩子,不是男人,因此无法从一些细节特征上,看出一个女孩子是否还是在室。
  
      可是类似东方天秀这样的男人,就不同了,是不是黄花闺女,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皱了皱眉头,东方天秀道:“确实……大执政官还未经人事,如此说来……这件事就不简单了,这是一场阴谋颠覆。”
  
      点了点头,燕归来道:“没错,我不管始作俑者的初衷是什么,他们实际在做的,就是颠覆,这是背叛全人类的重罪!”“
  
      不好意思,我是在无法单从外表,判断大执政官阁下,是否未经人事,因此……我是否可以……”白冰谨慎的道。
  
      面对白冰的质疑,柳颜并没有动怒,大方的走到白冰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白
  
      冰也没有客气,直接伸出右手,握住了柳颜那柔弱无骨的小手。
  
      虽然,白冰无法从外表,判断出柳颜是否是处子,可是作为修士,处子元阴是否还在,却是最最权威的证据了。只稍微一探测,白冰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以前,白冰就听说过所谓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可是在白冰看来,那说的就是莲花而已,真正放在人的身上,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柳颜用事实证明了,真的有人可以出淤泥而不染,真的可以坚守着自己的坚持,无论环境有多么的恶劣。赞叹的看着柳颜,下一刻……无边的怒火,从白冰的心底涌出。身为女孩子,她最能明白这种痛苦,事实上……这样的流言蜚语,她也是经历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