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896章 蜚蠊帝尊
    时光荏苒,转瞬之间……十八个月的时间便过去了。十
  
      八个月的时间里,人族七大将,自那魔灵仓库内,取出了无以计数的金银铜铁,为军部的八百万大军,量身炼制全套的武皇套装。同
  
      样也是十八个月的时间里,在楚行云的命令下,以袁洪和牛夯为首,巨猿族,巨蟒族,以及虎族联起手来。在
  
      巨猿族,巨蟒族,以及虎族的支持下,暴熊族重返熊族,熊大和熊二解散了熊族的长老会,驱逐了熊族的族长,暴熊族重新接掌了熊族的大权,成为了熊族的主宰。
  
      如此一来,三大王族,以及三大贵族,合计六大种族中,有四大种族,已经被抱成了一团,只剩下狂狮族,以及巨鳄族仍然没有加入。
  
      事实上,狂狮族和巨鳄族,这一王一贵,都并不在人类的五大部州之内,而是在遥远的西方,想接触也接触不上。
  
      除了东部诸州之外,整个乾坤世界,皆为妖族的地盘,因此……并非所有的妖族,都居住在人类附近。
  
      除非有大战发生,否则的话,妖族的三大皇族,以及王族中的狂狮族,贵族中的巨鳄族,都居住在自己的祖巢附近,不会在人类世界逡巡。
  
      人类失落的东,西,北,中,四大部州,正是被巨猿族,巨蟒族,猛虎族,以及暴熊族所占据。因
  
      此,当这四大种族,抱成一团之后,人类失落的四大部州,便已经重新回到了人类的怀抱之中。同
  
      一时间内,十八个月的时间里,在柳颜的努力下,人类也初步稳定了下来,所有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整个南部诸州,一派繁荣气象。
  
      至于深渊世界,则更是捷报连连……
  
      过去的十八个月的时间里,一千万兵蚁一路横扫,所过之处,所有的蜚蠊战将,全部被啃食一空,连点渣子都没剩下。以
  
      每个月横扫一层的速度,十八个月后,千万兵蚁,终于推进到了蜚蠊族的祖巢之外,这一战之后,整个蜚蠊族虽然不至于就此灭绝,但却再难掀起丝毫风浪了。巨
  
      大的蜚蠊峡谷之外,深渊一族的十八大帝尊,以及魔灵族的一众大将,恭敬的排列成两行,一脸虔诚的等待着什么。
  
      万众期待之下,终于……一道空间裂缝,自虚空之上开启,庞大无比的太虚噬灵蟒,蜿蜒着身躯,从空间裂缝中钻了出来。
  
      仔细看去,那太虚噬灵蟒的额头之上,楚行云纤细的身影,傲然伫立在那里。冷
  
      冷的扫视了下方的迎接人群一眼,经历过了这么多事,已经很难有事,让楚行云动容了,至于紧张,楚行云早已经忘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对着所有人点了点头,楚行云抬起头,朝着蜚蠊祖老巢看了过去。放
  
      眼所见,蜚蠊族的老巢,为与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下,无尽的蜚蠊族战士,正是从前方的深渊之下,不断振翅飞出的。
  
      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深渊,楚行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一切,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思
  
      索之间,楚行云脚下一踏,那太虚噬灵蟒身影一闪之间,瞬间出现在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上空,凌空悬停在那里。哦
  
      ……上
  
      下看了看,只一瞬间,楚行云便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了。这
  
      里他确实熟悉,一百多年前,他不知道来这里来了多少次。事
  
      实上,楚行云现在所立的位置,他是从来不曾来过的。
  
      可是现在这个位置的正上方,他可是在这里驻留了不知道多久,来了不知道几次。
  
      这深不见底的深渊,其实就是无风之渊,百多年前,楚行云采集金风的时候,就是在上方几万米之上的位置。
  
      心念一动之间,太虚噬灵蟒瞬间犹如化做一道利箭,朝着无尽的深渊,一头扎了下去。面
  
      对着太虚噬灵蟒的入侵,深渊内的所有蜚蠊战将,全部振动着双翅,拼命的飞了过来,试图拦截住楚行云。可
  
      惜的是,有太虚噬灵蟒在,任何的拦截,都不过是笑话而已。
  
      白光连闪之间,太虚噬灵蟒轻松的闪过了蜚蠊大军的几道拦截,一路杀入了无风之渊最底部。
  
      这无风之渊,上接地表,从地表看起来,就是一道宽阔无比的大地裂缝。
  
      可是再深的深渊,再大的裂缝,也终究是有底的,无风之渊也不例外。放
  
      眼看去,无风之渊的底部,是一个辽阔无比,直径足有上万米的环形深坑。
  
      深坑的最底部,一方硕大无比的黑色石碑,正斜斜的插在地面之上。
  
      这方石碑,高约九米,宽约三米,不知是由何种材料雕刻而成的。
  
      漆黑的石碑之上,篆刻着一个个金色的字体,仔细辨认了一下,楚行云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都不认识!
  
      按道理说,即便是楚行云没见过的文字,他也可以从字的形态上,结构上,大约判断出这些字的意思,虽然不能说现场翻译,但却也是能看懂一部分的。
  
      可是这黑色的石碑之上,足足三千个金色的字符,楚行云却连一个都不认识,完全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嗖
  
      嗖嗖嗖嗖……
  
      正疑惑之间,五道身影,瞬间从石碑下跳了起来,分别从五个方向,将楚行云围在了正中间。环
  
      顾那五道身影,楚行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放
  
      眼看去,那是五个身躯足有十米长,粗壮到吓人的巨型蜚蠊。
  
      五只蜚蠊形态上差不多,长的也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五只蜚蠊的颜色,是各不相同的。
  
      青黄赤白黑,五只蜚蠊,便有五种颜色,这也是楚行云唯一能区分的依据。五行化身吗?看着这五只蜚蠊,楚行云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虽然外表看起来,这是五只蜚蠊,可是事实上……凭借着自己的感知,楚行云却可以断定,这不是五只,而是一只蜚蠊的,五个化身!又一个一劫帝尊吗?想要凝练出五行化身,最起码要一劫帝尊,普通的帝尊,可绝没有这个本事。
  
      只不过,让楚行云不能理解的是,即便是一劫帝尊,也不可能无限的,凝练出亿兆的蜚蠊战将,这不符合逻辑。正疑惑之间,漆黑的石碑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流转了起来。金色的光芒,流水般的自那三千个金色字符上一闪而过,下一刻……以黑色石碑为中心,三千只蜚蠊战将,凭空凝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