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907章 再见流香、
    感受到白冰的到来,水流香默默的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眼,淡然的朝白冰看了过去。
  
      尴尬的整了整衣衫,白冰恭敬的一抱拳,严肃的道:“白冰见过香帅!”面
  
      对白冰的行礼,水流香淡淡一摆手道:“你我份属姐妹,不需要客气。”听
  
      到水流香的话,白冰放下了双手,怜惜的看着面前这个单薄纤细,却又倔强无比的女孩。对
  
      于水流香,白冰最开始是非常厌烦,非常看不起的。尤
  
      其是水流香修炼冰心绝情诀,达到圆满形态之后,对楚行云的所做所为,让白冰真的很看不过眼。在
  
      当时的白冰看来,水流香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要气质没气质,而且对楚大哥又那么不好,根本就配不上楚大哥。可
  
      是随着过去百年多时间的接触,渐渐的……白冰了解了水流香。以
  
      白冰的恐怖智慧,接触一个人百年之久,绝对可以把这个人从内到外,了解的通透无比。事
  
      实也是如此,过去一百多年时间的接触,白冰已经彻底了解了水流香,真正明白了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温柔,善良,内心拥有着强烈的正义感,为了黎民苍生,她拥有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而且最重要的是,温柔善良的内心,却并不缺乏倔强和刚强。
  
      内心世界里,水流香是非常纯净,甚至是纯情的,既然认定了一个人,便是百死不悔。换
  
      了是其他女人,面对两次背叛自己,甚至和其他女人,生过两个孩子的男人。
  
      有几个女人,能够大度的原谅,并且依然那么痴迷的爱着那个男人呢?白
  
      冰自问,她是做不到的,别说两次,即便只有一次,她也绝对接受不了。
  
      如果只是一味的纯真善良,有正义感,有牺牲精神,倒也没什么。最
  
      重要的是,水流香还是一个有魄力,有斗志,有能力的女人。过
  
      去一百多年来,若不是水流香坐镇在这里,人类恐怕早就被灭绝了。
  
      虽然说,一百多年前,人族七大将,是因为楚行云的命令,才不得不团结在水流香周围,保护她,辅佐她。
  
      可是,百年时间过去之后,包括白冰在内,人族的七大将,对水流香已经是心悦诚服了。此
  
      时此刻,即便没有楚行云的命令,他们也发自内心的,愿意团结在她的周围,愿意听从她的调遣。若
  
      这世界上,没有楚行云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水流香……是他们愿意一生效忠的明主!正
  
      沉思之间,水流香轻声道;“怎么……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面
  
      对水流香的询问,白冰张了张嘴,可是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猛一咬牙,既然楚行云没有要求保密,那一切不如直说。
  
      思索之间,白冰道:“刚才,他……他来看你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肯现身……”
  
      呼哧……
  
      听到白冰的话,水流香猛的站起身来,漆黑的双眼,急切的在周围的虚空中扫视着。
  
      “不用看了,他……他已经走了。”白冰叹息着道。走
  
      了?听
  
      到白冰的话,水流香猛的转过头,朝白冰看了过去,脸上的表情,即悲伤,又绝望,看的白冰直想哭。
  
      “他让我带话给你,他说……他从来没有怪过你,错的是他,你没有犯过任何错误。”白冰颤抖着道。不
  
      !不!不……
  
      用力的摇着头,水流香类如雨下的道:“是我错了,就算是假的,我也不该和其他男人结婚的,是我错了……我罪不可恕,我知道他不会原谅我,再也不想见我了,呜呜……”
  
      说话之间,水流香双手捂着面孔,哭的肝肠寸断……
  
      面对水流香的话,白冰张了张嘴,很想安慰一下她。
  
      可是时到如今,她又能说什么呢?如
  
      不是心里是在无法原谅水流香的话,那为什么连区区一面,都不肯见她呢?
  
      哎……水
  
      流香肝肠寸断的哭声中,终于……一道凄凉的叹息声响了起来。叹
  
      息声中,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了石笋之上,楚行云的身形,自那空间裂缝中一步迈了出来,出现在了水流香的身前。听
  
      到那道叹息声,水流香猛的抬起头来,放下了双手,一双泪眼,狂喜的看向了楚行云的身影,目光中满是狂喜之色。轰
  
      隆!轰隆隆……轰隆隆隆……
  
      随着楚行云出现,刹那之间……以楚行云为中心,十八尊极爱冰雕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虽然楚行云的血脉变了,灵魂也变了,可是他的内心世界里,对水流香的爱,却从来没有变过。同
  
      样的真爱,在十八尊极爱冰雕内震荡着,与楚行云胸膛之内,对水流香那极致的爱,产生了最激烈的共鸣!真
  
      爱共鸣之下,水流香便感到无比的温暖,喜悦而又欣慰的泪水,奔涌而出。虽
  
      然彼此之间,还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可是感受着空气中震荡的极爱,感受着楚行云胸膛内,那如海如山的真爱,水流香便已经确定。她
  
      的云哥哥,真的没有怪过他,还是如过去一般,如珠如宝的爱着她。
  
      激动之下,水流香猛的一埋头,朝楚行云冲了过去,一头扑进了楚行云的怀抱之中。
  
      面对着水流香的飞扑,楚行云想过要推开,可是很多时候,人的肢体,真的未必听从意识的指挥。
  
      心里想要推开,可是他的肢体,却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一把将水流香拥在了怀中。云
  
      哥哥……香香好想你,你……你真的不怪香香了吗?听
  
      着怀抱内,水流香那欣喜若狂的声音,楚行云摇了摇头道:“你从来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为什么要怪你呢?”从
  
      楚行云的怀内抬起头来,水流香愧疚的道:“对不起云哥哥,是香香错了……”
  
      轻轻伸出手,抚去了水流香脸蛋上,那晶莹的泪珠,楚行云道:“傻丫头,你没有错……你只是太过努力,努力到忘记了努力的目的。”
  
      摇了摇头,水流香怯怯的道:“对不起云哥哥……香香确实错了,我不该忘记的。”叹
  
      息一声,旁边的白冰接口道:“其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这样,拼命的努力着,试图为父母,为妻儿,闯出一片天空。”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是啊,可是太过努力之下,他们最先忽视的,就是父母和妻儿。”看
  
      了看水流香,白冰悲哀的道:“可是终于功成名就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子欲养,而亲不待,妻子也已经离他而去,儿女对他,也犹如仇人一般。”
  
      紧紧的抱着楚行云,水流香点头道:“是啊……直到我接到云哥哥的诀别书,真正彻底的失去时,我才忽然醒悟过来,我为什么要追求这些啊?这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说话之间,水流香满脸哀求的看着楚行云道:“云哥哥……以前是香香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叹息一声,楚行云轻轻放开了水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