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908章 娓娓的讲述
    感受着楚行云僵硬的动作,以及放开了自己的臂膀,水流香小嘴不由的一瘪,豆大的泪水,再次流淌而出。虽
  
      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楚行云的动作,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轻轻推开了水流香,楚行云道:“来……咱们先坐下来,你们听我慢慢说。”面
  
      对楚行云的话,水流香和白冰,同时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盘
  
      膝坐在了地面之上,楚行云长吸了口气,随后娓娓的讲述了起来……简
  
      明扼要的,楚行云将自己是帝天弈的劫子和鼎炉,以及天地大劫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听
  
      到楚行云竟然是帝天弈的劫子,白冰和水流香不由的惊呼出声。帝
  
      天弈的威名,在乾坤世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以
  
      当年楚行云的实力,竟然成为了帝天弈的劫子,那几乎是有死无生的。深
  
      深的看着水流香,楚行云继续道:“那一年,万念俱灰之下,我进入了星空古路,然后……在接近真灵大陆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道非常熟悉的灵魂波动。”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继续道:“在那昏暗的星空古路上,在杂乱的陨石群落中,我发现了一尊冰棺,冰棺之内,躺着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人。”冰
  
      棺!
  
      听着楚行云的讲述,水流香捏紧了拳头道:“那……那冰棺里,躺着的是谁?我认识吗?”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你不但认识,而且还非常熟悉,事实上……你应该可以猜到她是谁的。”
  
      听到楚行云这句话,水流香内心不由的一震。
  
      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凭借女人的直觉,水流香知道,这个人一定很特殊,特殊到……足以导致楚行云不能再接受她。
  
      凭借这股直觉,只一瞬间,水流香便瞪大了眼睛,惊声道:“那……那冰棺之内,莫非……莫非是夜千寒!”
  
      “没错,那冰棺之内不是别人,正是夜千寒!”楚行云点头道。
  
      摇了摇头,楚行云道:“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了,而且……最让我感动的是,那冰棺之内,在临死之前,夜千寒留下了一首情诗。”
  
      不悔此生种深情,
  
      甘愿孤旅自飘零。长
  
      恨鸳侣唯梦里,
  
      宁负苍天不负卿。
  
      听到这首小诗,水流香的娇躯不由的一晃,悲苦的道:“所以……所以你就被感动了,就娶了她是吗?”面
  
      对水流香的询问,楚行云点了点头道:“是啊……当时……天地大劫随时都会开启,作为帝天弈的劫子,我自认必死,而且当时我以为,你已经嫁给了东方天秀,所以……”不
  
      !不……悲
  
      怆的流着眼泪,水流香道:“不是这样的,我清醒之后,便中止了那个计划,我没有嫁给他,没有的……”
  
      深深的看着水流香,楚行云道:“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反正我也快死了,临死前……给千寒一个名份,也算是一种成全。”绝
  
      望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能够理解楚行云的想法。那
  
      个时候,水流香不要他了,面对帝天弈的夺舍,他也绝对是十死无生。在
  
      绝境之下,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选择成全夜千寒。因
  
      此,楚行云和夜千寒的结合,与感情无关,完全是一种善意的成全。
  
      颤抖的吸了口气,水流香道:“千寒现在在哪里?她……没有跟在你身边吗?”
  
      听到水流香的问题,楚行云不由的一颤,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副画面,飞快的闪现着……大
  
      婚之夜,夜千寒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时……她笑得好甜。漫
  
      天的乌云下,夜千寒飞蛾扑火一般,投入他的怀抱,替他挡下了那必杀的一剑。万
  
      千劫雷之下,人生的最后一瞬,夜千寒是笑着的,能够死在至爱的男人怀中,陪着自己最爱的人一起上路,夜千寒没有遗憾。终
  
      于,楚行云慢慢睁开了双眼,无限哀伤的道:“千寒啊……她已经走了。”走
  
      了?她去哪里……
  
      面对楚行云的话,水流香很不理解,可是问题刚问了一半,她便已经意识到,这所谓的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慌乱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道:“走了?她怎么可能走了!”
  
      深深的看着水流香,楚行云道:“她本来是不必死,也不会死的,可是为了救我,在最关键的时刻,她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了我的怀里,挡下了帝天弈,那必杀的一剑!”“
  
      最后,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带着满足的微笑,面对着漫天的劫雷,欣然陪我一同上路……”楚行云缓缓道。无
  
      神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道:“原来是这样啊,你的命……根本就是千寒姐姐,用她自己的命换来的啊。”赞
  
      叹的摇了摇头,水流香喃喃的吟诵着,夜千寒的那首小诗。不
  
      悔此生种深情,甘愿孤旅自飘零;长恨鸳侣唯梦里,宁负苍天不负卿……真
  
      的是一首好诗啊,千寒姐姐……多谢你了,谢谢你救了云哥哥……看
  
      着失魂落魄的水流香,楚行云道:“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时到如今,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能再见你了吧?”落
  
      寞的一笑,水流香道:“作为一个妻子,千寒姐姐已经做了她所能做到的一切,因此……作为他的夫君,你已经无法背叛了。”
  
      点了点头,楚行云继续着道:“是啊……能有千寒这样的妻子,我楚行云心满意足,对于她的爱,我用一生的孤独还她便是。”
  
      听到楚行云的话,水流香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言者有心,听者有意……
  
      虽然没有说明,但是楚行云刚才一句话,其实是包含深意的。夜
  
      千寒这样情深义重的妻子,楚行云是无法背叛的。夜
  
      千寒的爱,楚行云无法用感情去偿还,因此……只能用一生的孤独,来偿还这份情意。
  
      可是,为什么只能用一生的孤独去偿还呢?难道不能用真情真爱吗?
  
      不……不能……因
  
      为水流香知道,云哥哥虽然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曾经先后两次,背叛了她。
  
      可是,自始至终,背叛了她的,都只是云哥哥的躯体,云哥哥的心,从未背叛过。
  
      因此,无论如何,楚行云都不可能用真情真爱,去偿还夜千寒,只能用一生的孤独,作为补偿……
  
      至于楚行云的内心里,是不是真的只爱水流香,其实那十八尊极爱冰雕,已经给出了回答。
  
      若不是达到了极致的真爱,这十八尊极爱冰雕,根本就不可能炼制成功!若
  
      不是依然爱着水流香,刚才……那十八尊极爱冰雕,根本就不会发生共鸣!
  
      爱怜的看着楚行云,水流香既无比的悲伤难过,又无比的开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