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913章 胡言乱语
    听到这个名字,楚行云眉头猛的一松,是了……这百里无生之所以看起来面熟,是因为他的眉眼之间,赫然有着百里狂生的样子。
  
      不出预料的话,这百里无生,应该就是百里狂生的子孙后代了吧。现
  
      在想来,百里狂生,现在也一百好几十岁了,早已经是儿孙满堂了。
  
      另一边……深
  
      深的看了百里无生一眼,楚无意道:“你不错,没有丢你百里家族的脸,受奖吧……”说话之间,楚无意单手握住宝剑,朝百里无生递了过去。
  
      按照规则,这个时候……百里无生,应该立刻单膝跪地,双手举过头顶,恭敬的接过女皇授予的宝剑,并且就此宣誓效忠。可
  
      是也不知道那百里无生是怎么想的,面对楚无意递来的宝剑,不但没有单膝跪地,甚至连欠身都免了。
  
      冷冷的看了那金色的宝剑一眼,百里无生道:“无生不需要这样的奖励,毕竟……这金剑不过是皇器而已,可我的佩剑,却是帝兵!”
  
      面对百里无生无礼的拒绝,楚无意却并没有动气,淡然一笑道:“按照规则,奖品便是这金剑,不容拒绝……不过,看在百里叔叔的面子上,我不介意给你一次机会,说吧……你想要什么?”面
  
      对楚无意的询问,百里无生目光一闪,双目中掠过迷醉之色,张口道:“无生不需要任何奖品,只希望无意女皇,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哦
  
      ?好
  
      奇的看了看百里无生,楚无意道:“你想要机会吗?只不知……你想要的,是什么机会呢?”长
  
      吸了口气,百里无生道:“无生所求不多,只求无意女皇,能给与无生一个机会,一个追求女皇,成为女皇夫婿的机会!”
  
      大胆!放肆……百
  
      里无生的话声刚落,台阶之上,分列两侧的大臣们,便同时站起身来,大声叱喝了起来。猛
  
      的一抬手,楚无意制止了一众大臣们的怒喝声,淡然道:“对于你的厚爱,无意非常感谢,只不过……家父远游未归,无意不想谈论嫁娶之事。”皱
  
      了皱眉头,百里无生道:“怎么……无意女皇,莫非是看不上小生吗?”
  
      面对百里无生无礼的进逼,楚无意的笑容也逐渐收敛了起来,清冷的道:“没有什么看上,也没有什么看不上,在无意的眼中,众生平等!”长
  
      吸了口气,百里无生道;“这么说,你这是拒绝小生了?”
  
      淡然摇了摇头,楚无意道:“你硬要这么认为,我也无从反驳,不过在我看来,我只是没有答允而已。”哈
  
      哈哈哈……听
  
      到楚无意的话,那百里无生猛的仰天狂笑了起来。
  
      大笑声中,百里无生道:“我真想不明白,你的父亲,已经一百多年没有消息了,他若是死在了哪个犄角旮旯,你还终生不嫁了吗?”放
  
      肆!
  
      听到百里无生的话,楚无意顿时勃然大怒,猛一挥手之间,暗劲涌动,瞬间将那百里无生,压的跪伏在地面之上,周身的骨骼咔咔做响。森
  
      冷的看着百里无生,楚无意道:“你对我胡言乱语,看在百里叔叔的面子上,可以不与你计较,可是你若敢胡言乱语,辱及家父,我绝不饶你!”
  
      说话之间,楚无意猛的抬起头,朗声道:“百里无生对大楚皇室太祖不敬,就此革除所有功名,永不录用!”滚
  
      ……
  
      宣布完命令,楚无意猛一挥手,那百里无生的身体顿时腾空而起,飞出了几十米,重重的砸在了台阶下,坚硬的青石地面之上。噗
  
      嗤……痛
  
      恨其辱骂父亲,楚无意虽然看在百里狂生的面子上,并没有下杀手,但是这一摔之下,可丝毫没有留手。
  
      一摔之下,那百里无生只摔得天昏地暗,口吐鲜血,五脏六腑,都遭受了剧烈的冲击。冷
  
      冷的看着那百里无生,虽然从有记忆一来,楚无意从来没有见过父亲,但是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让她敬重的人。
  
      如果有人对她不敬,楚无意可以大度的忍让,所谓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放也就过去了。可
  
      是一旦有人,胆敢辱骂她的父亲,那便是万难容忍的。别
  
      说是百里无生了,即便是百里狂生胆敢如此,也必将受到惩罚。
  
      虚空夹层中,看着面前的一幕,楚行云的眉头皱的很紧。
  
      楚无意很好,无论是作为女儿,还是作为大楚皇室的女皇,她都是很好很好的。不
  
      过,作为女皇,楚无意的狠辣程度,似乎稍显薄弱。
  
      换了是楚无情在这里,这百里无生非得被拖出去,重打一百重棍,再关押个十年八年的。
  
      就这,还是看在百里狂生的面子上……
  
      作为真灵世界,大楚皇室的开国皇帝,楚行云的威严和荣耀,是绝对不容玷污的。
  
      不是说楚行云有多矫情,……若连开国皇帝,都可以随便谩骂了,那么国威何在?大楚皇室,又凭借什么,去镇压那些野心家!叹
  
      息着摇了摇头,楚无情确实无情,即便对自己人,也是心狠手辣,对待外人,那更是绝不容情。而
  
      楚无意,虽然名为无意,但却并非是无情无义之人,正好相反……她是一个非常有情有义的人,否则的话……堂堂的大楚皇室的女皇,何须看百里狂生的面子?
  
      虽然说,百里狂生,是楚行云最好的兄弟,可是作为皇室,别说只是异姓兄弟,为了皇朝的权势,连亲兄弟,杀起来都不会皱眉头,哪有什么面子可言?
  
      今天这件事,如果给楚行云来处理的话,其实是非常容易的。
  
      别管涉及到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如果说,按照既定的律法,该斩首,那就斩首……
  
      如果需要株连九族,那楚行云会亲自出手,把百里狂生全族都抓起来,全家老小,一个不留!以证律法……不
  
      是楚行云狠毒,而是律法本就无情,越是上位者,就越是要一丝不苟的去遵守。
  
      徇私枉法,虽然看起来有情有义,但却害苦了黎民百姓,芸芸众生。
  
      为一人,而害天下,楚行云绝不做这样的事。也
  
      许有人会觉得楚行云残酷,其实不然……残酷的是律法,而不是楚行云。
  
      律法既然建立,就要去遵守,不然的话,又何必去建立呢?
  
      事实上,如果楚行云是皇帝的话,株连九族这样的刑罚,根本就不会存在,因此……百里狂生满门抄斩的事情,也是不可能发生的。
  
      真正残酷的,永远不是执行律法的人,而是制定律法的人。作
  
      为执法者,就应该照本宣科,该如何就是如何,徇私枉法,是万万要不得的。
  
      而类似的错误,楚无意就一连犯了几次,百里狂生又如何?为什么要看他的面子?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退缩,让步?
  
      还别说是百里狂生了,作为真正的执法者,即便是楚行云出来,也依然不能退缩,该如何便是如何,没什么道理好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