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920章 血咒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好在,百里兄乃修行之人,就算没了这几个不肖子孙,也可以拥有其他的子孙,不过……”
  
      说话之间,楚行云严肃了起来,深深的看着百里狂生道:“养不教,父之过……经受了这次的教训后,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该如何教育子女了吧?”用
  
      力的点了点头,百里狂生道:“忠孝仁义,一向是百里家族的立族之本,这一次……我绝不敢懈怠!”叹
  
      息一声,楚行云掏出一瓶丹药,递给了百里狂生道:“你本身,虽然并没有参与到叛乱之中,但是作为百里杀生的父亲,百里无生的爷爷,你是难辞其咎的,因此……按照大楚律法,你将被发配到遗弃之地……”
  
      点了点头,百里狂生道:“身在何地,对我而言都没有差别,只要留着我这有用之身,便有将功折罪的机会。”
  
      深深的看着百里狂生,楚行云道:“那遗弃之地就交给你了,日后……大凡罪孽深重之人,都将被发配到那里,我希望……你可以将他们训练为一支无敌的铁军!”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一旦将来再有叛乱,我希望这支遗弃大军,会成为大楚最后的底牌!”可
  
      是……
  
      听到楚行云的话,百里狂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道:“那遗弃之地,灵气无比的匮乏,似乎……无法……”
  
      自信的一笑,楚行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在遗弃之地,为你开辟一座洞天福地,里面的灵气浓度,百倍于外面的世界。”听
  
      到楚行云的话,百里狂生顿时亮起了眼睛。如
  
      果真的可以做到的话,那么只要给足他时间,他一定可以训练出一支无敌的铁军!看
  
      着百里狂生兴奋的样子,楚行云挥手之间,将百里狂生,收入了次元空间之中。放
  
      眼看去,巨大的次元空间之中,整整三万柄漆黑的宝剑,悬浮在半空之中。深
  
      沉的看着百里狂生,楚行云道:“这三万柄宝剑,名为血煞魔剑,是由五金残渣,以及那三万血剑卫的血肉和灵魂,凝聚而成的。”血
  
      煞魔剑!
  
      感受着那三万柄血煞魔剑散发出的狂暴波动,百里狂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三万柄黑光血剑的精华,凝聚为三千剑器,以及被楚行云收入了七星古剑之中,不可能再放出来了。不
  
      过,三万柄黑光血剑中,蕴含的可不全是精华,绝大部分其实是杂质和糟粕,以及那三万血剑卫的血肉,凝聚而成的凶煞血气。
  
      因此,将三万黑光血剑中的精华凝聚出来,凝练了三千剑器之后,剩下的残渣和血煞之气,数量是非常庞大的。
  
      凝练了蕴含三千剑道的三千剑器之后,楚行云顺手将剩余的杂质和糟粕,以及三万血剑卫的血肉进行了凝练,炼制成了三万柄血煞魔剑!
  
      面对着那三万柄血煞魔剑,楚行云道:“这三万柄血煞魔剑,是由最污秽,最肮脏的血煞,以及五金残渣凝练而成的,虽然不是帝兵,但却胜似帝兵!”哦
  
      ?好
  
      奇的看了看楚行云,百里狂生道:“这血煞魔剑,有什么讲究吗?”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道:“这血煞魔剑,内含无边的血煞之气,可以汲取天地之间的血煞之气,不断强化自身!”嘶
  
      ……
  
      听到楚行云的话,百里狂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深
  
      深的看着百里狂生,楚行云道:“那遗弃之地之所以如此荒凉,不仅仅是因为黑暗玄晶的侵蚀,更多的,是因为那里地势非常低,亿万年下来,积累了太多的血煞之气!”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道:“遗弃之地,位于真灵世界极北之地,地势最为低洼,而那血煞之气,最是污浊,向着低洼处流淌,因此……亿万年积累之下,那里便成了寸草不生的失落之地。”听
  
      着楚行云的讲述,百里狂生道:“你是要我组建血煞大军,汲取遗弃之地中,那无边的血煞之气,炼就血煞魔军吗!”点
  
      了点头,楚行云道:“没错……一旦训练出血煞魔军,真灵世界便拥有了自保之力,大楚皇室,也拥有了一张超强的底牌。”
  
      长吸了口气,百里狂生道:“那血煞魔军,真的有那么强大吗?”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血煞魔军一但练成,真灵世界便不再畏惧任何的挑战,再强的敌人,也不过是血煞魔军的养料而已!”说
  
      话之间,楚行云朝百里狂生看了过去,冷声道:“不过,如此恐怖的大军,我是不会随便交给你的,无论如何……我不希望百里家族,再次犯下今天这样的大错!”
  
      百里狂生肃穆的站直了身体,傲然道:“自我百里狂生起,百里家族子子孙孙,将永世守护大楚皇室,若有丝毫违拗,则血脉衰竭,肠穿肚烂,痛苦百日后,方得解脱……”说
  
      话之间,百里狂生挥指成符,随即猛的点在了心脏的部位。你
  
      !你这……
  
      见到这一幕,楚行云不由的动容。
  
      要知道,百里狂生所立下的,并非是心魔誓,甚至根本就不是誓言。
  
      百里狂生能保证自己的忠诚,但是他却无法保证,他的子孙后代,也如他一般忠贞不二。以
  
      百里杀生,以及百里无生为例,他们的心,百里狂生是无法掌控的。
  
      为了杜绝以后再次出现这种情况,百里狂生,对自己血脉,下了诅咒……诅
  
      咒吗?没
  
      错,正是诅咒,确切的说,这叫血咒!
  
      血咒的咒符一旦融入血脉之中,便永世不能消散。百
  
      里狂生,以及百里狂生的所有后人,都将成为大楚皇室,最忠诚的守护者。一
  
      旦百里狂生的后人,再次心生叛意,那么源自百里狂生血脉中的诅咒,便会瞬间爆发。血
  
      咒一旦爆发,周身的血脉就会衰竭,周身开始腐烂,痛苦一百天之后,才会死去。因
  
      此,血咒一立,整个百里一族,便无法背叛了,甚至连背叛的念头,都不敢起。
  
      楚行云了解百里狂生,也和楚无意一样,深深的信任着百里狂生。可
  
      是对于百里狂生的后人,他却不敢再信,毕竟……在不受拘束的情况下,人心是最难以琢磨,最难以掌控的。
  
      不过,百里狂生立下了血咒之后,一切的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哈
  
      哈一笑,楚行云道:“这血咒虽然听起来恐怖,但我们两家,若能永远相互扶持,彼此忠诚,这血咒有和没有,根本没有差别。”
  
      点了点头,百里狂生道:“没错……若我的那些不肖后人,再敢生那叛逆之心,毁损我百里一族的名声,也合该去死。”欣
  
      慰的看着百里狂生,楚行云道:“如此……我以大楚皇室的气运为誓,百里一族若忠贞不二,大楚便以百里为肱骨栋梁,共享富贵荣华!”哈
  
      哈哈……
  
      听到楚行云的誓言,百里狂生先是一愣,随即猛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虽然,楚行云没有立下血咒,但是百里狂生知道,楚行云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他总不能逼着楚无意,立什么血咒吧?而
  
      且……这一次是百里一族背叛在先,而大楚皇室,可从来不曾行差蹈错,凭什么要立下血咒呢?而
  
      且……大楚皇室,就是楚家的根本,一旦大楚皇室破灭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楚家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因此,楚行云立下的誓言,丝毫不比那血咒来的轻。
  
      这足以证明,在内心里,楚行云还是拿他当兄弟的。
  
      而这,恰恰是百里狂生最在乎,最渴望,也最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