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1923章 并非应劫之人
    仿照乾坤世界的人族七大将,楚行云经过详细考察后,将他当年收下的七个徒弟,立为了大楚皇室之下,真灵世界的人族七大将。不
  
      过不得不说,虽然同为两个世界的精英,但是……乾坤世界的那人族七大将,是秉承天地气运,应运而生的逆天英才。而
  
      楚行云所收的这七个徒弟,虽然和普通人比起来,也绝对是超级天才了,但是和古蛮等人比起来,差距还是太大了。包
  
      括楚虎在内,即便再怎么努力修炼,这一生一世,也永远不可能成就帝尊,这是一出生就决定了的事,无可更改。而
  
      类似古蛮,尤宰,白冰这样的存在,只要他们活着,只要不死,帝尊只是时间的问题,根本没什么难度。
  
      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总有那么极少数的一部分人,一生下来,便天赋异禀,只要健康成长成人,便注定了是创造历史,创造神话的伟人。
  
      不过,虽然比不得乾坤世界的人族七大将,但是作为真灵世界,大楚皇室的七员大将,却已经是足够了。有
  
      这七员大将在,再加上真灵世界,已经正式禁武,因此……再没有人,可以学那百里杀生一样,犯上作乱了。
  
      所有的亲朋好友中,最让楚行云怜惜的,还要属水千月。百
  
      年不见,水千月虽然没有丝毫的衰老,但却清减了许多,目光之中,满是憔悴。从
  
      水千月那炽热的目光中,楚行云可以看出她的热情和爱恋,时隔这么多年,一切却依然如当年一般,没有丝毫的改变。
  
      但是时到如今,楚行云又能如何呢?连
  
      水流香的感情,都无法接受的情况下,对于水千月的满爱恋,楚行云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不知。
  
      半年时间过去,乾坤世界那边,妖族大军已经抵达了前线,开始蠢蠢欲动。因
  
      此,楚行云知道,他必须赶回去了。
  
      告别了一众亲朋好友之后,楚行云踏入了星空古路,朝着乾坤世界的方向赶去。真
  
      灵世界这边,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这一去,处理完乾坤世界的事情后,他便会直接进入星空古路,不会再回真灵世界了。
  
      回想着刚才分别时,那一张张熟悉无比,但却都挂着悲伤的面容,楚行云不由的长叹一声,这样的离别之苦,能少尽量少点吧。
  
      穿越了一座传送灵阵之后,楚行云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星空之上,一颗昏黄的星辰看了过去,目光中满是凄迷之色。站
  
      在这里看去,那颗星辰并不起眼,色泽昏暗,亮度非常低。可
  
      是楚行云却知道,那是一颗非常阶段的星辰,一百多年前,正是在那颗星辰之上,夜千寒依偎在他的怀中,面带着笑容,与楚行云一同上路。回
  
      忆着当天的一幕幕,楚行云不由的热泪盈眶。长
  
      吸了口气,楚行云召唤出太虚噬灵蟒,也就是他的蟒蛇之躯,全速朝着那颗昏黄的星赶了过去。
  
      大荒星外……看
  
      着那巨大无比,完全被昏黄云雾所笼罩的星球,楚行云不由的百感交集。
  
      一百多年前,他带着必死之心,来到了这里。面
  
      对帝天弈的夺舍,确实……楚行云是没有对抗之力的。别
  
      说是当年那孱弱无比的楚行云了,事实上……即便时到今天,即便楚行云已经是拥有着二界之力的天帝,也依然远远不是帝天弈的对手。同
  
      样的事情,即便现在再次发生,那么帝天弈也必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舍成功,然后洒然离开……
  
      要知道,那帝天弈是掌握着三千世界之力的九劫天尊,只要彻底灭杀了楚行云,他便将九转功成,成为不死不灭,大道之下的至强者。
  
      而楚行云,现在不过是拥有二界之力的初阶天帝而已,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太大。
  
      当初,若不是白虎天帝,以及玄冥天帝一直在旁窥伺,帝天弈不敢冒险的话,楚行云是万万不可能活下来的。思
  
      索之间,楚行云长吸了口气,随后猛的探出手掌,轻轻搅动之间,大荒星外,那昏黄色的雷云,瞬间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旋涡。长
  
      吸了口气,楚行云悠然的朝着那旋涡的正中心飘了过去。
  
      放眼看去,大荒星外,那浓密无比,通天彻地的昏黄云层,剧烈的翻滚着,一道道紫色的电蛇,一刻都不停歇的在云层中钻动着,咆哮着……
  
      一路降到了大荒星上,抬头朝天空看去,那彻地连天的昏黄色云层,亿万雷蛇疯狂的钻动着,扭曲着……
  
      原本,楚行云以为……当年是因为天地大劫,这大荒星才变成这副样子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厚重而又稠密的雷云,以及那雷云中的亿万雷蛇,根本就和天地大劫无关……
  
      天地大劫已经过去了百年,可是大荒星却依然如当年一样昏天黑地,雷电轰鸣,一刻都不肯停歇。摇
  
      了摇头,楚行云无心多想,一路飞行之间,朝当年应劫的位置,赶了过去……
  
      以楚行云如今的速度,只耗费了一小会时间,便找到了当年的那几座雄伟的山峰,以那几座山峰为参照,楚行云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当日的渡劫之地。
  
      放眼看去,当年的渡劫之地,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池塘,劫雷劈成的大坑,现在已经被浑浊的大水所淹没。
  
      漫步走到池塘旁,看着看着那湾浊水,呆呆的出着神,脑海中……当年的一幕幕,鲜活无比的呈现在了脑海中。
  
      回想着夜千寒,犹如飞蛾扑火般的扑进了他的怀中,为他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剑……
  
      回想着夜千寒,在那惊天的劫雷之下,绽放出的那朵美丽笑颜,楚行云不由的泪如雨下……轰
  
      隆!轰隆隆……
  
      翻滚的雷鸣,从楚行云上方的天空滚滚而过……
  
      等等……猛
  
      的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雷蛇,又低下头看了看面前的池塘,最后楚行云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按
  
      道理说,天地大劫之下,正面被劫雷劈中,他应该已经魂飞魄散了才对。
  
      可是现在,他却完好的站在这里,不但没死,反而是实力大进。既
  
      然他都没死,那么……当时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的夜千寒,为什么一定会死掉呢?
  
      就算夜千寒的肉身已经被毁灭了,可是她的灵魂,未必也被一起毁灭了。古
  
      语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夜
  
      千寒并非应劫之人,那劫雷又怎么会将她神魂俱灭呢?
  
      要知道,天地大劫,乃是大道降下的天劫,可谓是疏而不漏,任何人,都休想躲过天地降下的大劫。大
  
      道不是不会出错,该应劫的人,一定会应劫。可
  
      是不该应劫的人,基本是不会被误伤的,不然的话……那些帝尊渡劫,成功的概率怎么可能那么低。
  
      时到如今,可以肯定的是,夜千寒的肉身,一定已经被毁灭了。
  
      可是她的灵魂,却绝对没有被毁灭,大道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