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036章 大荒刀‘’
想要凝聚战魂,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而想要继续战斗下去,就必须拥有一件趁手的兵器。
  
  那骸骨山羊身高体壮,乃是太古凶兽,即便已经死去了亿万年,可是其骨骼依然坚硬无比,远胜寻常帝兵。
  
  事实已经证明,普通帝兵砍在骸骨山羊的骨骼上,断裂的不是骸骨山羊的骨骼,而是帝兵!
  
  至于说,赤手空拳对战骸骨山羊,那是一丝可能性都没有,除非再次借用世界之力,否则的话,即便锤上千百拳,踹上千万脚,那骸骨山羊也绝不会倒下。
  
  可是时到如今,七星古剑已经严重受损,完全无法使用了。
  
  紧皱着眉头,楚行云快速在次元空间内检索了起来,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一柄足够结实的兵器,否则的话……战斗根本就无法继续下去。
  
  快速检索着次元空间内的物品,很快,一柄造型古朴的战刀,吸引了楚行云的注意力。
  
  这把战刀厚背宽刃,没有锋刃,浑身上下生满了斑驳的铁锈,刀身上更是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斩痕。
  
  心念一动之间,楚行云右手一探,取出了那柄古朴的战刀。
  
  战刀刚一出现,周围的毒瘴和煞气便滚滚而来,将那柄战刀包裹了起来。
  
  在楚行云仔细的观察下,那古朴而又雄浑的战刀,面对着煞气的侵蚀,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柄战刀仿佛在呼吸吞吐着毒瘴和煞气,给人一种龙归大海,虎入山林的畅快感。
  
  略一思索,楚行云想起了这把战刀的来历。
  
  这是在龙首星,第一卫星的拍卖会中,意外买下的,名为大荒刀,是大荒天帝的陪葬宝刀之一。
  
  这大荒刀造型古朴雄浑,但是却无法催动,因此楚行云一直将其闲置在那里。
  
  如今想来,这把大荒刀,很有可能是从太古战场出去的。
  
  这柄大荒刀的主人,当年应该在太古战场中,纵横驰骋过。这刀身上纵横交错的斩痕,很可能就是在这里留下的。
  
  既然这大荒刀有可能出自太古战场,那么想要激发大荒刀的真正威力,可能需要一些太古战场特有的力量……
  
  深吸了口气,楚行云双手持刀,将大荒刀横与胸前。
  
  随后……沟通识海中刚刚凝聚的战魂,小心翼翼的将战魂之力,注入大荒刀中。
  
  战魂之力刚一注入,大荒刀便轻轻一颤,刀身之上,亮起了昏黄的光芒。
  
  果然……这大荒刀是需要战魂之力,才可以激发的,只不知……这大荒刀的威力,到底如何?
  
  思索之间,楚行云右手持刀,对着路边一块灰黑色的岩石,一刀劈了过去……
  
  太古战场内的岩石,历经亿万年煞气的侵蚀,可谓是坚逾金刚,即便用帝兵去砍,也只能砍下巴掌大的碎片而已,稍微一个用力过猛,便可能崩掉锋刃。
  
  可是此时此刻……楚行云一刀劈斩而下,那灰黑色的岩石,却犹如豆腐一般,应刀而开!
  
  哧……
  
  一声轻响之间,楚行云手中的大荒刀一劈而下,直接斩下了磨盘大的一块石块,切口处平滑如镜!
  
  轻抚着古朴的刀身,楚行云不由的双眼放光,连声赞叹道:“好刀!真是好刀!”
  
  正兴奋之间,一阵极度虚弱的感觉,瞬间袭来……眼前一黑之间,楚行云不由的一个踉跄。
  
  努力的稳住身形,楚行云不由的一脸愕然,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如此的虚弱?
  
  楚行云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手里的大荒刀,很显然……他就是罪魁祸首!
  
  展开内视检查了一下,果然……识海中的那团灰色战魂虚影,变得更加虚幻了,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样子。
  
  很显然,这大荒刀必须由战魂之力才可以催动,但是这大荒刀需要的战魂之力,实在太多,不是现在的楚行云可以驾驭的。
  
  这次是楚行云运气好,战魂没有当场溃散,如果运气差点的话,那战魂虚影恐怕直接就被大荒刀给吞了。
  
  后怕的看了看手中的大荒刀,楚行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催发大荒刀真正的威力。
  
  不过……如果只是将大荒刀当成是普通的战刀使用,应该没什么问题。
  
  最起码足够坚固,而且看起来还极其霸气。
  
  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荒刀,虽然楚行云很少用刀,但是刀和剑,其实是有共通之处的。
  
  比如劈,挑,斩,刺……基本都是一样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初从巨灵战将那里传承的开天刀法,那可是极为霸道蛮横的一套帝尊级战技。
  
  虽然后来,楚行云将整套巨灵传承,转赠给了古蛮,可是事实上,那对楚行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对于武皇来说,开天斩算是一套神级战技,可是对于帝尊来说,开天斩也只是不错而已。
  
  楚行云现在已经是一劫天帝了,回头再看这开天斩时,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以楚行云目前的眼光和见识,很容易便可以抽丝剥茧,将开天斩的原理和玄妙尽数分析理解,然后彻底掌握。
  
  帝尊级的战技,在这星辰之海里,其实只是一个基础战技而已,已经不能用绝技去形容了。
  
  虽然很想尽快凝聚战魂,但是楚行云却并没有急于出发,而是留在了那块巨石前,挥舞着手中的大荒刀,开始演练开天斩,这套刀法。
  
  这开天斩说是一套刀法,其实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一刀而已。
  
  不管上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不管是直劈还是斜斩,其实施展的,都只是一招——开天斩!
  
  基础刀法细分的话,足可以分出十几式,甚至是二十几式。
  
  而开天斩只重一个斩字诀,并且将这一个斩字诀,发挥到了极限!
  
  而且有了大荒刀后,接下来……楚行云还必须熟悉这大荒刀的刀性,适应其重量和尺寸。
  
  否则的话,战斗起来必然是束手束脚,难以发挥出应有的实力,即便贸贸然上了路,一旦遭遇了骸骨山羊,也未必可以战而胜之。
  
  一连驻留了一周的时间,楚行云终于熟悉了大荒刀的刀性,也将那一记开天斩,练到纯熟。
  
  一周的时间里,楚行云可不仅仅是适应刀性,也不仅仅是在修炼那一记开天斩。
  
  楚行云的修炼,从来都是有目的性的,过去一周以来的所有训练,楚行云都是以骸骨山羊为目标,进行针对性训练的。
  
  经过一个周的准备,楚行云终于再次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