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062章 地宫
    这神行符,对战斗的帮助并不太大,可是对于逃跑或追击来说,这神行符就太强悍了。
  
      兴匆匆的走了出来,楚行云正打算将刻印好的四枚玉符,交给露露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这……这似乎还是不行啊!
  
      玉符是在白玉之上,刻印金风符号,其造价之高,可绝对不是露露姐妹们能用得起的。
  
      有心用笔墨绘制在纸张之上,可是纸张倒好说,可是那墨汁中,是无法蕴含太多能量的,那金凤符阵,根本发挥不出威力来,而且持续的时间太过短暂。
  
      正苦笑之间,一道娇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楚大哥……你出关啦!”
  
      抬头看去时,入目所见,露露正满脸笑容的,从前面的房屋内走了出来。
  
      微笑着点了点头,楚行云正打算开口时,露露急切的道:“明天就是地宫开启的日子了,你再不出来呀,我就好去叫你了。”
  
      地宫?
  
      疑惑的看了看露露,楚行云道:“怎么回事,那地宫是什么?”
  
      愕然看了看楚行云,露露开口道:“你连地宫都不知道吗?那你来南荒城做什么啊!”
  
      耸了耸肩膀,楚行云道:“我是胡乱混进来的,这你是知道的啊。”
  
      苦笑着点了点头,露露道:“那地宫,又叫做地下陵墓,是帝尊的墓穴。”
  
      亿万年来,很多受了伤,或者是中了毒,命不久矣的帝尊,甚至是天帝,临死前,会进入地宫之内,为自己建造一座陵墓。
  
      疑惑的看了看露露,楚行云道:“不是吧,都要死了,还讲究那么多做什么?哪片黄土不埋人。”
  
      摇了摇头,露露认真的道:“如果是死在外面,煞气和毒瘴,会迅速将他们的尸体侵蚀掉,连一根头发都不会留下。”
  
      听到露露的话,楚行云不由点了点头,确实……如果是在南荒城外死去,在煞气的侵蚀下,即便是天帝的尸体,也会在几个呼吸之间,被侵蚀一空。
  
      看了看楚行云,露露继续道:“而且,地宫内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让尸体永不腐朽,甚至有传言说,在那神奇的力量下,长眠于地宫之中的人,有可能起死回生。”
  
      嗤笑一声,楚行云道:“愿望是美好的,可是古往今来,只见到有人死去,却什么时候见过死去的人活转的?”
  
      摊了摊手,露露道:“虽然大家都知道可能是假的,可是换了是你,有机会的话,你是去试一试,还是放弃呢?”
  
      这个……
  
      迟疑的皱了皱眉头,很快……楚行云洒脱的道:“好吧,我必须要承认,虽然明知道九成九是在骗人的,可是只为了那一丝的希望,我还是愿意试一试的。”
  
      说话之间,楚行云疑惑的看了看露露道:“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感觉自己很健康,去地宫干嘛?”
  
      无奈的看了看楚行云,露露道:“很简单啊,那些垂死的帝尊,都是期待着自己能活转的,因此……临死前,他们肯定带着全部的家当,如此一来……”
  
      “盗墓!”听到露露的话,楚行云第一时间反应。
  
      微笑着点了点头,露露道:“其实时到现在,早就没有人相信复活的鬼话了,每次地宫开启的时候,大家其实都是进去搜寻宝物的。”
  
      “不不不……盗墓可是有损阴德的事情,我还是不去的好。”楚行云摇头道。
  
      苦笑一声,露露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啊!要知道,那地宫内,可是名副其实的宝库,随便找到一件高品魂装,就彻底发达了呀!”
  
      摆了摆手,楚行云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算宝贝再多,我也不想通过盗墓的方式去获得。”焦急的跺了跺脚,露露道:“你在想什么啊,反正我们人类,是没有资格进入地宫安葬的,那里都是些太古妖魔的尸体,对于我们人类来说,也算不得盗墓,最多就是探查
  
      古物而已。”
  
      这……
  
      听到露露的话,楚行云不由亮起了眼睛。
  
      确实,作为同族,盗人类的墓,确实有损阴德。
  
      可是如果是其他种族的话,那就两说了。
  
      虽然依然有盗墓的嫌疑,但楚行云没那么迂腐,只要不是人类的墓穴,楚行云便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也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抿嘴一笑,露露猛然想起了什么,探手入怀,掏出了一张古铜令牌,递给了楚行云道:“对了,这是昨天,聚宝阁派人送来的户籍证明。”
  
      轻轻接过那古铜色的令牌,楚行云皱眉道:“怎么是古铜令牌,这应该是最低级的吧?我记得你用的,都是白玉令牌的吧。”
  
      听到楚行云的话,露露一阵无语。
  
      无奈的看着楚行云,露露道:“我们的身份令牌不是白玉的,而是白骨雕刻而成的。”“另外,这青铜令牌之上,确实有白银令牌和黄金令牌,但白银令牌只有中级太古战场的强者,才有资格持有。至于黄金令牌,那更是高级太古战场的无敌强者,才配拥有
  
      。”露露继续道。
  
      翻看了一下青铜令牌,楚行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随手收入了次元空间之中。
  
      见到这一幕,露露摇头道:“通常而言,青铜令牌代表着身份和地位,应该是悬挂于左胸之上的,这样一来,所有人就不敢惹你了。”
  
      摊了摊手,楚行云道:“即便我不挂,难道就人见人欺了吗?”
  
      摇了摇头,露露道:“那倒不至于,不过……不管怎么说,那青铜令牌,可是强者的标志,代表着身份和地位,以及武者的荣耀,你不佩戴出来的话,岂不是锦衣夜行?”
  
      疑惑的上下看了看露露,楚行云眉头微锁的道:“不对吧……你对我的事,怎么这么关心?我挂不挂令牌,去不去地宫,你着什么急?”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露露尴尬的笑了笑,轻轻理了理秀发,对着楚行云道:“进入地宫,是以小队为单位的,所以……”
  
      不解的看着露露,楚行云道:“你们四个不是一个小队的吗?难道还有人数限制?”
  
      不是不是……摆了摆手,露露不好意思的道:“是这样的,只有拥有青铜令牌的高手,才可以带队进入地宫,像我们这样,只拥有白骨令的,是进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