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078章 信用

      再次挑了两套蓝色魂装之后,楚行云没有直接回到魔女那边,而是找了个角落处盘膝坐了下来,将先后得到的三套蓝芒魂装,融入了帝王套装之中。
  
      三套三星套装,融入之后,正好凑足了十星,那帝王套装终于再升一星,成为了红芒一星套装!
  
      满意的站起身来,楚行云再次回到了那魔女身旁,期待的道:“好了,你还想听什么,尽管开口,我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到楚行云的话,那魔女眼睛顿时一亮,好奇的道:“哦!真的吗?”
  
      断然点了点头,楚行云道:“那是当然的了,我楚行云说出去的话,从来就没有不做数的时候。”
  
      歪了歪脑袋,那魔女道:“既然如此,那我想听听你和洛澜之间的故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成为朋友的,不许撒谎哦!”
  
      什么!你这……
  
      听到魔女的话,楚行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说到洛澜,就牵涉到了上一世,若无上一世的恩情,就无这一世的相识,彼此之间,是有因果关系的。
  
      可是一说起上一世,那话可就太长了。
  
      看着楚行云皱眉的样子,那魔女道:“你可是说了,不管我想听什么,你一定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苦笑着摇了摇头,楚行云道:“不是我不想讲给你听,实在是……这里面太过复杂,而且牵涉到了很多隐私性的东西。”
  
      隐私!
  
      一听到牵扯到了楚行云的隐私,那魔女的八卦之心顿时大做,并且达到了难以遏制的程度。
  
      右手一挥之间,一道黑色烟雾狂涌而至,下一刻……楚行云的面前,出现了整整五套红芒套装!
  
      这五套红芒套装,虽然都只是一星魂装,一件二星的都没有,可是一旦能获得这五件红芒套装,楚行云立刻便可以将帝王套装,提升为六星套装!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道:“好吧……既然你如此大的手笔,那我就给你讲一讲。”
  
      慢着……
  
      嘿嘿一笑,那魔女道:“咱们话可说好了,光说不行,还要好听才行,如果故事不好听,那我这些红芒套装,可不会那么轻易给你的。”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道:“你这标准就太客观了吧,我怎么知道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算好听?”
  
      摆了摆手,那魔女道:“很简单,只要是能让我欲罢不能的,就一定是好故事,如果可听可不听的,那自然就不算是好故事了。”
  
      了然点了点头,楚行云道:“好吧……无论如何,最起码暂时来说,你的信用,在我这里还是满分的,因此……我相信你!”
  
      得意的看了楚行云一眼,那魔女道:“我可是堂堂的魔女殿下,说出的话,绝对是算数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顿了顿,那魔女继续道:“只要你的故事确实好听,我的奖励绝对不会吝啬,来吧……快讲吧!”
  
      用力点了点头,楚行云阻止了一下语言后,慢慢开始讲了起来。
  
      曾经,我是一个没落世家的少主,可是自从父亲失踪后,楚家便渐渐的没落了。
  
      随着楚家的没落,当年与水家定下的亲事,也出现了波折。
  
      那天之娇女一般的水千月,看不起楚行云,无论如何,也不想嫁给那个废物一样的楚家少主了。
  
      啪……
  
      听到这里,那魔女猛的一巴掌,拍在了骨桌之上,怒声道:“那水千月太可恶了,她现在在哪里,我要斩了她!”
  
      苦笑一声,楚行云摇了摇头,但是却并没有理会那魔女。
  
      毕竟,魔女虽然实力强横,但现在却也不过是一缕幽魂而已,一旦离开地宫,瞬间就会烟消云散,她能杀谁?
  
      叹息一声,楚行云继续道:“水家凭借强大的势力,强迫着我,取消了与水千月的婚约。”
  
      咯吱……
  
      听到这里,那魔女猛的握紧了椅子扶手,牙齿咬得咯吱做响。
  
      摇了摇头,楚行云继续道:“不仅仅如此,为了表明,水家并不是无信的不义之人,水家家主,将家里最不受重视,出身最为卑贱的,水流香,强行嫁给那楚行云。”
  
      出身最为卑贱?
  
      疑惑的看了看楚行云,那魔女好奇的道:“你且等一等,这个出身卑贱,到底怎么个卑贱法?你得说清楚啊!”
  
      摇了摇头,楚行云道:“水流香,乃是水家家主,与青楼的清官人生下的。”
  
      顿了顿,楚行云道:“所谓的清官人,指的就是那种卖艺不卖身的女子,你们魔族,应该也有吧?”
  
      摇了摇头,那魔女道:“我们魔族比较直接,也没什么艺可卖,因此……我们魔族的青楼之内,只卖身,不卖艺!”
  
      苦笑着摇了摇头,楚行云道:“其实我们人类也差不多,只要够有钱,够有势,即便是清官人,也守不住清白的。”
  
      了然点了点头,那魔女道:“不管哪一个种族,哪一方世界,大抵如此。”
  
      顿了顿,那魔女继续道:“若清官人真能为自己做主的话,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水流香,也不会有现在这个故事了。”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当时……水家势大,而且……这份亲事,又是家父所定,因此……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最终还是娶了那水流香。”
  
      哼……
  
      冷哼一声,那魔女道:“一个卑贱之人而已,不用理他,直接赶她走就是。”
  
      耸了耸肩膀,楚行云道:“人生而平等,本无高低贵贱一说,不过……当时我确实和你现在的想法一样。”
  
      说话之间,楚行云露出了愧悔之色,叹息着道:“那段时间,我对她真的很不好,从来都不理会她,甚至连吃饭,都不叫她,很多时候,要两三天时间,她才可以吃一口饭。”
  
      说话之间,楚行云的目光中,渐渐蕴满了泪水。
  
      颤抖的吸了口气,楚行云道:“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她饿的实在受不了,每顿都以野菜为食,这才良心发现。”
  
      无论她出身如何,这都不是她的错,也不是她能选择的。
  
      而且,既然她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我就有责任照顾好她,不让她吃苦。
  
      哎……
  
      叹息一声,那魔女道:“是啊……千错万错,都是那水家家主的错,如此折磨一个女孩子,确实非大丈夫所为。”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原本……我已经打算要好好对她了,可是没曾想,上天却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