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205章 塔灵
    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螭吻开口道:“我一个塔灵,即便知道了又能如何?更何况……作为龙族一员,我怎么可能害龙族?”
  
      顿了顿,螭吻道:“这样吧,你只要告诉我她是谁,我就把这炼妖塔九层的造化之火,全部送给你。”淡
  
      然一笑,楚行云道:“我不需要你送,因为……就算你不送,这些造化之火也只能是我的……”听
  
      到楚行云强硬的话语,螭吻不由得苦笑一声。事
  
      实上,龙族是最讲究利理法的,只要有那枚龙族印记在,螭吻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伤害楚行云,更不用说杀了他了。猛
  
      一咬牙,螭吻道:“那这样吧……只要你告诉我她是谁,我就帮你收取这炼妖塔,这下总可以了吧?”淡
  
      然摇了摇头,楚行云道:“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帮忙,就可以收取这炼妖塔,就不多麻烦你了……”
  
      见到楚行云软硬不吃,那螭吻又气又急,但却拿楚行云一点办法都没有。
  
      终于,无奈之下,那螭吻只能暂时按捺内心的好奇,嘿嘿笑着道:“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想说,那也由得你,不过……”上
  
      下看了看楚行云,螭吻继续道:“既然你能获得龙族印记,而且印记中没有怨气在,这足以说明,你的人品还是过硬的。”微
  
      笑着点了点头,楚行云知道,龙族的印记是与龙女息息相关的。
  
      如果楚行云做出了对不起龙女的事,让她心生怨气的话,那么这龙族印记中,也会散发出怨气,很轻易就可以被其他龙族感应到。因
  
      此,自古以来,龙族是最不好惹的。
  
      一旦触怒了龙族,就会被种下印记,凭借印记中的怨气,所有龙族都会群起而攻之,可谓是烦不胜烦。上
  
      下看了看楚行云,螭吻道:“既然你是龙族的朋友,是龙族最信任的人,那么做为龙族的朋友,你是不是该救救我,帮助我脱离苦海呢?”
  
      救你?疑
  
      惑的看了看螭吻,楚行云道:“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你很健康啊!”
  
      摇了摇头,螭吻道:“健康什么啊,被关在这炼妖塔里亿万年,换你试试看?”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道:“可是,作为塔灵,一旦你离开了,那这炼妖塔怎么办?”嘿
  
      嘿一笑,螭吻道:“放心好了……在这炼妖塔九层的核心处,我镇压着魔祖当年的坐骑。”
  
      “什么!魔祖的坐骑还活着!”听到螭吻的话,楚行云不由得怪叫出声。
  
      听了楚行云的话,螭吻没好气的白了白眼睛道:“如果真的是魔祖当年的坐骑,我怎么可能镇压得住!”
  
      耸了耸肩膀楚行云道:“能不能镇压住我哪知道,还不都是你说的?”
  
      无奈的看了楚行云一眼,螭吻道:“魔族的坐骑,当然早已经和魔祖一起,战死在沙场之上了……”顿
  
      了顿,螭吻道:“被我镇压在炼妖塔九层核心处的,是魔祖当年坐骑的孩子。”
  
      皱了皱眉头,楚行云道:“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只要没死,实力都不会太弱吧。”
  
      嘿嘿一笑,螭吻道:“当年灭世一战时,这小家伙才刚出生不久,为了保护他,魔祖才将其封入了炼妖塔中,不过……”叹
  
      息一声,螭吻道:“当年那一战,实在太残酷了,尤其是最后那一击,整个世界都粉碎了,那小家伙当时实力还很弱,直接就被震坏了脑子。”说
  
      话之间,螭吻摇了摇头,怜悯的道:“最可怜的是,这炼妖塔里到处都是火,而那孩子却偏偏是金属性,因此……结果你应该了解的。”
  
      无语的看着螭吻,楚行云道:“你明知道他是金属性,被火克制,却还想让他代替你,成为塔灵?”摆
  
      了摆手,螭吻道:“你别担心,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小子被炼妖塔疯狂的炼了亿万年,在造化之火的帮助下,已经将火属性,融入了金属性当众,成为了无比独特的存在。”火
  
      和金,也能相融吗?听
  
      着螭吻的话,楚行云一脸的怀疑,完全不敢相信。
  
      你跟我来……
  
      说话之间,螭吻转过身,摆动着鱼尾,带着楚行云朝炼妖塔九层的核心处赶了过去。一
  
      路无话,很快……两人抵达了炼妖塔九层的核心之处。
  
      茫然的看了看地面,可是入目所见,地面却一片平坦,并无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看着楚行云茫然的样子,螭吻苦笑着道:“大哥……这炼妖塔是倒着插入大地深处的,你现在的脚下,其实并不是炼妖塔的地面,而是天棚!”听
  
      到螭吻的话,楚行云顿时恍然。
  
      确实,正如螭吻所说的那样,既然是倒着插入地面的,那原本的地面才在上面。
  
      仰头朝天上看去,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在了楚行云的视线中。放
  
      眼看去,那是一尊奇特的生物。一
  
      身乌黑的毛发,一对倒弯的双角,看似狮子,又象是老虎,但是仔细看看,又有点象熊。虎
  
      背,熊腰,狮子头……混
  
      乱的搭配下,却自有一股霸道威严之气,从他的身躯上散逸而出。
  
      茫然的看了看螭吻,楚行云道:“这……这到底是什么?”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螭吻嘿嘿一笑道:“这家伙血脉比较复杂,可谓是八族混血,至于到底是什么,这个我也不知道,也没人知道。”
  
      正说话之间,那天棚之上,漆黑的大块头猛的睁开了眼睛,朝楚行云看了过来。
  
      刹那之间,明明是在炽烈无比的造化之火中,可是楚行云却还是第一时间,感到了一股无比刺骨的寒意。别
  
      激动!千万别激动……说
  
      话之间,螭吻拦在了楚行云的面前,对着那漆黑的大块头道:“这可是我们的好朋友,不许无礼,不然的话我修理你啊!”面
  
      对螭吻的恐吓,那漆黑的大块头点了点头,目光顿时柔和了下来,极为友善的朝着楚行云点了点头。微
  
      微呼出一口气,螭吻道:“你别看他块头这么大,实力似乎也不弱,可是他的智商,真的是有很大的问题,当年的那一震,实在是伤得太重。”
  
      点了点头,楚行云道:“关键还不是那一震,更重要的是,当时他年龄太小,发育不完全,所以一旦伤了,便很难恢复。”
  
      说话之间,楚行云再次朝那威风八面的黑大块看了过去,开口询问道:“对了……我不管这家伙是几族混血,我只想知道,他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是谁?”面
  
      对楚行云的问题,螭吻道:“还能是谁啊?这家伙的父亲是魔祖的坐骑,至于他母亲是谁,这我也不知道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楚行云道:“我知道他父亲是魔祖的坐骑,好吧……我这么问吧,魔祖的坐骑是什么?”什
  
      么!你连魔祖的坐骑都不知道?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螭吻顿时一脸的惊讶。
  
      在螭吻看来,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魔祖的坐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