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224章 怒其不争

  
      最夸张,最荒唐的时候,他宁肯拨款大摆宴席,却不肯将这些钱,用做军费。
  
      宁肯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僚吃得撑死,也不管前线的将士缺衣少食,在饥饿和寒冷之中瑟瑟发抖。
  
      现在想来,那些家伙就是一心蛊惑他,他们就是想把大楚皇室搞臭,甚至搞倒。
  
      只有大楚皇室倒了,他们的时机才会到来,他们才有机会,掌握最高的权利。
  
      可是他却傻傻的,一点分辨能力都没有的听信了他们,还把他们当成是最可信赖,最可依靠的人。
  
      现在想来,就那么一群阴险卑鄙,一点正事都不干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看着楚无情懊恼无比,泪流满面的样子,楚行云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沉默了一小会,楚行云继续道:“虽然我一直对你很严厉,可是……在我内心里,却一直都是怒其不争的。”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我当初会那么做了吧?”
  
      点了点头,楚无情道:“我明白了……若我没有那个能力,却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只会犯下更大的错误,甚至是酿成惨剧。”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你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太耳根子太软,太容易相信别人,可是事实上……这个世界,除了你自己,和你的父母之外,没有人值得信赖。”
  
      听到楚行云的话,楚无情道:“是啊……除了自己和父母,是真的希望我好之外,其他的任何人,都未必是真心这么想的。”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所谓养不教,父之过……不过当年,我也是被逼无奈。”
  
      听到楚行云的话,楚无情急忙接口道:“不不不……您不能这么说,我也知道,当年你之所以离开,是要去应劫,而且……”
  
      摆了摆手,楚行云道:“一来是为了渡劫,二来……也确实有感情因素,这一点我不否认。”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第二次回来,也就是我化身成燕归来的时候,其实是想着要教一教你的,可是当时的你,显然没把我放在眼里。”
  
      尴尬的低下头去,楚无情道:“我当时太混了,被那些小人骗得团团转,错把奸佞当忠良,错把忠良当做了奸佞。”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关键的问题是,当时我外表看起来,只有九岁左右的样子,当时你又那么骄傲,对立的情绪太严重,根本无法和你交流。”
  
      回想起楚行云当时的样子,楚无情苦笑着道:“说实话,那确实太难了,虽然明知道,您就是我的父亲,可是看着当您当时的样子,我实在是……”
  
      淡然一笑,楚行云能理解楚无情。
  
      毕竟是当了一百多年的皇帝,怎么可能俯首帖耳的,听一个九岁孩子的教训。
  
      长吸了口气,楚行云道:“当时,人族七大将要废了你,与理……我无法阻止,但是与情,我却保住了大楚皇室没被解散,只是失去了权利而已。”
  
      惭愧的看了楚行云一眼,楚无情道:“一直以来,我还将大楚皇室失去权利的事,记怪在你的头上呢,现在想来……其实您是在帮我。”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你毕竟是我儿子,大楚皇室,毕竟是由我的子孙后代组成的,我也是人,偏心是在所难免的。”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后来我不是也补救了吗?亲手把你推到了法部首席大法官的宝座之上,只要你做得够出色,我甚至会让大楚皇室世袭这个权位!”
  
      听到楚行云的话,楚无情顿时羞愧的低下头去。
  
      当时楚行云是一心想帮他,可是他却不知好歹的,直接奔着楚行云去了,真的是给他根棒槌,他还当针了。
  
      现在想来,楚行云给了他生命,建立了大楚皇室,并且将他捧到了皇帝的宝座之上。
  
      不仅仅如此,楚行云还留下了诸多的巩固大臣,帮忙他治理和守护这个皇朝。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珍惜,将一切搞的一团糟,反而在那里责怪楚行云什么都没为他做。
  
      现在想来,他还能要楚行云帮他做什么呢?
  
      第二次回来,以燕归来的身份出现时,他对楚行云,并没有足够的尊敬。
  
      事实上,大楚皇室即将被解散的关键时刻,是楚行云出面保下了大楚皇室。
  
      不但保下了大楚皇室,更进一步,使大楚皇室万世不倒,永远不会被解散。
  
      只不过,如此一来,大楚皇室,也失去了所有的权利。
  
      现在想来,楚行云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切,还能要他如何呢?
  
      尤其是后来,楚行云更是将法部的大权,亲自交到了他的手中,由他来执掌人族的律法。
  
      只要他做的差不多,不要有大的过错,那么过度几年后,这法部便将成为大楚皇室世袭的权位,如此一来……大楚皇室,不就重新获得了权利吗?
  
      可惜的是,最后他又给搞砸了。
  
      该管的没怎么管,不该管的却瞎管,甚至阻挠了楚行云的克妖大计。
  
      如此一来,即便是楚行云再不想,也没办法留着他了。
  
      不然的话,一个不小心,楚行云可就成了人族的罪人了。
  
      再接下来,就是现在这次,想来……这是楚行云和楚无情之间,第三次接触了。
  
      刚一见面,楚行云便给了他六滴六阳精血,为他塑造出了六阳战体。
  
      为此,楚行云口喷鲜血,肯定是元气大伤,不知道多久才可以恢复。
  
      现在想来……
  
      楚行云对他有生身之恩,是楚行云,给予了他生命。
  
      楚行云对他有提携之恩,亲手将他送上了皇帝宝座,帮他成就了帝尊境界。
  
      楚行云对他有救命之恩,若不是这六滴精血修复了灵海,要不了多久,已经一百多岁的楚无情,恐怕就要老死了。
  
      楚行云对他有再造之恩,有了六阳战体后,楚无情的人生,将大不一样!
  
      现在想来,即便因为客观因素,楚行云没能时刻陪在他身边,对他缺了一份教养之恩,也足以算得上是,天下间最好的父亲了。
  
      如果这样的父亲,还要去挑剔,还要嫌他什么都没做的话,那简直是天理不容!
  
      正感慨之间,楚行云开口道:“一直以来,你的身边都是小人,我又没在你身边,你的母亲对你又只知溺爱,因此……因此……”
  
      听到楚行云难得的语塞,楚无情不由哈哈一笑道:“我知道,过去的我一直都很混账,不过……相信我,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不会再这样了。”摇了摇头,楚行云笑着道:“以前不能对你进行教养,客观因素有很多,不过……未来一个月内,我会留在你的身边,尽一尽父亲的教导之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