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228章 私有物

      以前,楚行云想获取世界中的宝物,必须向世界意志索取。
  
      比如上次楚行云从乾坤世界搬迁玉石,直接就被乾坤意志拒绝了,根本就不让搬。之
  
      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一切,其实都是老板的,你一个打工的随便搬,那不是贪污受贿吗?可
  
      是现如今则不同了,楚行云别说是搬迁点玉石和黄金了,他就算毁了这九方世界,也没人能横加干涉了。毕
  
      竟,这些世界,都已经是楚行云的私有物了,真灵意志反而成了打工者。不
  
      过真灵意志却乐见其成。虽
  
      然从主人变成了客人,可是作为交换,这九方世界的管理大权,可都由他来掌管了。有
  
      九方世界提供能量,真灵意志,也变得越发的强大了。
  
      初级太古战场的太古意志之所以那么强大,正是因为他所掌管的世界太大了。世
  
      界越大,世界意志就越强,这是成正比的。虽
  
      然失去了所有权,但是九方世界为他提供的意志力,实在太大了。虽
  
      然表面看,失去了很多,可是对于真灵意志来说,他却从一个街边摊的小老板,变成了超级大酒楼的大掌柜!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他的,但是他从这里获得的薪水,却比街边摊高出了十倍!
  
      最重要的是,真灵意志看好楚行云,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将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九方世界,也必然会越来越繁荣昌盛,世界之力,也必然会更加的强大。到
  
      了那个时候,真灵意志自然就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而且,说到底,楚行云是真灵世界出生的,最最纯粹的人类。
  
      换了是异族的话,真灵意志就算死,都不可能把家产送出去。
  
      对于真灵意志来说,楚行云就是他的儿子,他把家产给了儿子,然后帮儿子看着产业,这有什么可说的?换
  
      而言之,乾坤意志,就绝对不肯这么做,不然的话……万一楚行云一个不开心,把他给驱逐了怎么办?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放在世界意志的世界中,同样管用。而
  
      对于真灵意志而言,他也知道自己有被驱逐的危险。
  
      可是一来,他信任楚行云。
  
      二来,就算有一天他真的被驱逐了,那也无所谓。无
  
      论如何,这份家产,终究在自家人手里,就算出了个忤逆子,那他也认栽。一
  
      个月后,楚行云将八方世界的一切,交给真灵意志之后,这才动身朝乾坤世界赶了回去,也不知道……那楚无情,现在做得如何了。
  
      接下来,楚行云打算将大楚皇室的所有后代,分成八份,平均分配在八方世界之中。
  
      这八方世界,都将由楚家的后人掌握和控制。这
  
      八方世界,就是楚家后人,繁衍生息之地。
  
      且不说楚行云这边如何……另
  
      一边,楚无情离开了冷宫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去了大楚皇室的皇宫大殿。此
  
      刻……正是一周一次的族会期间。
  
      当楚无情蓬头垢面的出现在大殿前的台阶上时,第一眼,便看到了大殿之内,那上百名族老……
  
      这些族老,都是楚家之人,甚至都是楚无情的直系血脉。换
  
      句话说,这些族老,都是楚无情儿子辈,以及孙子辈的,全部都和他有着最直接的血缘关系……看
  
      到楚无情出现,皇座之上,楚行天猛的一拍龙椅的扶手,怒声道:“你不在冷宫好好呆着,谁让你随便出来的?”
  
      大胆!
  
      楚行天的话声刚落,楚无情便瞬间瞪大了眼睛,怒声咆哮了起来。听
  
      着楚无情那熟悉的咆哮声,所有族老顿时瑟缩了一下。过
  
      去百年来,楚无情一直手掌大权,是大楚皇室说一不二的主。
  
      虽然对于外界来说,楚无情的很多权利,都被架空了。
  
      可是在大楚皇室内部,楚无情却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威望。这
  
      不仅仅是因为,楚无情是大楚皇室的皇帝。
  
      更重要的是,在座的一众族老,无一例外,都是楚无情的儿子辈,以及孙子辈的。
  
      面对着自己的父亲,爷爷,甚至是太爷爷,祖爷爷……最起码的人伦道德,总是要遵守的。
  
      慢步走进了大殿之中,楚无情挺直了自己的脊背,雪白的须发飘舞之间,楚无情大声道:“怎么……你们的祖宗来了,不知道要行礼跪拜吗?”
  
      面对楚无情的话,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尤
  
      其是楚行天,时到如今,他若是下去跪拜行礼,那气势上就被楚无情给压住了,再想起势,恐怕是难上加难。
  
      可是若不下去跪拜老祖宗的话,无论是族规,还是皇朝的律法,都是绝对不允许的。
  
      只稍一思忖之间,楚行天便知道,无论如何,他不能下去跪拜。
  
      不仅他自己不能去跪拜,就连在场的一众族老,也不能,不然的话,今天可就大事不妙了!
  
      哼!思
  
      索之间,楚行天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森冷的看着楚无情道:“你的所作所为,让大楚皇室失去了太多的权利,作为罪人,你凭什么让我们拜你?”
  
      面对着楚行天的质问,楚无情冷笑一声道:“所有的权势,是老祖宗给我的,也是老祖宗收走的,怎么……你不但要质疑我,难道连老祖宗你也要质疑不成!”
  
      老祖宗?听
  
      到楚无情的话,楚行天先是一愣,显然不明白楚无情所谓的老祖宗,到底指的是谁。
  
      不过很快,楚行天便嘲弄的道:“不好意思,将你打入冷宫,并且让我上位的,也正是老祖宗的意思,所以不好意思,你还是回你的冷宫,闭门思过去吧。”老
  
      祖宗让你上位?听到楚行天的话,楚无情不由愕然一愣,这怎么可能?如
  
      果楚行云真的要……等
  
      等!猛
  
      的想到了一个可能,楚无情猛的瞪大了双眼,瞪着楚行天道:“你所说的老祖宗,指的是谁?”
  
      面对楚无情的询问,楚行天愕然一愣,下意识道:“当然是东方帝尊了,怎么……莫非还有其他人,配做咱们楚家的老祖宗不成!”哈
  
      哈哈……听
  
      到楚行天的话,楚无情顿时仰天大笑了起来。笑
  
      声中,两行清泪,顺着楚无情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就是他的父亲,这就是他的父亲啊……
  
      所谓父爱如山,父爱无言……楚
  
      行云明明做了那么多,可是却从来不层炫耀过,也不曾解释过。以
  
      至于,某些卑鄙小人,竟然窃他人的功劳为自己所有,甚至蒙骗过了整个楚家上千万人。
  
      设身处地想一想,楚行云该有多么的悲哀,多么的愤怒!
  
      身为楚家人,却认东方家族的贼子为老祖宗,这不是典型的认贼作父吗?
  
      大胆!看
  
      着楚无情仰天大笑的样子,楚行天敏感的察觉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可是一时之间,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