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269章 两手准备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即便提前进来,也只能干等在这里。可
  
      是对于楚行云来说,却绝对不是这样的。
  
      在楚行云的命令下,蜚蠊帝尊全力凝聚蜚蠊毒蛊,以每一息三千只的速度,凝聚大量的蜚蠊毒蛊……与
  
      此同时,熊大和熊二,先是解除了在初级太古战场凝聚的护体石肤,随后开始吸收中级太古战场的煞气和毒瘴,凝聚强化版的护体石肤!
  
      至于袁洪和牛夯,则盘膝坐在地面之上,激发体内的血脉,开启了魔猿霸体,以及混世魔体,实力一丝丝的提升着。
  
      眼看着一只只蜚蠊毒蛊,纷纷从万蛊毒瓮中飞了出来,楚行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斩杀一百只蜚蠊毒蛊的话,算不算是通过试炼呢?
  
      如果不算的话,那太古意志所说的目标,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如
  
      果算的话,那么……如果这些蜚蠊毒蛊被别人斩杀,那么楚行云所在的战队,又会不会被扣分,甚至成为负分呢?
  
      心里一动之间,楚行云猛的开口制止了蜚蠊帝尊大量凝聚蜚蠊毒蛊。就
  
      连那些已经凝聚出来的,布满了周围空间的蜚蠊毒蛊,也都收回了万蛊毒瓮之中。虽
  
      然根据太古意志给出的字面意思,似乎目标是随意的,似乎只要是活着的,有生命的,就都算是目标。
  
      虽然雷神天帝看起来一副笃定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可是无论如何,猜测终究是猜测,雷神天帝并不是太古意志,更代替不了太古意志。虽
  
      然中级太古战场中的天道残缺,凝聚的太古意志,也比较混乱。可
  
      是正因为这里的太古意志是混乱的,所以给出的试炼考核,很可能也是不严谨的。
  
      最大的可能是,太古意志的意思,是谁先斩杀一百只红芒魂兽首领,便算过关,但是因为意志比较混乱,所以表达的并不清楚,并不严谨。
  
      放在那些自认为比较了解太古战场,自认为比较聪明的修士心里,拓展解读之下,整个试炼,似乎变得无比复杂,无比危险了起来。
  
      可是楚行云是了解太古意志的,总的说起来,太古意志和人类的意志,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身躯不同罢了。中
  
      级太古战场,明明天道残缺,意志混沌,怎么可能玩这么多花花肠子?很
  
      多时候,修士们对中级太古战场的解读,很可能是矫枉过正了。
  
      基本上,有资格来中级太古战场的,都必然已经经历了初级太古战场。
  
      而初级太古战场中,太古意志的聪慧程度,绝对是非人级的。初
  
      级太古战场到底聪明到什么程度呢?简单说……做为一方世界凝聚出的意志,竟然生出了高级智慧生物才有的情感,甚至是母子情!因
  
      此,经过了初级太古战场中,太古意志的折磨之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中级太古战场中的太古意志,肯定更聪明,更狡诈,智慧更加的不可测度了。楚
  
      行云知道,中级太古战场之上的魂兽,确实比初级太古战场强大,而且是强大得多。可
  
      是,单就太古意志而言,中级太古战场的意志,根本就处在混乱状态,根本没有太多智慧可言,一切的思维和行为,都是机械化的。同
  
      样的试炼,如果放在初级太古战场,还真就是要大动脑筋,稍微笨一点,可能都无法完成,能活活被太古意志给玩死。可
  
      是中级太古战场,世界是破碎的,天道是不全的,意志是混沌的,只知道机械化的,按部就班的去执行。因
  
      此,对于初级太古战场的一切,必须拓展解读,甚至是过分解读。而
  
      中级太古战场的一切,却正好相反,最好按照最简单的,字面本来的意思去理解,一旦拓展解读,恐怕会适得其反。
  
      简单说,初级太古战场的太古意志,就像一个睿智的老者,不多几个心眼,绝对能被他玩死,而且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那种。而
  
      中级太古战场,则是一个混沌的,刚记事的孩子,他不知道尔虞我诈,大脑也非常简单,饿了就是饿了,渴了就是渴了,不要和他玩心眼。
  
      很多时候,很多大喊着中级太古战场的太古意志太过狡诈,太过多变的人,很可能是过分解读之下,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是
  
      想,过去上万年来,为什么每年的试炼任务都不相同?
  
      对于这个问题,可以解读为,太古意志心机深沉,智慧超群,不想让任何人猜到他的想法。但
  
      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的话,也可以解读为小孩子的天性,根本就没有定性,喜好一时一变,根本无从掌握。和
  
      一个小孩子玩心机,那肯定永远也猜不到正确答案的。看
  
      着小孩吧嗒着嘴唇,看起来像是饿了,可是事实上,他就是饿了。
  
      如果过分解读,他吧嗒嘴唇,是不是误导我,事实上……他是不是想撒尿,故意用吧嗒嘴,来隐瞒真相呢?
  
      不……不会的……如
  
      果是真正的孩童,饿了就是饿了,决不会隐瞒真相,也不会误导谁。
  
      现在的关键是,到底是按照雷神天帝的想法,去过分解读呢?还是按照楚行云本心的判断,踏踏实实的,想办法去斩杀那些红芒魂兽首领呢?思
  
      索了好一会,眼看着七彩的天幕越来越淡,眼看就要消失不见,楚行云终于拿定了主意。
  
      猛一咬牙,楚行云道:“好了,各位听好了,咱们九个人,一共分成两队。”
  
      朝周围扫视了一周,楚行云道:“雷神,贪狼,蜚蠊,袁洪,牛夯,熊大,熊二,你们七人一队,跟着雷神,按照他的想法,全力完成试炼。”
  
      听到楚行云的话,雷神愕然一愣,不解的道:“那你呢?你要去哪?”
  
      面对雷神的询问,楚行云道:“我个人觉得,既然太古意志给出了目标两字,那么就必然有所特指,否则的话……岂不是随便杀一百只蜚蠊毒蛊就通过试炼了?”
  
      这……
  
      迟疑的看了看楚行云,雷神天帝道:“那你的意思是,你和狐丽,要尝试着去斩杀那些红芒魂兽首领吗?”点
  
      了点头,楚行云道:“凡事都要做两手准备,如果事情真的像我猜测那样的话,到了最后,大家还是要将目标锁定在红芒魂兽首领身上。”
  
      顿了顿,楚行云继续道:“我最担心的是,试炼之地内,红芒魂兽首领的数量,恐怕并不太多,一旦醒悟的太晚,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