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293章 举步维艰

      近距离看去,那星辰战队的高手,周身放射着金色的光芒。金
  
      芒战躯,金芒战魂,以及金芒魂装……最
  
      让楚行云惊叹的是,对方身躯周围,噼噼啪啪,不断炸响着一道道火花,仿佛一朵朵鲜花,不断盛开,绽放,然后凋谢一般。
  
      远距离看去,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近距离看去,楚行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躯之内,充斥着浓密的法则之力。那
  
      些火花,正是因为身躯内的法则太过浓密,与太古战场的法则不断摩擦产生的。
  
      一直以来,楚行云都万分的不解,凭借自己的三大古碑,以及玄色古钟,时光手环,还有九阳精血等一系列手段,为什么还排不进君榜之中。不
  
      过现在,楚行云明白了。
  
      法则!
  
      说白了,就是法则之力的了解,领悟,以及掌控。
  
      虽然楚行云拥有着诸多的法宝和神通,可是单就对法则之力的领悟和掌控而言,却比对方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单
  
      用肉眼观看,楚行云就可以判断出来,对方显然是火系的武者,拥有着超强的火焰天赋。不
  
      过,对于拥有着九阳真火血脉的楚行云来说,在火系的领域内,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血。按
  
      道理来说,凭借着九阳真火的血脉天赋,楚行云绝对可以碾压对方才是。
  
      可是还是那句话,一滴水,浇不灭焚天之火,即便属性相克,但是杯水难灭车薪。
  
      更何况,在属性上,太阳真火虽然是至阳之火,至高之火,但却并不克制其他的火焰,只是威力上比其他火焰大而已。这
  
      种情况下,对法则的领悟,以及掌控,就成了重中之重!
  
      凭借着对法则的领悟和掌控,对方爆发出的力量,绝对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于楚行云。
  
      而楚行云虽然身怀诸多法宝和神通,但是真正能威胁到对方的,却几乎是一个都没有。时
  
      到现在,就算楚行云全力爆发,法宝齐出,各项神通全部施展出来,也很难伤到对方。看
  
      着那徐徐飘近的身影,楚行云知道,如果他现在就这么站出去的话,也许可以凭借虚空之力,以及九阳战体,玄色古钟,撑住一段时间,而不至于瞬间落败。不
  
      过,这其实根本没有意义,毕竟……就算不会被瞬间击溃,就算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整个过程,楚行云要么死挨硬抗,要么狼狈逃窜。
  
      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中,楚行云根本爆发不出足以威胁到对方的攻击。
  
      不要小看对方战躯周围那层法则火花,那可是至强的法则护盾,想破除这道法则护盾,只有用更强的法则之力去轰击。
  
      法则护盾,是君榜高手的标志,是将法则之力凝聚到极限,感悟到极致后,所形成的一道天然屏障。不
  
      借助他物的情况下,任何非君榜高手的攻击,都是无论如何,也破不开这层护盾的。
  
      当然,楚行云并不是普通的修士,一旦投入战斗中,更不可能不借用外物。
  
      无论对手是谁,楚行云的大荒刀,以及玄色古钟,都是可以给对方造成足够威胁的……无
  
      论是玄色古钟的乾坤一掷,还是大荒刀的混沌刀气,都是连帝榜高手都可以威胁,甚至是斩杀的。
  
      只不过,正因为太过强大,所以楚行云反而不能轻易动用这件法宝。
  
      毕竟,时到如今,复生之日还没有到来,太古战魂还没有复苏,现在就对四大势力的成员出手的话,整个星辰之海内,恐怕都没有楚行云容身之地了。楚
  
      行云自己的安全,他倒不会太在意,可是一旦因为楚行云的举动,而牵连了星辰之海内,那亿兆人族的话,那楚行云可就罪孽深重了。
  
      因此,除非真正撕破脸,想要一举将对方斩杀,否则的话……无论是玄色古钟,还是大荒刀,都是不能轻易动用的。
  
      尤其是玄色古钟,那可是楚行云保命的最后一张底牌,除了他自己之外,绝没有任何人,知道玄色古钟的存在,更无法知晓玄色古钟的威力!因
  
      此,除非事关生死的,最最紧要的关头,否则的话……楚行云绝对不会祭出玄色古钟。一
  
      旦祭出了玄色古钟,那么所有见过玄色古钟的人,都得死!
  
      玄色古钟,可是楚行云为帝天弈准备的,最强杀手锏,也是最后一张底牌。
  
      至于大荒刀,虽然没那么重要,也不需要那么保密。可
  
      是大荒刀想凝聚出一丝混沌刀气,难度实在太大,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蓄积和酝酿,才可以凝聚出来。
  
      而真实的战斗中,楚行云很难有那么长的时间去蓄积,去酝酿,去凝聚……
  
      而抛开这两大法宝,楚行云的其他战技和神通,虽然依然不弱,但却无法与真正的君榜高手对抗,而且差之甚远!通
  
      天战榜之上,楚行云的排名在九千多名,而所谓的君榜高手,却是排名前三千才能上榜。三
  
      千和九千之间的差距,就是楚行云,与面前这个对手的差距。不
  
      过,楚行云其实也不需要出手。微
  
      微转过头,楚行云对贪狼帝尊道:“去拦住他,无论如何,我们绝不会臣服与任何势力,也绝不会向任何势力,缴纳保护费!”
  
      面对楚行云的命令,贪狼帝尊一丝犹豫都没有,脚下一踏之间,身躯腾空而起,朝着那星辰战队的高手迎了过去。半
  
      空中,贪狼帝尊终于解开了所有的禁锢,周身的能量,肆无忌惮的爆发开来。
  
      咻咻……咻咻咻……锐
  
      利的破空声中,千百道银色的风纹,呼啸着出现在贪狼帝尊的身躯周围。
  
      仔细看去,那一道道银色的风纹,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刻刀一般,在虚空之中,刻出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虽然看起来,贪狼帝尊的动作并不快,可是事实上,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里,贪狼帝尊便出现在了半空中,拦截住了那名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星辰修士。
  
      一时之间,一金一银,两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默默的对视着。两
  
      道身影,周身都绽放着法则之光。一
  
      个是周身火花绽放,一个是全身银风缭绕,但却都是同样的强悍,同样的势不可挡!
  
      很显然,巅峰时期的贪狼帝尊,其实力是远在对方之上的。
  
      可是现在,贪狼帝尊被星兽所伤,一身的实力,连全胜时期的百分之一都没有。贪
  
      狼帝尊虽然拥有着更多的经验,更高的眼光,但是无论是境界,还是战躯,魂装,以及战魂,都落后对方一个大境界。
  
      银芒对上金芒,这是一道巨大无比的鸿沟,几乎是无法跨越的。在
  
      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经验和技巧虽然不能说完全没用,但是面对一整个大阶位的碾压,却还是举步维艰。而
  
      且,最重要的是,作为风系的修士,是被火系修士克制的,而且克制的非常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