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376章 法地象天
    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
  
      虽然楚行云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可是进入试炼梦境之后,牛夯却还是发现,似乎所有的准备,都白费了……
  
      牛夯选择的战灵试炼目标,也是一座丘陵墓地凝聚出的战灵——血角魔牛!
  
      血角魔牛,拥有的神通,是法地象天……
  
      这里的法地象天,表面看起来,似乎与法天象地神通一样,都是可以让身躯便得更加魁梧,高大,可谓是顶天立地。
  
      可是事实上,法地象天和法天象地,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法天象地更多是虚幻的,用能量充塞而成的巨型战躯,更偏重于能量和术法。
  
      而法地象天,则是犹如大地一般坚固结实,更偏重力量与武力。
  
      简单而言,施展了法天象地后,修行者的法力会更加的雄厚,可以施展大范围的术法,术法的威力也会增强。
  
      而法地象天则正好相反,施展了法地象天之后,修行者的法力不会变化,但是其力量和武力,却会随着体积的增加,而迅速提升。
  
      所谓身大力不亏,法地象天所附带的力量和破坏力,可以将物力攻击增幅到极限。
  
      其实,从名字上,就可以准确的进行区分了。
  
      法天,效法的自然是天了……
  
      天是什么,是空,是虚无,是能量……
  
      法地,效法的自然是大地……
  
      地是什么,是山石,是金玉,是力量……
  
      因此,偏重术法攻击的修士,通常更偏向与法天象地……
  
      而偏重于力量的修士,则更偏向与法地象天。
  
      不过……总的说起来,无论是法天象地,还是法地象天,都不是随便扒拉随便挑选的垃圾货色……
  
      虽然表面看起来,楚行云,以及五大憨货,似乎早就会法天象地,可是事实上,他们只是将身躯变大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法天象地,也不是法地象天。
  
      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术法,幻术,以及变化法诀,都可以让身躯变得很大,甚至高可接天,比法天象地,以及法地象天还要夸张。
  
      可是,不管身躯如何膨胀,修士自身的法力和力量,术法和战技,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楚行云以及他的团队成员,就算变得再大,自身的实力,其实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法天象地,以及法地象天不同,一旦真正施展起来,在身躯变大的同时,其法力和力量也在疯狂的提升。
  
      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法天象地只提升法力,而法地象天只提升力量!
  
      施展了法地象天之后,修士会随着身躯的膨胀,拥有与身躯相匹配的力量。
  
      试想一下,一个身高万丈,却拥有着与自身体积相匹配力量的存在,将有多么的可怕!
  
      荒古墓地中,那血角魔牛,一旦施展了法地象天之后,几乎是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没有人敢与他们正面角力。
  
      即便是袁洪和牛夯都不行,其他人就更白扯了。
  
      因此,牛夯很痛快的,就接受了楚行云为他做出的选择。
  
      确定已经将攻略手册倒背如流之后,牛夯开启了自己的战灵试炼。
  
      可是刚一进入战灵试炼,牛夯就傻了,所谓的攻略手册,根本毫无作用!
  
      原本,在楚行云以及其他人的判断里,战灵试炼,肯定是从刚满月开始的。
  
      一直活到成年,然后激发神通,就可以回来了……
  
      但情况却不是这样的。
  
      刚一开启战灵试炼,牛夯便悲哀的发现,他和一个五大三粗的血角魔牛,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
  
      铁笼子外面,架着熊熊的篝火,一群魔族正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似乎正在庆祝着什么。
  
      同样是庆祝,袁洪面对的,是庆祝他满月的庆典。
  
      而牛夯面对的,却是一场烧烤晚宴。
  
      就在牛夯的面前,和他关在同一个笼子里的那只血角魔牛,被两只巨魔,生生拽了出去,废掉了法力后,被捆绑在一根铁柱子上,横架在了篝火之上。
  
      在牛夯惊骇的注视下,那只血角魔牛疯狂的扭动着,嘴里更是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声。
  
      可是面对那血角魔牛的哀嚎声,那群巨魔却在放声大笑……
  
      眼看着那只血角魔牛被烧得皮开肉绽,牛夯顿时进入了狂暴模式……
  
      虽然心念一动之间,一整套银芒三星的魂装,赫然出现在了牛夯的身躯之外。
  
      铿锵……
  
      一声巨响声中,牛夯一把从铁笼子的栅栏上,拽下了一根铁棍,迈步踏出了牢笼。
  
      梦境世界,并不存在魂装,也没有所谓的战魂存在。
  
      因此,作为战灵试炼的修士,在梦境之中,其实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虽然战躯无法带入试炼梦境,但是战魂和魂装,却都是可以带进去的。
  
      这也是袁洪可以在试炼梦境中,大杀四方的最根本原因。
  
      拥有战魂和魂装的修士,其强大之处,是无法想象的。
  
      身为天帝,当年楚行云第一次遭遇穿戴着红芒魂装的修士时,拼尽全力,连玄色古钟都动用了,都没能破掉那套红芒魂装的防御。
  
      由此可见,魂装的威力有多么的恐怖了。
  
      随手将魂兵注入了手中的铁棍之中,牛夯一步步踏出了铁笼。
  
      而那群巨魔,却双眼放光的围绕着篝火,看着那只血角魔牛被烧的嗷嗷叫,开心的不得了,却完全不知道,真正的恶魔,即将降临!
  
      吼!吼!吼……
  
      终于,当牛夯发出一连串咆哮,挥舞着手中的铁棍,横扫而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是注定了的……
  
      虽然单就境界和实力而言,那群巨魔并不比牛夯弱。
  
      在不使用战魂和魂装的基础上,单对单拉出来,牛夯真未必是那些巨魔的对手。
  
      可是一切的假设,其实都是伪命题,因为之所以要假设,都是依据真实的存在。
  
      既然存在,那么假设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身穿全套银芒魂装的牛夯,完全无视一切攻击,手中铁棍纵横飞舞之间,只花了十几息的时间,便将篝火旁的三十多只巨魔,全部击毙!
  
      放眼看去,所有的巨魔,死法都非常的一致,都是被铁棍敲碎脑袋,脑浆迸裂而死。
  
      随手收回了魂兵,将那已经弯曲的不成样子的铁棍随手扔掉之后,牛夯快速赶到篝火旁,将捆绑在铁柱子上的血角魔牛解了下来。
  
      看着那奄奄一息的血角魔牛,牛夯不由得流出了泪水。
  
      牛夯不是楚行云,他只会杀人,却从不会救人。
  
      不是牛夯不够仁慈,而是他实在是不擅长救人,没有任何与救人相关的法术和能力。
  
      看着牛夯双眼中,那蓄积的泪水,那血角魔牛虚弱的伸出双手,用力掰断了自己的双角,朝牛夯递了过去。
  
      看着牛夯茫然的接过那对血色牛角,那血角魔牛虚弱的道:“带着我的意志,继续战斗下去吧,血角魔牛——永不为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灵剑尊》,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