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379章 谎言

      眼看着牛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发而不可收拾,楚行云不由得摇了摇头。
  
      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牛夯好好大哭一场,然后再和他交流,并且找办法开导他。
  
      因此很快……楚行云沟通了天道,离开了荒古墓地。接
  
      下来的三天三夜,牛夯一直在嚎啕大哭,若不是他的肉身足够强悍,恐怕早就哭坏了嗓子……
  
      虽然一直不知道牛夯到底为什么哭,但是其实仔细想一想,能让人痛苦的,不外乎人生七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很
  
      显然,以牛夯的性格,其他的几条根本就不可能。生
  
      、老、病、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
  
      六苦,虽然也可能让牛夯痛苦,但是却绝对不会让他哭成这个样子。能
  
      让牛夯如此悲痛的,一定是死亡,而且不是一两个人的死亡,而是大批量的死亡,甚至与……是一个种族的灭亡!联
  
      想到牛夯试炼的目标是血角魔牛,再联想到牛夯在试炼空间中停留的时间,只要稍微一思索,楚行云就大概猜测到了事情的真相。
  
      很显然,牛夯这个憨货,肯定是统帅着血角魔牛,与三族大战了一通。不
  
      过,那个时代,和袁洪所处的时代不同。
  
      袁洪所处的时代,是荒古时代的早期,那个时代里,各祖级大能还没崛起,所以袁洪才可以如此的霸道,如此的无敌。
  
      而牛夯所处的年代,是荒古时代的中期,可是有祖级大能的,而且这些祖级大能,都是巅峰期,哪是牛夯所能对付的。
  
      因此,抗争唯一的后果,就是血角魔牛族灭。
  
      以牛夯那憨厚朴实的性格,就算有逃生的机会,他也绝对不会独活的。
  
      他最终一定会选择玉石俱焚,追随着血角魔牛的脚步,战死沙场!这
  
      也正是楚行云等人内心升起不祥预感的原因所在。只
  
      不过,最后时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牛夯竟然没死,而是安全的回到了荒古墓地。
  
      很显然,回来之前的一刹那,牛夯是大喊着口号,想要慷慨赴义的。
  
      血角魔牛,永不为奴!那
  
      一句话,绝对是气壮山河,喊得楚行云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虽
  
      然不敢保证自己的猜测绝对正确,但是楚行云相信,就算有差错,错的也不会太严重。
  
      因此,楚行云试探着走进了牛夯的房间,叹息着道:“别哭了……死者已矣,你要带着他们的遗志,继续拼搏下去……”
  
      听到楚行云的话,牛夯的身躯剧烈的一颤,猛的抬起头来,大声哭道:“我对不起他们,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我没能战胜三族联军,没能帮牛族摆脱被奴役的命运!”面
  
      对牛夯的话,楚行云耸了耸肩膀道:“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牛族已经不是奴族了,不是吗?”用
  
      力的摇了摇头,牛夯断然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痛哭,因为我已经永远都不可能完成大家寄托在我身上的期望了。”
  
      这……
  
      听到牛夯的话,楚行云顿时恍然,原来症结在这里啊!
  
      很显然,在试炼梦境中,牛夯没能完成大家寄托在他身上的希望。
  
      而回到现实后,牛族已经不是奴族了,已经晋升为了民族,如此一来,牛夯注定要辜负了那些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血角魔牛了。这
  
      是一个死结,绝对的死结。
  
      目光一闪之间,虽然楚行云从来不喜欢骗人,但是为了牛夯,楚行云知道,他必须要撒一次谎了。
  
      轻轻凑到牛夯耳旁,楚行云道:“你真当荒古墓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吗?你有没有想过,荒古墓地,其实就是一处时空混乱的时空墓地!”时
  
      空墓地!
  
      听到楚行云的话,牛夯顿时瞪大了眼睛。
  
      面对牛夯的注视,楚行云道:“事实上,所谓的试炼梦境,就是将你的神魂,送回荒古时代,在那个世界,你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说
  
      话之间,楚行云心念一动之间,取出了一本妖族通史玉简,递给牛夯道:“仔细看看吧,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但是我想,你会明白的。”茫
  
      然的接过楚行云递过来的玉简,牛夯不由得将神魂寄托了进去,仔细查看了起来。
  
      妖族都是这样,不喜欢读书,但是却非常喜欢听故事。
  
      因此,牛夯对血角魔牛的了解,其实都是源自民间传说,以及说书人的口中。真
  
      正的妖族通史,其实牛夯从来没看过。历
  
      史事实一旦被演义,就必然被美化,甚至被夸张化,故事的剧情,和本来的事实,可能是大相径庭。其
  
      实不光是妖族,人族也是如此。
  
      有多少人,真正研究过自己民族的历史,真正知道各演义故事中,各历史人物和事件的本来面目和真实故事?
  
      快速的查阅着玉简内的妖族通史,牛夯的眉头越皱越紧。不
  
      一样,完全不一样……这不是他经历过的一切。
  
      妖族通史中记载,血角魔牛的首领,出身在牛族的王族,是牛族的王子之一。经
  
      过一系列的宫廷斗争后,血角魔牛首领脱颖而出,掌控着王室最精锐的大军——血角魔牛,并且就此走上了征伐天下的道路。
  
      不对!这不对……
  
      猛的抬起头来,牛夯用力的摇着头道:“我在试炼梦境中的身份,并不是什么王子。”面
  
      对牛夯的质问,楚行云内心暗暗叫苦,他也知道牛夯不是,不过为了解开他的心结,楚行云只能这么做。
  
      思索之间,楚行云道:“哦?你在试炼梦境中的身份不是王子吗?那是什么呢?”
  
      这……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牛夯顿时支吾了起来。是
  
      啊……他当时是什么身份呢?茫
  
      然的看着楚行云,牛夯道:“我什么身份都没有,我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被关在牢笼里。”了
  
      然点了点头,楚行云道:“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了?”牛
  
      夯想说点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见
  
      到这一幕,楚行云道:“这么说,你也有可能,就是史书中的那个王子了!”面
  
      对楚行云的猜测,牛夯虽然很想否认,但他知道,确实有这个可能。不
  
      过……皱
  
      了皱眉头,牛夯道:“就算我是王子,可是血角魔牛,根本不是所谓的王族大军!血角魔牛,是为了牛族的荣耀和尊严,而甘愿奉献一切的义士!”耸
  
      了耸肩膀,楚行云道:“是啊……你真正在那个时代生活过几十万年,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对的,可是你那些史官却未必知道。”“
  
      甚至于,就是那个王子的身份,都有可能是史官杜撰出来的,毕竟……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那些史官又如何能知道!”了
  
      然点了点头,牛夯承认,他确实被楚行云说服了。
  
      怀疑的看了楚行云一眼,虽然还是不太相信楚行云所说的一切,但是或多或少的,牛夯已经信了一些。继
  
      续看下去,牛夯的眉头越皱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