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380章 谎言被识破
 “不对!这不对……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要有那计谋,还至于被追杀的那么惨?” 断然摇着头,牛夯道。
  
      听到牛夯的话,楚行云顿时苦笑连连。是
  
      啊,牛夯就是一头犟牛,属于那种头撞南墙,都不知道回头的家伙。
  
      一旦投入战斗中,要么是一往无前的追杀到天涯,要么是一路被追杀,一路屁滚尿流的逃到海角,再无第三种可能。
  
      思索之间,楚行云淡然道:“这不很正常吗?如果不适当美化一下的话,岂不是显得妖族,龙族,以及魔族太无能了吗?”这
  
      个……迟
  
      疑的看着楚行云,好半天……牛夯不得不点头道:“确实……被我这样一个愣头青,给打的屁滚尿流,这确实有损三族的威严。”“
  
      是啊,只有尽量将你的形象美化起来,才让那三族的大军,显得不那么愚蠢,不是吗?”  楚行云道。
  
      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牛夯继续看了下去。一
  
      路观看之间,牛夯道:“这里就对了,确实……我当时带领着大军,那可是一路势如破竹,越来越多的牛族,加入了我们血角,三族不得不组成联军,才可以与我们对抗,不过……”说
  
      话之间,牛夯的情绪不由得低沉了下去。
  
      三族组成联军之后,牛夯便万万无从抵抗了。
  
      妖族掌天,魔族掌地,龙族掌控海洋和河流。
  
      三族联军围剿之下,血角魔牛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除了一路败退,再无其他办法。
  
      一路看下去,牛夯的表情越来越沉重……
  
      前半部分,确实很他经历的试炼梦境完全不同。可
  
      是接下来的一切,却真的和他所经历的完全一样。
  
      甚至于,妖族的三大皇族,以及三大王族,也正是那一战中,确定了地位。
  
      看着妖族通史中记载的一个个战役,牛夯仿佛再次回到了试炼梦境,再次置身与梦境战场一般。三
  
      族联军一路追杀之下,终于……在万魔山附近,他们弹尽粮绝,除了血角魔牛首领之外,血角大军全军覆没。最
  
      后,血角魔牛的首领孤身一人,冲入了三族联军之中,战死沙场。妖
  
      族通史中,关于血角大军的记载,也到此结束。
  
      看到这里,牛夯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苦笑着将玉简递还给了楚行云,叹息着道:“多谢你了,我知道你是想要开解我,不过我已经没事了,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不是吗?”这
  
      ……
  
      尴尬的看了看牛夯,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但是楚行云知道,他的谎言,还是被拆穿了……楚
  
      行云嘿嘿笑着道:“看来,我还是不适合说谎啊。”
  
      听到楚行云的话,牛夯愕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确实,连他这样的憨货,都可以轻易抓到楚行云的破绽,由此可见,楚行云真的没有撒谎的天赋。看
  
      着牛夯大笑的样子,楚行云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虽然没有骗到你,但是最起码……你已经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了,不是吗?”微
  
      笑着点了点头,牛夯道:“是啊……看了妖族通史后,我才忽然醒悟过来,我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现在梦醒了……”欣
  
      慰的点了点头,楚行云道:“如此一来,也不枉我为你撒了一次谎,不过……我到底是哪里露出破绽了?”面
  
      对楚行云的询问,牛夯道:“其实我差点就信了,就差一点点啊……”叹
  
      息着摇了摇头,牛夯道:“事实上,我最后战死的地方,是寂静草原,而不是万魔山。”
  
      顿了顿,牛夯道:“我连万魔山在哪里,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而且……我战死的地方,周围连一座山峰都没有,何来万魔山!”
  
      无奈的叹息一声,楚行云没想到,自己的谎言,竟然在这里出了纰漏。不
  
      过想来也是,万魔山可是魔族的祖庭,是魔祖常年居住的宝地。如
  
      果牛夯真的一路杀到了那里,怎么可能不知道。牛
  
      夯根本就没见过万魔山,战死的地方,是一片平原。
  
      因此,楚行云的谎言,瞬间便不攻自破了。
  
      不过好在,楚行云的谎言虽然被拆穿了,但是看了妖族通史之后,牛夯也彻底清醒了过来。牛
  
      夯已经意识到,试炼梦境,只是一场梦而已,他并不是血角魔牛首领,他只是牛夯。
  
      仰头向天,牛夯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虽然心里的愧疚渐渐消退,但是一种遗憾的情绪,不由得升上了心头。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该多好啊。即
  
      便为此,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牛夯也死而无憾!
  
      正暗暗失望之间,楚行云的声音,猛的在牛夯的耳边响了起来。
  
      深深的看着牛夯,楚行云道:“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是在骗你,我和你说的一切,只是我的一种猜测!”
  
      猜测?
  
      听到楚行云的话,牛夯顿时瞪大了眼睛。面
  
      对牛夯的注视,楚行云道:“是啊,你也知道……荒古墓地的时空是混乱的,就算在里面停留一年时间,现实中也只是过去了一夜而已。”
  
      “确实……不管在荒古墓地中停留了多久,做了多少事情,对现实世界而言,都不过是做一场梦而已。”  牛夯道。默
  
      默点了点头,楚行云道:“是啊……荒古墓地中的时空既然是错乱的,那么有没有可能,逆转时空,将我们送回荒古时代呢?”面
  
      对楚行云的疑问,牛夯只感觉内心一震,是啊……这个可能,是存在的啊。深
  
      深的看着牛夯,楚行云继续道:“虽然概率很低,可能性很小,但是到目前为址,我还无法完全将这种可能性排除。”
  
      “不过,你这一次的反证,让这种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了,也许……我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存在的可能了。”
  
      这……
  
      迟疑的看着楚行云,牛夯下意识的摸着自己血红色的双角。
  
      是啊……如果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的话,那么他的双角中,血角魔牛的意志,从何而来?难
  
      道只是做了一个梦,就如此虚幻的,毫无根源的,拥有了法地象天神通,拥有了这双荣耀的血角吗?
  
      也许,正如大王所说,这一切……真的不一定是谎言。
  
      虽然可概率很小,但是这种可能性,真的无法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