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517章 万世情劫

      咔嚓……一
  
      声轻响声中,一颗金属圆球,顿时从护手的另一端,被顶了出去。
  
      与此同时,楚行云手中的龙珠,则完美的镶嵌进了那空出来的镶嵌孔中。
  
      看着七星古剑的护手上,那蓝盈盈的龙珠,以及龙珠上闪耀着的紫色电芒,楚行云不由得仰天大笑了起来。时
  
      到如今,楚行云的御剑之道,与龙族驾驭龙珠的法诀融合为一体,单只这一点,便瞬间让楚行云的御剑之力,暴增十倍不止。
  
      最重要的是,龙族的龙珠,与心神相合,与元神融为一体,驾驭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如臂使指,这是任何御剑的手法,都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而
  
      且,更为夸张的是,这颗龙珠,可是由四大神珠,开辟出的一方天地!
  
      而楚行云的元神,就是这方天地的意志!
  
      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手段,可以切断神魂感应,可以隔绝心灵感应。
  
      甚至连龙珠与龙族自身的感知,都可以屏蔽掉。但
  
      是,却从来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隔绝掉一方天地,与这方天地意志之间的感应。此
  
      时此刻,对于楚行云来说,驾驭着这柄七星古剑,即是驾驭一柄宝剑,又是在驾驭龙珠,更是在驾驭着一方天地!
  
      随手抓过那颗被顶出来的金属球。
  
      这颗金属球内,封存着的,正是吞噬了焚天妖焰,紫薇天火,以及太阳真火的——吞噬之火!看
  
      着这枚金属球,楚行云内心无比复杂。
  
      这吞噬之火,正是源自敖媚轮回转世之后,化身成的南宫花颜那里。
  
      这吞噬之火,和楚行云新得的龙珠一样,都是无限弱小,却又无限强大的存在。
  
      按道理来说,修炼吞噬之火,与祭炼龙珠,应该只选择其一,进行修炼才对。
  
      正如祖龙对敖媚所说的那样,一旦精力分散了,反而有害。可
  
      是现在的问题是,随着龙族与妖族之间的大战即将开启,拥有各种火焰天赋的妖族和龙族,必然大量战死。面
  
      对这么好的机会,楚行云又如何能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呢?沉
  
      吟再三,楚行云闪身之间,出现在了那九龙辇的旁边。
  
      看了看那九条依然在不断哀嚎的青蛟一眼,楚行云道:“我知道你们很痛苦,可是想要成为龙上之龙,便必须先吃得那苦中之苦,忍着吧。”听
  
      到楚行云的话,那九条青蛟顿时苦笑了起来。其
  
      实他们也知道,这一次……他们真是得到了天大的造化。
  
      可是问题是,这痛苦倒也罢了,最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这痛苦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怎么也不肯消退。短
  
      暂的痛苦,大家都能忍受。可
  
      是无休止的痛苦,即便是铁打的汉子,也抗不住啊。没
  
      有理会那九条哀嚎的青蛟,楚行云大手一挥之间,将那颗蕴含着吞噬之火的金属珠,镶嵌在了九龙辇上。一
  
      旦哪里有火系的大能身陨,这九龙辇便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将那火系大能精血中蕴含着的火系法则,尽数吞噬。
  
      看着楚行云那无动于衷的样子,九条青蛟即敬又怕,却又无可奈何。
  
      在楚行云的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楚行云对他们好,那是他们的造化。
  
      楚行云对他们不好,那也只是命该如此。
  
      此生此世,他们是永远也无法逃脱楚行云的魔爪了。将
  
      那吞噬之火镶嵌在九龙辇的座椅靠背顶部之后,楚行云道:“好了,既然你们如此痛苦,那我就放你们出去,你们自己去找点事情,分散一下痛苦吧。”听
  
      到楚行云要放他们出去,九条青蛟,顿时喜出望外。当
  
      然,事实上……现在,那九条青蛟,已经化身成拥有着一双肉翅的黑龙了。
  
      因此,再叫他们青蛟,其实已经不太合适了。
  
      虽然他们的本体,都是青蛟。可
  
      是现在的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九条黑龙!
  
      看着那九条黑龙,楚行云道:“你们出去时要注意,一旦遭遇那些可以力敌的火系妖族,可以尽数捕杀,并且将他们的精血收集起来,注入这颗火焰珠内。”
  
      面对楚行云的安排,九条黑龙顿时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楚行云一挥手之间,下一刻……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了九龙辇的旁边……
  
      对着楚行云点了点头,那九条黑龙,瞬间拖拽着九龙辇,瞬间穿过了空间裂缝,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送走了九条黑龙之后,楚行云消除了空间屏障。
  
      啾啾……
  
      下一刻,一道清越的声响中,一道冰蓝色的身影,凌空飞了过来,落在了楚行云的肩膀之上……看
  
      着那歪着头,眯着眼睛,轻轻用脑袋蹭着自己面庞的小冰凰,楚行云的内心,复杂到了极点……一
  
      直以来,楚行云都以为,水流香才是他的命定之妻。
  
      可是从祖龙那里,楚行云才第一次得知,原来……南宫花颜,才是他命定的妻子。
  
      现在想来,他和南宫花颜的孩子,已经开枝散叶,成为了人族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他和夜千寒的孩子——楚无意,却始终没能繁衍生息,直到现在,还孑然一身,没有和男孩子结婚,也没有生下子嗣。此
  
      时此刻……
  
      楚行云已经知道了,他之所以那么爱水流香,其实正因为现在对她太好了。以
  
      至于,楚行云结束了试炼梦境,离开这方世界之后,连续万世,她都泣血哀鸣。水
  
      流香对他的挚爱,可谓是感天动地,甚至凝聚成了法则一般的执念。
  
      也正是受这道执念的影响,每世见到水流香的时候,他都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她。可
  
      是,古语有云,天命难为。即
  
      便他们通过九生九世的努力,却也只换来了夫妻之名,却始终没有夫妻之实。
  
      甚至于,到了最后,不得不劳燕分飞,各奔东西。
  
      相爱很简单,可是相处,却真的太难了。
  
      很多事情,楚行云也不想推卸责任,可是他真的是无意识的。轻
  
      轻抚摸着小冰凰的脑袋,楚行云不由的愁肠百转。
  
      难道说,要现在对她不好一点,让她忘记自己,也避过那万世的情劫吗?
  
      不,楚行云做不到……以
  
      前不知道这小冰凰,就是未来的水流香时,楚行云就做不到。现
  
      在,既然知道了这小冰凰就是水流香,他更做不到了。最
  
      重要的是,楚行云无法接受,水流香不再爱他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