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564章 表里如一
 你!我!他……
  
      听着敖灵的歪理邪说,敖媚顿时气极。可
  
      是有心反驳敖灵,可是却根本无从说起。
  
      要知道,歪理邪说,那也毕竟是一种道理,也同样是一种说法。虽
  
      然敖灵的说法,是绝对荒谬的,可是真想反驳,她却根本找不到道理。哎
  
      ……
  
      长长的叹息一声,楚行云痛苦的道:“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我还在这里呢,你们能不能问问我的想法和感受!”住
  
      口!……楚
  
      行云的话声刚落,敖媚和敖灵,齐声怒叱了起来。
  
      怒叱声中,敖媚道:“你还能有什么想法,你还能有什么感受,我可是你的妻子啊,你只能帮我……”
  
      敖媚的话声刚落,敖灵便接口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现在是夫妻,未来未必是夫妻。”
  
      顿了顿,敖灵继续道:“至于敖云弟弟的感受,难道多一个人爱你,多一个人配你,不好吗?你不喜欢吗?”这
  
      ……面
  
      对敖灵的话,楚行云顿时语塞了。
  
      单从本性上说,作为一个雄性,当然想要更多的美女了。
  
      可是楚行云是人,是一个有思想,有道德的人。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
  
      然楚行云无法接受敖媚朝秦暮楚,喜欢上其他的男人。
  
      那么他就应该以同样的忠诚,去回报敖媚。
  
      如果可以的话,敖云很想当面和敖灵说清楚,讲明白,彻底拒绝敖灵。
  
      可是一来,这样做实在太伤人了,甚至会彻底毁掉敖灵。
  
      二来,以敖灵的身份和地位,她既然说出口了,就根本不容拒绝。作
  
      为东海龙宫的长公主。敖
  
      灵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东海龙宫的荣耀和威严。拒
  
      绝敖灵容易,可是拒绝了敖灵,就等于拒绝了东海龙宫,就等于是打了东海龙宫所有龙族的脸。
  
      在如此危急存亡之际,楚行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挑起东海与北海之间的矛盾的。而
  
      且,作为老朋友,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的话,楚行云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毁掉敖灵的。
  
      正痛苦之间,敖媚猛的开口道:“好了,现在你做出选择吧,如果你要她,那我就走,如果你要我,那就当面和她说清楚!”
  
      换了是以前的楚行云,面对感情的纠葛,既然无法解决,那他就会选择离开。所
  
      谓眼不见,心不烦嘛。可
  
      是过去的经历,却教训了他,让他深深的明白,感情上的事,是拖不得的。稍
  
      微一个拖延,就会发生很多的变化,只会让他悔之晚矣。
  
      思索之间,楚行云霸道的环住了敖媚那柔媚的腰肢,随后扬起了巨大的巴掌,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敖媚那挺翘圆润的屁股上。啪
  
      ……哎呀!清
  
      脆的声响中,敖媚顿时跳了起来。
  
      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一张脸蛋,涨的通红。傲
  
      然看着敖媚,楚行云冷声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搞?搞错了什么?看
  
      着一脸傲然的楚行云,敖媚顿时一脸的茫然。
  
      傲然的看着敖媚,楚行云道:“你可是我抢来的压寨夫人,我没放手的情况下,谁允许你跑掉的?”
  
      你!我……
  
      面对如此霸道的敖云,敖媚所有的火气,顿时消散一空。是
  
      啊,她可是他抢来的呢。
  
      怎么办,打又打不过他,跑又跑不掉,就算他对她不好,她也没有办法啊。
  
      不得不说,敖媚虽然妩媚迷人,热情似火。可
  
      是事实上,她却是最有依赖性,最需要依靠的女孩。
  
      任何的甜言蜜语,对敖媚来说,都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敖
  
      媚最吃的,其实就是霸道,就是蛮横,就是不讲道理。当
  
      楚行云真的虎起脸,直起腰,大声痛斥的时候,不管有道理没道理,也不管她喜欢不喜欢,都只能去逆来顺受。也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过去千万年来,虽然喜欢敖媚的人,简直多如过江之鲫,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打动她。
  
      不是敖媚有多高冷,也不是她有多难追。其
  
      实主要的原因是,敖媚最吃的是霸道,而不是甜言蜜语。
  
      在聪明灵秀的敖媚面前说甜言蜜语,那只会让她感觉可笑,感觉别扭,甚至感觉恶心。只
  
      有霸道的站在他面前,悍然宣誓主权,才会瞬间将她击溃,并且俘虏。误
  
      打误撞之下,楚行云成功的俘虏了她。
  
      对于敖媚来说,只要她的男人硬起来,那么她就会成为那种最纯粹的小女人。所
  
      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说的就是敖媚这样的女人。
  
      如果现在楚行云软弱下来,甜言蜜语的去劝解,又或者是软弱的去退让,商量,那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用处,只会让她更加的变本加厉。可
  
      一旦楚行云强硬起来,只一瞬间,敖媚就蔫了。委
  
      屈的嘟着嘴吧,尽管一双妩媚的大眼睛中,已经蓄满了泪水,可是敖媚却硬是不敢再说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敖云。楚
  
      行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朝敖灵看了过去,微笑着道:“我们都还年轻,很多事,现在说起来都为时过早。”
  
      对于楚行云的柔声细语,敖灵的气势,也瞬间弱了下来。
  
      和敖媚不同,敖灵是那种表里如一的女孩子。
  
      外表强硬,内心里更加强硬。敖
  
      灵最吃的,就是温柔,就是呵护。再
  
      怎么刚强的女孩子,也终究有柔弱的一面,也终究是需要男人去呵护,去痛爱的。
  
      长吸了口气,敖灵道:“我也不是一定要逼你,但是最起码,你要给我一个态度吧!”
  
      面对敖灵的紧逼,敖云道:“未来的一切,充满了变数,一切都是有可能的。”顿
  
      了顿,不等敖灵说话,敖云便继续道:“现在,龙妖大战的休战期,即将过去,你觉得,我们现在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吗?”这
  
      ……听
  
      到敖云的话,虽然明知道,他是在拖延,可是敖灵却没法开口指责他。
  
      确实,龙族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但凡有点理想,有点担当的龙族,都不会在这样的时刻,还一心只想着谈情说爱。
  
      如果,敖灵继续强迫楚行云,逼着她表态的话,那么她就配不上敖云了。
  
      而且,敖灵也可以肯定,如果她真的那么咄咄逼人的话,只会毁坏自己在敖云心目中的形象,这是她死也不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