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剑尊 > 第2565章 一切皆有可能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强迫你。”
  
      顿了顿,敖灵断然道:“不过,你记住你的话,一切皆有可能,也就是说,你并没有拒绝我……”苦
  
      笑一声,楚行云耸了耸肩膀道:“好吧,我确实没有拒绝你,未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呜
  
      ……
  
      听到楚行云的话,敖媚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呜呜的哭了出来。
  
      哭泣声中,敖媚猛的转过身,就打算离开。
  
      可是楚行云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一把拽住了敖媚的手臂,不允许她离开……
  
      面对如此强势,如此霸道的楚行云,敖媚顿时更加委屈了,哭的也更哀伤了。面
  
      对与此,敖灵也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她显然不适合留下来了。对
  
      着敖云点了点头,敖灵拉着敖秀的手,快步离开了楚行云的房间。
  
      目送敖灵和敖秀离开,楚行云顿时松了口气。
  
      哎呀……刚
  
      松了口气,敖云便猛的痛叫了起来。
  
      转头看去,敖媚正低着头,一口咬在了楚行云的手臂上。无
  
      奈的看着敖媚,楚行云又是痛惜,又是无奈。
  
      足足药了十几息,敖媚这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了嘴巴。看
  
      着依然气鼓鼓的敖媚,楚行云道:“你平时不是很聪明吗?为什么今天这么傻的?”
  
      哼……面
  
      对着楚行云的话,敖媚嘟着嘴道;“再聪明的女人,一旦遇到感情问题,也一样要变傻的,你不知道吗?”无
  
      奈的摇了摇头,楚行云道:“我知道你希望我能当面拒绝敖灵,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可是你自己想想,敖灵是谁?她是什么身份?我怎么拒绝她?”面
  
      对楚行云的询问,敖媚一脸疑惑的道:“我管她是谁,她是公主,我也是啊!不见得比她低一头,怎么就不能说清楚,怎么就不能拒绝了?”
  
      无奈的捂住了额头,楚行云道:“那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你一厢情愿的,想要嫁给一个男人,甚至都不介意和其他女人分享,却被拒绝了,那结果会是如何?”
  
      茫然的看着楚行云,敖媚道:“我可不是那种人,再说了……我已经有了你,就绝对不会再喜欢其他人了。”
  
      “我说的是假设,假设你懂吗?”
  
      听到楚行云的话,敖媚断然摇头道:“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假设不了。”
  
      叹息一声,楚行云道:“那你这样想,如果我按照你的要求,和敖灵说清楚,讲明白,当场拒绝了她,然后会发生什么事呢?”面
  
      对楚行云的问题,敖媚道:“那还能发生什么事?她肯定大失所望,回家抱头痛哭……”说
  
      话之间,敖媚刚开始的时候,还信心满满,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不
  
      过很显然,敖媚可不是一个有胸无脑的蠢女人。
  
      事实上,敖媚的酥胸虽然很大,但是她的大脑,和她的酥胸,绝对是成正比的。随
  
      着楚行云所说的话语,敖媚只稍微一推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要
  
      知道,敖灵的身份和地位,其实比敖媚要高出很多的。
  
      首先,东西南北,四海龙王,是以东海龙王为首的。其
  
      次,敖媚之是南海龙宫的小公主,而敖灵却是东海龙宫的长公主!因
  
      此,敖灵可以说是四海龙宫,龙女之首!其地位,在年轻一代龙女中,是至高无上的。而
  
      且,作为东海龙宫的长公主,她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东海的荣耀和尊严!如
  
      果楚行云真的拒绝了敖灵,当面说的很清楚,很明白,那直接的后果,就是彻底的毁掉了敖灵的骄傲和尊严。
  
      其次,一旦这个消息泄漏了出去,那么楚行云会成为东海的死敌。
  
      甚至于,因为楚行云的所作所为,东海和北海,很可能闹出嫌隙来。如
  
      果换了是和平时期,这样的嫌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
  
      然北海和东海之间的关系,必然会进入长期的僵持,但是总的说起来,却不会有更坏,更严重的后果了。可
  
      是现在不同,现在正是龙妖大战的休战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也
  
      正是龙族,最需要团结,最忌讳闹嫌隙的时刻。
  
      一旦在这个节骨眼上,楚行云闹出了这样的戏码,那东海龙族怎么想?他
  
      们也许无法对敖云怎么样,但是怒火就在那里,而且一定是要发泄的。
  
      如此一来,北海龙族的战士,就倒霉了。
  
      而北海龙族,一向是以彪悍著称的,你欺负了我,那我也一定会还回去的。一
  
      来二去,不等妖族来攻,龙族自己就乱了。如
  
      此一来,一旦龙族因此战败,甚至被灭,那么敖云和敖媚,即便百死,也难辞其咎!
  
      因此,敖云不是不想说清楚,而是不敢说清楚。
  
      真的拒绝了敖灵,那不但会彻底毁掉敖灵,还有可能彻底毁掉龙族啊!想
  
      到这里,敖媚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回
  
      想刚才,如果敖云真的是个怕老婆怕到极限的妻管严,一旦顺着她的意思,真的拒绝了敖灵,那后果将有多恐怖啊。下
  
      意识的抱紧敖云,此时此刻,敖媚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男人,就是要强硬一点,就是要霸道一点才是。这
  
      不,如果这次听了她的,非惹下擎天大祸不可。
  
      思索之间,敖媚轻轻捧起了楚行云的手臂,看着那两排整齐的牙印,以及牙印深处,渗出的一丝丝血迹,内心顿时痛的不得了。
  
      对不起,对不起夫君,是敖媚不好……
  
      轻轻抚摸着楚行云的手臂,敖媚真的是愧疚的不得了。可
  
      是咬都咬了,时间又不会倒流,后悔也没用啊。
  
      见到敖媚终于想明白了,楚行云顿时松了口气。至
  
      于身上的伤痛,这点小伤小痛的,楚行云根本就没当回事。“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和感受,但也希望你能多站在我的角度,替我去考虑一下。”顿
  
      了顿,楚行云认真无比的道:“我不是不想拒绝,也不是不敢说清楚,而是不敢,不能啊……”
  
      委屈的抱着敖云的手臂,敖媚道:“我知道我想的简单了点,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哎……长
  
      长的叹息了一声,敖云茫然的仰望着天空。感
  
      情上的事,是楚行云最不擅长的。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怎么面对。
  
      一切的一切,不是他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
  
      时到如今,一切只能走着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