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一四七章要让老百姓念你们的好
    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没有一丝风,闷热得让人快要窒息。
  
      六十六团团部,李四维抓着一个热乎乎的大馒头,啃得满头大汗,面前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香气四溢,他却没有动。
  
      卢永年不停地擦着汗,嘟囔着,“龟儿子的,这天气能热死个人呢!”
  
      郑三羊抓起馒头,呵呵一笑,“你怕个啥?今天热,明天肯定就下雨,这个季节的天气就这样……快吃吧,这可是我们在这个新家的第一顿饭呢!”
  
      “是啊!”李四维咽下馒头,一脸满足的笑意,“又是馒头又是肉,这伙食好久才能赶上一次,你龟儿可不要浪费了!”
  
      卢永年满脸苦笑,“热得心烦意乱的,哪里还吃得下哦!”
  
      李四维笑着摇了摇头,“你龟儿还是缺少锻炼啊,你去问问其他兄弟,看看哪个会说吃不下?”
  
      卢永年一怔,“还问个球哦,一个个有肉吃了,笑声能把屋顶掀了。”
  
      他坐在团部,也能清晰地听见兄弟们的笑声……一个个吃得欢实着呢!
  
      二营的营地里,廖黑牛光着膀子,吃得满嘴流油,还不忘跟兄弟们吹牛,“嘿嘿,你们不知道那两个妹儿有多水灵,那声音都能滴出水来……”
  
      一个兄弟抓起的馒头忘了往嘴里喂,满脸疑惑,“营长,声音咋能滴出水来呢?”
  
      廖黑牛瞥了他一眼,“强娃子,你龟儿没听说过‘娇滴滴’吗?嘿嘿,真正的美人儿不仅身上能掐出水来,就是那声音也能滴出水来呢!”
  
      有兄弟嘿嘿一笑,“团长,你咋说强娃子呢,他就是个雏儿,连女人都没见过几个呢!”
  
      “哈哈哈……”
  
      众兄弟一阵哄笑。
  
      强娃子涨红了脸,梗着脖子,“哪个说的?她们再好,能有宁医生和伍医生好?”
  
      众人一怔,轰笑声嘎然而止。
  
      廖黑牛讪讪一笑,“这个……没法比,没法比!各有各的好嘛,老子晚上带你去见识见识,你去了就明白了!”
  
      “俺才不去呢!”强娃子连忙摇头,“团长刚下了命令呢!”
  
      廖黑牛一瞪眼,“你怕个锤子!团长都说了,去可以去,只要你穿着军装去就行!”
  
      强娃子有些意动,“可是,俺只有军装啊……”
  
      廖黑牛嘿嘿一笑,“去买一身不就好了?”
  
      强娃子摇了摇头,“算了,俺还要把钱寄回去呢!”
  
      “算球!”一个兄弟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豪气,“俺的那身衣服借给你穿啦!”
  
      “真的?”强娃子大喜过望,“富哥子,谢谢啦,谢谢啦!”
  
      富哥子摆了摆手,有些疑惑地望着廖黑牛,“营长,你说团长为啥不让俺们穿军装上那里去呢?”
  
      “就是嘛,”其他兄弟连忙附和,“穿着军装去多威风啊?”
  
      廖黑牛环顾众人,嘿嘿一笑,“你们是威风了,可是,六十六团的名声就臭了!老百姓会想,龟儿的,六十六团的兄弟都把力气使在女人身上了,还咋打小鬼子啊?”
  
      众人一怔,“俺们有的是力气啊!”
  
      廖黑牛笑着摇了摇头,“老百姓可不知道,他们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呢!呵呵,团长新定的规矩是管得宽了一些,但是,那都是为了六十六团好呢!”
  
      众人点了点头,还是有些疑惑,“俺们也知道团长是为了六十六团好,可是却不明白好在哪里呢?”
  
      廖黑牛呵呵一笑,“老子开始也不知道呢,后来问了团长,你猜他咋说?”
  
      “咋说?”众人目光炯炯地望着廖黑牛,竖起了耳朵。
  
      廖黑牛神色一整,目光却亮了起来,“他说,他要让老百姓念着老子们的好呢!”
  
      “老子就是要让老百姓都念着你们的好呢!”
  
      李四维的话语在廖黑牛脑中回响,他还记得李四维当时那灼灼的目光!
  
      “让老百姓念着俺们的好?”众人都是一震。
  
      “对!”廖黑牛重重地一点头,“他说六十六团的荣誉是兄弟们拿鲜血和生命换回来的,每个活着的兄弟都要努力地去维护,决不允许有人败坏了六十六团荣誉!所以,你们千万莫去给冒犯军纪,要不然老子也救不了你们呢!”
  
      “哦,”众人连连点头,“哪能呢!六十六团的荣誉俺们也有份呢!”
  
      “这就对了,”廖黑牛呵呵一笑,“快吃饭,老子们吃完了饭就出去转转,呆在这屋子里能把人热病了!”
  
      “对对对,”众人连连点头,“吃完饭就出去,找个凉快的地儿呆着!”
  
      李四维吃完了饭,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卢永年连忙叫住了他,“团长,你又往哪里跑呢?我可说好要请客的。”
  
      李四维回过头,呵呵一笑,“放心,有人请客,老子肯定会去!”
  
      说罢,他大步流星地出了门。
  
      炊事排,韦一刀带着兄弟们忙得汗流浃背,伺候这千多号人吃饭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儿。
  
      “团长!”
  
      门口的兄弟叫了起来,众人纷纷停下了活计,望了过去。
  
      李四维摆摆手,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满脸微笑,“兄弟们,辛苦了!还没吃上饭吧?”
  
      众人连忙摇头,“快了,快了。”
  
      的驻地里却飘荡着浓郁的肉香味,这是将士们在白果镇军营的第一顿饭,自然有肉。
  
      外出的将士都已归营,营中很热,将士们脸上却是满脸带笑……到后方了,暂时安定了。
  
      “嘟嘟嘟……”
  
      嘹亮的军号响了起来,却是急促的集合号,众将士顿时一怔,“咋是集合号?又出啥事了?”
  
      有人满脸担忧,“该不会又要走了吧?这可才来啊!”
  
      也有人满脸笃定地摇着头,“不可能!就算再急也要等新兵到了再走吧?”
  
      也有人满脸的无所谓,“管他娘的,先去集合吧!”
  
      “对对对……”
  
      众人匆匆拿起武器,奔向了校场,这可是集合号,怠慢不得!
  
      号响三遍,众将士已经集结完毕,烈日下,队列整齐、士气高昂。
  
      众将士站得笔挺,目光炯炯地望着高台上。
  
      李四维一身戎装,在高台上站得笔挺,目光缓缓地扫过众将士,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都没忘了自己的身份。”
  
      众将士都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脸上多了几分自豪之色。
  
      李四维声音一沉,“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老子们是军人,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老子们会在这里歇上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可以自由地出入军营,老子不管你们出去干啥,但是,都必须给老子守规矩!”
  
      “是!”众将士精神一振,轰然允诺。
  
      李四维回头一望郑三羊,“郑参谋,宣读纪律!”
  
      “是!”郑三羊允诺一声,大步走到台前,展开文件,宣读起来,“第一条,外出必须先请示;第二条,外出者,非公干禁止携带武器;第三条,严禁穿军装进出**……第十一条,乐于助人者,通报表扬;第十二条,见义勇为者,通报表扬!”
  
      郑三羊宣读完毕,退到李四维身后。
  
      李四维环顾众兄弟,神色肃穆,“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众将是轰然允诺。
  
      哪怕心中有再多的疑问,军纪就是军纪!
  
      “好!”李四维神色一松,“解散!”
  
      李四维回到团部,饭菜已经送到了,一大碗香醇的猪肉炖粉条、两个散发着香甜气息的大馒头。
  
      “安逸啊!”李四维大步走到桌边坐下,望着饭菜,一脸的满足,“龟儿的,这一天天的就像在过年呢!”
  
      卢永年望着李四维,嘿嘿一笑,“晚上去百味斋,那里的酒菜才叫安逸呢!”
  
      “对对对,”郑三羊连连点头,“团长,我们也该去开开洋荤了,下一次又不知要等到啥时候去了!”
  
      “去!一定去!”李四维望着他们嘿嘿一笑,“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说着,他抓起馒头,狠狠地咬了一口,香!
  
      下午,李四维在各部营房巡视一圈,最后去了医护排驻地。
  
      “老子也要去!”廖黑牛端着个大海碗、攥着半块馒头,走了进来,望着李四维嘿嘿一笑,“有人请客,哪个龟儿才不去呢!”
  
      李四维抬头瞪了他一眼,“老子又没说不去!咋了?对那些军令有想法?”
  
      廖黑牛一屁股坐在了桌边,望着李四维讪讪一笑,“那可是军令,老子哪敢有想法?只是……有些不明白。”
  
      对于廖黑牛的脾性,李四维自然清楚,微微一笑,“有啥不明白地就问?”
  
      廖黑牛点点头,盯着李四维,“第一,为啥出军营不能带枪?老子当了这么多年兵,还没听过这样的规定呢!”
  
      李四维望着嘿嘿一笑,“这里又不是前线,你们带枪干啥?打老百姓吗?”
  
      廖黑牛一滞,“那好,说下一条!你说,啥叫乐于助人?”
  
      李四维一愣,“哦,这个嘛……就是看到百姓有困难,你们伸手帮一把,这不难吧?”
  
      “哦,”廖黑牛一怔,点点头,“这倒不难,老子心情一好,说不得就做几件出来了!可是就这屁大点儿事,用得着通报表扬?”
  
      李四维瞪了他一眼,“在老子看来,这就是天大的事!只要有人做,老子就要表扬!”
  
      廖黑牛一愣,挠了挠头,“算球,你是团长了,想咋干都行!”
  
      “黑牛啊!”李四维叹了口气,“你真以为这是小事?”
  
      廖黑牛摇了摇头,“当然是小事了!”说着,将剩下的馒头塞进嘴里,大口地嚼了起来。
  
      李四维满脸苦笑,“老子就知道你们肯定是这么想的,只要在前线好好打鬼子,就啥都不用管了,对不对?”
  
      廖黑牛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李四维摇了摇头,神色一整,“可是,你们在前线那么拼命就不想老百姓念你们的好吗?”
  
      廖黑牛一愣,“咕噜”一声将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皱了皱眉,“老子没想过!”
  
      很多兄弟都没有想过,他们义无反顾地冲上去,只因为他们穿着军装,穿着军装就应该打小鬼子!
  
      李四维目望着他,目光灼热起来,“可是,老子想!老子想让百姓念着兄弟们的好!老子想让老百姓提起六十六团都说好!”
  
      廖黑牛一怔,摇头苦笑,“你龟儿还想得真多!”
  
      李四维摇了摇头,“不是老子想得多!黑牛,这天下是老百姓的天下,老子们当兵的不仅要能打小鬼子,还得要受老百姓的拥戴……”
  
      廖黑牛摆摆手打断了他,呵呵一笑,“你说的老子不懂,也不想搞懂,费老壳……其实,老子也不想来,只是兄弟们一定要老子来问问,好了,问完了。”说着,他扭头望向了卢永年,“卢团副,晚上真请客?”
  
      “请!”卢永年呵呵一笑,“廖营长,晚上早点过来!”
  
      “好,”廖黑牛心情大好,冲他嘿嘿一笑,“老子晚上一定早早地就过来,龟儿的,大洋不经花啊。”
  
      李四维一怔,“你龟儿把钱花光了?”
  
      我们的国旗在炮火中飘荡
  
      飘荡
  
      慢慢地,有人跟着和了起来,有人唱了起来……有的人带着川音,有的人带着东北音,有的人带着广东音,有的人带着西北音……有的人唱着唱着就哽咽了,有的人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了,有的人唱着唱着就泣不成声了……但那来自天南海北的声音却汇聚成了振聋发聩的呐喊——中国不会亡!
  
      同样的场景在其他的军营里上演着,在学校里、在广场上、在战火纷飞的战壕里……一个个满含热泪的中华儿女遥望着那高高飘扬的青天白日旗,唱着喝着、喊着吼着,“中国不会亡”……那声音汇聚成了中华民族的呐喊,响彻了上海的每一个角落,那呐喊声刺破了云霄,响彻了寰宇!
  
      李四维早已泪流满面,忘掉了前世的历史知识,忘掉了从何而来,忘掉了身在何处,眼中只有那高高飘扬在上海上空的青天白日旗,耳中只有来自五湖四海的袍泽兄弟的呐喊,心中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中国不会亡!
  
      淞沪一战,**调集了70个师,70余万人参与了这场大会战,这是抵御日寇的第一次大会战,中央军基本力量、空军、海军、以及川军、桂军、粤军、湘军、鄂军、东北军、西北军纷纷投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上海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