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力丹尊 > 第1770章 杀人者救己

  
      陈玄看到判官这样的神色,真是想冲上去直接把判官揍死!好吧,陈玄打不过,更为可怕的是,陈玄要是打得过也不敢,毕竟自己的小命握在人家的手上呢。
  
      不过此时的陈玄,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心境却是变得从所未有的平静,好像自己的心境又提升了一些。
  
      陈玄心里不禁暗喜到,当真是不错,看不出来,原来死一次,对于自己的心境还能够那么有帮助,还能够帮助自己提升……
  
      不过陈玄没有窃喜多久,便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只怕是不简单啊!判官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自己,对于此陈玄心里早就做好了尊卑。
  
      不管判官让自己做什么,就是判官让自己杀死天王老子,就是判官再次让自己自杀,自己也一定会照做。谁让自己的小命在人家的手上呢?
  
      陈玄一副非常恭敬的样子,站在判官的面前。这却是并不影响判官,提出那个非常缺德的要求。不过判官的眼神之中倒是有过些许不忍,但是这个是陈玄背后的那个白袍老者交代给自己的。自己怎么可能违背,若是违背了,别说是自己了,就怕是紫罗山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可能陈玄还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多少人,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这个白袍老者的身份。陈玄居然是他的徒弟,日后的成就一定是非凡的。只是当如此大能的徒弟,只怕也会是非常艰辛,这个考验对于陈玄而言只怕是非常困难。
  
      但是若是陈玄能够跨过去,那便是说天资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判官此时看了一眼陈玄便缓缓说到,“看到老夫背后的画面了吗?老夫会把你传送过去,你要做的非常简单,只是八个字而已!”
  
      判官此时还非常的和颜悦色,但是哪里知道,下一句话便是非常的杀气腾腾,就是连陈玄都为这可怕的杀气给惊得惊心动魄!
  
      “那便是……鸡犬不留,草木不生!”
  
      这八个字就像九天惊雷一般,直接劈在陈玄的心弦之上。什么?陈玄甚至还是在恍惚,但是强大的心境让他立刻就镇定下来。
  
      因为陈玄知道,这里的邪气极为重,要是自己的心绪不宁,只怕还是会酿就大错。不过陈玄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是心里却是不断的在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办?
  
      那个地方对于自己而言,可是自己唯一的牵挂,但是自己背后的师傅也好,之前的山神也好,现在就是这个判官也罢,好像完全和这个鬼地方过不去一样。
  
      陈玄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老是用这个地方来拿捏着自己,但是现在的陈玄的确也算是两难,若是自己想要活命,那便必须按照判官所言……
  
      但是这对于自己而言,好像也非常难。只是心上的为难,若是陈玄执意要杀了他们,只怕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但是那个地方是陈玄此生生活的最为祥和的六年。
  
      那边更是有着自己的父亲,有着曾经对自己热情的村民,但是就是因为他们是陈玄的牵挂。所以他们就必须死吗?
  
      陈玄感觉这样的思维简直是非常的可怕,就像是强盗一般的逻辑。但是判官好像此时也没有逼迫陈玄赶快做出选择,只是冷眼看着陈玄。
  
      判官也为陈玄唏嘘不已,他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地方对于陈玄而言的重要程度。但是就是因为他是陈玄的牵挂,那个陈玄背后的白袍老者,才想让陈玄剪除这个地方吧。
  
      不过这对于陈玄而言是否过于残忍?其实修炼者,能够做到无欲无求的很少,甚至很多修炼者最后都是死在牵挂上面,但是对于陈玄现在这个不会任何功法,根本不会任何道技或者是武技的少年而言,是否太过残忍?
  
      但是判官可以确定的是,若是陈玄真的可以做到,杀死那些人的话……对于陈玄的道心而言,那就将会是莫大的提升,对于陈玄而言,那几乎便是确定了一片光明的前途。
  
      这个白袍老者对于徒弟的要求当真是非常的高,陈玄此子若是完成这个考验,只怕是可以称的下天下第一有天赋的少年也不为过……
  
      这一切就看陈玄的了,若是陈玄迈不过去,白袍老者也是非常冷血的要求判官杀了他。不过当时白袍老者的语气几乎是确信陈玄可以迈过这个考验的。
  
      “小子可想好了?”
  
      判官看着陈玄还在沉思,便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好像就像是在问,小友可否还需要添一点茶的感觉……这让陈玄有点敬佩,但是也有点恨意。杀的也不是你爹是吧,那么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过陈玄却是没有半点表露出来,好像对于判官的话仍然在仔细斟酌。但是陈玄忽然想到了,要是自己不杀死陈大和渔村的那些人他们还会活着吗?
  
      这一个问题,好像让陈玄的心灵一个颤抖,因为陈玄对于自己的师傅也是有所耳闻。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陈玄想起了那个紫罗山山神的提醒,好像山神对于自己背后的师傅也是十分忌惮的。
  
      要是自己不杀死他们,只怕他们依然不能够活着……这个是陈玄的结论,陈玄知道自己的师傅只怕到时也会杀死他们。也就是说,不论陈玄杀死他们与否,他们的归宿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死亡。
  
      可是这是为什么?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和自己沾染上了关系,吗?那他们就必须要死,可是们的死,凭什么?判官看了陈玄一眼,便知道陈玄到底是在想什么。
  
      但是判官犹豫了片刻,似乎是在想要不要点醒陈玄,不过最终判官还是缓缓的开口了。他的语速很慢,但是每一个字好像都能够引发陈玄的思考。
  
      看起来判官说得非常的不经意,就像是和多年的老朋友相逢之后,随意的唠嗑一样。但是只有陈玄才知道这一句话其实算是对陈玄的点拨。
  
      “陈玄,其实你要知道,凡人都有生死的……或许他们多活十年,二十年他们会很高兴,但是对于修炼者而言,十年二十年就是弹指一挥间……”
  
      “他们从一开始,可能就是一个局。其实你也不必惋惜,弱者就像牛羊一样。你吃牛肉羊肉之时会觉得他们可惜吗?修炼者,甚至是仙者都是比他们还要高级的存在,既然高级的存在要猎杀他们。他们自然没有反抗的权利……”
  
      “这些人对于那位大人而言,只不过是几味重要的药而已,或者是试金石,反正不是自己的同类就是了。修炼者不当有牵挂,杀生者便能救己,为何不杀?”
  
      判官的话让陈玄感觉到自己的心头好像都开始颤抖,特别是最后几个为何不杀的那句质问,那股威势就像是波涛不绝的江水,直接朝着陈玄的心头冲击而来。
  
      陈玄得到了这个点拨,但是却是陷入了更为沉重的思考。修炼之路当真是如此无情吗?自己若是想要修炼,当真只能无情吗?
  
      不过现在放在陈玄面前的的确只有两条路,要么杀死那些人,要么自己去死。陈玄不想死,但是也不想让他们死。为什么陈玄需要做这样的抉择?
  
      陈玄反复思考到,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弱小。若是自己强大一些,强大到足以杀死判官,杀死自己背后的那个人物,那自己还如何会畏惧这个?
  
      是自己太弱小,弱小的生物没有办法去抵御一切的强大,弱小的生物在强大的仙者眼里就是猪狗牛羊而已。根本不会视作自己的同类,这个就是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
  
      既然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好他们,但是却是可以通过杀死他们来保护好自己。这对于陈玄而言,非常两难。不过在思虑许久之后,陈玄还是决定保护自己!
  
      既然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保护他们,那他们自己也没有办法保护自己,怪就怪陈玄太弱,他们自己太弱,怪不得任何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身处其中,只能遵守他的道。
  
      除非陈玄有一日成为最强的,那样陈玄便能够让整个世界遵守他的道。就在这一刻,陈玄的变强之心越来越旺盛,就像是一颗火苗直接落到了陈玄的那颗像干柴一样的心上,然后便燃起熊熊烈火。
  
      但是这一次陈玄的心境却是超乎寻常的平静,因为此时的陈玄,变强的念头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之中了,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种决心,除非他死了。
  
      判官看到陈玄的眼神如此的平静,但是平静之下带着杀意和不屈。判官便猜出一二了,再看陈玄的眼底之中不时会有那种霸气的精光闪过,这让判官更加确定,陈玄这一次只怕是当真可以活着出去了。
  
      而且日后也必定会是一代雄主,紫仙石之王也算是没有白费。
  
      “看来你已经有了答案了……是么?”判官的语气仍然不缓不急,但是没有人能够听出,此时判官这个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丝的颤抖,但是这个因为震撼而带来的颤抖很快就被判官的强大的心境给抹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