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艳王爷的多重人格分裂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生产
    纳兰宓挺着大肚子摸着回廊的墙,行向云千夜的书房。趁着丫鬟出去,她便自己溜了出来。
  
      虽说眼睛看不见,可她还总想着给他个惊喜,看看她就算看不见,也能自己找到他。
  
      “庄主,刚刚传回的消息,这帝国攻打大荆,沐王爷携少数骑兵被围困于山中,怕是凶多吉少了!”信使向云千夜说道。
  
      纳兰宓刚摸索到门口,却正正听到了那句话。
  
      “啊……啊……”
  
      突然,门外的惨叫,云千夜急忙冲了出去。
  
      “叶儿,叶儿!”
  
      “千夜,疼……疼……”纳兰宓抓着云千夜,只觉得好像就要生出来一般。
  
      “快去找产婆,快!”云千夜大喊着,一把将她抱起跑回。
  
      这怕是要生了。定是她听闻了信使传回的消息,一时动了胎气。
  
      房中产婆和丫鬟们忙得团团转,云千夜则站在院中踱步。
  
      “云庄主不必如此紧张,夫人定然会平安生产的!”武林众人都纷纷相劝。
  
      云千夜哪里能不紧张,此刻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啊……啊……”房中传出的阵阵惨叫,纳兰宓的每一声都几乎要让云千夜发疯。
  
      “庄主,庄主您不能进去!”房门口丫鬟们拦住了云千夜。
  
      “叶儿,叶儿!”云千夜只得站在门外大喊。
  
      “千夜,啊……”纳兰宓听到了他的声音,可疼痛几乎要令她死去一般。
  
      “不好了,夫人有难产之相!”房中产婆喊道。
  
      云千夜再也等不及了,直接冲进了房间。
  
      “叶儿!”云千夜单膝跪在踏板上,抓起她的手。
  
      “千夜……”纳兰宓无力的呼吸声。
  
      “夫人,再用点力!”产婆在身下喊着。
  
      然而纳兰宓已经筋疲力尽,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
  
      “千夜,他会不会死?”纳兰宓微弱的声音问道。
  
      云千夜知道她说的是沐王爷,那是她心里最牵挂的人。
  
      “不会的,等你生产完,我就带着你和孩子一起去看他!”云千夜抓着她的手紧张道。
  
      “可是我恐怕等不到了!”纳兰宓只觉得死神仿佛正在向自己招手。
  
      “叶儿,叶儿,你可以的,他在等你,你不能放弃。叶儿……”
  
      他……纳兰宓的眼泪湿透了蒙在眼上的白绸。抓着云千夜的手越发的紧了起来。
  
      “啊……”那一声撕心裂肺般的痛苦,纳兰宓完全用尽了力气,一次爆发,指甲都已将云千夜的手扣出了血。
  
      “哇……哇……”
  
      “生了,生了,恭喜庄主,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产婆高兴不已,已经累得满身大汗,终于接生了下来。
  
      纳兰宓的全身也都被汗水浸透了,虚弱得连呼吸都没了力气。
  
      “叶儿,叶儿,生了,生了!”云千夜高兴的吻在她的额头,抚摸着她凌乱的头发。
  
      纳兰宓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无力的微笑。
  
      丫鬟们给孩子洗了澡,放在襁褓中包裹好抱到了庄主的身边。
  
      云千夜起身接过那孩子,简直爱不释手。
  
      “叶儿,他真的很漂亮!”云千夜笑着蹲下身,将孩子贴近纳兰宓的身边。
  
      纳兰宓抬手摸了摸那个小家伙,也笑了。
  
      “庄主,给小少爷取个名字吧!”丫鬟们都笑着看向庄主。
  
      “叶儿,你来取名字!”云千夜知道,这是她的孩子,所以这名字也定然该她来取。
  
      “不是都说好了吗?云穆生!”纳兰宓轻轻的说道。
  
      云千夜怔住了。云穆生?这孩子姓云?
  
      “恭喜庄主,恭喜夫人!”满屋的丫鬟们都纷纷道喜。
  
      云千夜看着这孩子,她的意思可是要将这孩子留在山庄吗?虽然云千夜很想,可是这毕竟是沐王爷的孩子,他如何能夺人所爱?
  
      “叶儿……”云千夜命退了旁人,抱着孩子坐到纳兰宓的床畔,他还是想让她再考虑一下。
  
      “千夜,此生我不能陪伴在你左右,我想让他代替我,可以吗?”
  
      “叶儿……这……”
  
      “可是你嫌弃他……”
  
      “不,我只是不想让沐王爷不悦。”
  
      “不会的,这是你的孩子,他有什么资格不悦?若不是你,这孩子早就死了,哪里还会有降生的这一天。”
  
      “可是……”
  
      “哇……哇……”孩子突然的啼哭打断了云千夜的话。
  
      “可是生儿饿了吗?”纳兰宓伸手摸去。
  
      “我这就让奶娘喂奶!”云千夜急忙起身去唤人。
  
      “来人!”纳兰宓喊道。
  
      “夫人!”丫鬟匆匆跑进来。
  
      “去找产婆来!”
  
      “是!”丫鬟出去院中请回了产婆。
  
      “夫人,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产婆问道。
  
      “为什么我没有奶水?”纳兰宓不解,自己明明生了孩子,却没有奶水。
  
      “夫人,若想存住奶水是要先开奶的,只是这开奶的过程有些疼,所以通常都是请奶娘代喂。”
  
      “我的孩子,我要自己喂养。”
  
      “这……”接生了不少大户人家的生产,这要求自己喂养的道还是第一份。
  
      “我要自己给生儿喂奶,如何开奶,你做便是!”许是成长的环境不同,纳兰宓还深深记着小的时候看到一些妈妈给宝宝喂奶的画面,十分温馨幸福。
  
      自己的孩子就应该自己喂养,吃别人的奶算什么,奶水本是血水化作的,只有让自己的血液流淌在孩子的身体里,那才是真正的母亲。
  
      “啊……”
  
      云千夜听到了一声惨叫,急忙冲回了房间。却看着纳兰宓敞着衣衫,产婆正在她的胸前狠揉着。
  
      “你干什么?”云千夜怒道。
  
      “庄主,夫人定要自己喂养,老奴正在为夫人开奶,如此才好储存奶水!”产婆跪地应道。
  
      “胡闹!”云千夜急忙上前,将纳兰宓的衣衫遮挡住。开什么奶,何需自己喂养,有奶娘便好,何必去遭这番罪。
  
      “千夜,我想自己喂养生儿,我们家乡的人,都是自己给孩子喂奶的。”纳兰宓拉住了云千夜的手说道。
  
      云千夜知道,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许是思想本就不同。
  
      “可是……”
  
      “我没事的。虽然有些疼,可若能每天抱着他在怀中喂养,一定很幸福!”纳兰宓笑了笑。